[PR] Gain and Get More Likes and Followers on Instagram.

yufei_ff0807 yufei_ff0807

167 posts   410 followers   33 followings

雨霏🌸  Wanna One&Produce101s2 BG的FF文 Since ❷⓪❶⑦.❼.②❺ 大雪紛飛在天際,但我的心飛向你。 ————————————————— 你們想知道、需要知道的東西都在總表單,煩請各位自行閱讀。 真心想看文再追蹤。 總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8bs8RfiYMweuHJWMs5KsCYmJWsgmTWnf-qVHYIFW7us/edit

我驕縱,你霸道(上)<H>
「我的女友大人,你這是⋯要玩雲霄飛車嗎?」他看了看雲霄飛車後苦笑著。
「對啊,不行嗎?」我理所當然的回答。
「不是不行啦,只是⋯我們能不能先別玩?」我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說。
「不要,現在人沒有很多的時候不玩的話,之後要什麼時候才能來玩啊!?」我拒絕了他的提議。
「你真的是越來越任性了啊。」他寵溺的笑了笑。
「怎麼?不是你說要寵我的嗎?你說要寵到我既任性又無法無天的欸,難道你都忘了嗎?」我看著他問。
「是,我是說要寵你。但我怕你到時候會抓著我不放,讓我沒辦法好好享受了呢。」他捏了捏我的臉接著說。
「才⋯才不會,我都做好心理準備了。」我回答。
「哦?是嗎?反正也都快到我們了,我就拭目以待吧。」他微笑著。
「哼!你等著看吧!我絕對絕對不會抓著你的手的。」我回答的有點不堅定。
過了沒多久,輪到我們坐上雲霄飛車了。
一開始的確沒什麼好害怕的,但列車隨著鐵軌上升的高度變高,我也越來越害怕。
「嗚⋯⋯」我看了四周之後更害怕了,但我已經說好不抓著他的手的。
「害怕了嗎?」他似乎注意到了我不安的情緒。
「沒⋯沒有。」但我依然裝的鎮定。
「是嗎。」他只淡淡回答了這樣。
同時間,雲霄飛車也來到最高處。
「哈⋯⋯。」我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突然,雲霄飛車開始以飛快的速度往下竄。
「媽呀!!!這是什麼鬼啊!!!」我開始鬼吼鬼叫。
結果,沒多久我還是抓著他的手不放。
他依然一臉淡定,似乎早就知道我會這樣。
「啊!!!」我就一直叫到從雲霄飛車上下來。
「結果還不是抓著我的手死死不放了嗎?」下來之後,這是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我⋯⋯」我點點頭默認。
「欸,算了。你現在坐了,總比不讓你坐一定會吵得我不得安生的好。」他嘆口氣說。
過了一會兒,天空開始下起了雨。
起初只是綿綿細雨,但過了沒多久,卻變成傾盆大雨。
「啊⋯怎麼辦啊⋯⋯」我們兩個人因為沒帶傘所以都淋濕了。
「先去飯店吧,不然能怎麼辦?」他回答。
「飯店?你有訂飯店?什麼時候的事?」我一臉疑惑的問。
「之前。」他只回答我這兩個字。
「什麼時候啊!?」我追問。
「你覺得現在是問這個的時候嗎?我們應該先去飯店才對吧?」他說的也沒錯。
「好啦,我們趕快去吧。」我說。
我驕縱,你霸道 介紹
朴佑鎭,你的青梅竹馬兼男朋友。
從國小的時候就和你一起上下學而日久生情,在升高中的時候和你告白。
而你也早已對他有意,所以接受了他的告白。
而今天,你們約好去遊樂園玩。
這是你們第一次兩個人一起出遠門,你們既緊張有期待。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⑧
「李大輝你見色忘友吼!竟然先跟瑀庭打招呼!」珍映오빠裝作不高興的樣子說。
「哎唷,哥不是啦!是剛好先看到瑀庭,所以才打招呼的。」大輝오빠忙著解釋道。
「別,你別解釋啊,我都懂。」珍映오빠叫大輝別解釋的畫面實在好笑。
「不過旼炫哥,你怎麼都不說話啊?」大輝好奇的看著旼炫오빠。
突然,珍映오빠湊過去不知道跟大輝說了什麼。
「什⋯什麼!?你說旼炫哥發⋯唔⋯!」大輝聽完之後整個人超驚訝的,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摀住嘴巴了。
「發什麼!?呀!裴珍映你想跟大輝說我發什麼啊!」旼炫오빠大喊。
「我說⋯哥你發了合照到SNS上啦⋯⋯」珍映오빠弱弱的回答。
旼炫오빠沒再多理會,自顧自的玩起手機。
而在珍映오빠跟大輝오빠敘舊的時候,我突然想去跟旼炫오빠聊天。
「오빠!」我湊過去坐在他身旁。
「怎⋯怎麼了嗎?」他因為我突然坐的如此靠近他,所以臉紅了。
「오빠我⋯我可以問你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嗎?」我事先徵求他的同意。
「你說來聽聽吧。」他淡淡的回答。
「오빠你⋯到現在還是母胎solo嗎?」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竟然問了他這個問題。
「嗯⋯算吧。那你呢?」他又問了我。
「我⋯我也是。」我點點頭。
「你也沒談過戀愛啊,真意外呢。」他微微的笑。
「這有什麼好意外的?」我不解的問。
「我想說現在的女生都比較早熟,所以都談過戀愛了啊,沒想到你也沒有。」他回答。
「我很早就開始當練習生了,所以沒談過戀愛呢。」我淡淡的笑著。
「也是啦⋯⋯」他點點頭。
「倒是오빠,你難道不想談戀愛嗎?」我又問。「我嗎⋯⋯欸,其實有想過,但是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啊。」他嘆了口氣說。
「飯們應該也希望自己的偶像穩定下來的,難道오빠想讓自己飯們擔心嗎?」我笑著問。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似乎不懂我的話。
「我啊,現在可是作為오빠的飯呢,所以當然希望오빠穩定下來了啊!」我笑著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作為⋯我的飯嗎⋯⋯」而旼炫琢磨這句話琢磨了許久。
拍戲的生活過了幾個禮拜,也早已適應了這種生活了。
今天的我,也一如往常的來到了片場。
只是,今天是要拍吻戲。
對我而言,第一次的吻戲,我想擁有真實感,所以我不打算借位。
「大家早啊!」或許是因為跟大家都變熟了,所以我的個性也比較開朗了。
「瑀庭來了啊!」導演一看到我就笑臉盈盈。
「導演早!」我又跟導演問候了一次。
「珍映오빠早!」我先跟珍映오빠打招呼。
「瑀庭早啊!」他也熱情的回應我。
「旼炫오빠早!」我也一樣跟旼炫오빠打招呼。
「早啊,유유。」他在這段時間裡幫我取了一個綽號叫유유,所以他現在都這樣叫我了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我驕縱,你霸道 介紹
朴佑鎭,你的青梅竹馬兼男朋友。
從國小的時候就和你一起上下學而日久生情,在升高中的時候和你告白。
而你也早已對他有意,所以接受了他的告白。
而今天,你們約好去遊樂園玩。
這是你們第一次兩個人一起出遠門,你們既緊張有期待。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⑦ 「今天先這樣吧,我知道你們都累了、也餓了,劇組也都買好便當了,你們先吃吧!」導演說。
「謝謝導演!」我們齊聲說。
「瑀庭啊。」珍映오빠喚了我的名字。
「오빠,怎麼了嗎?」我歪著頭問。
「我們互追SNS好嗎?你、旼炫哥和我,怎麼樣呢?」他問。
「喔,好啊。」我點頭。
「旼炫哥!」珍映오빠叫著在拿便當的旼炫。
「怎麼了?」旼炫오빠拿著便當過來。
「我們互追SNS吧,都留下自己的ID吧!」珍映오빠提議。
「optimushwang。」旼炫오빠回答。
「我是yuting_han。」我說。
「好了,我都已經追蹤了。」珍映오빠回答。
「那不然⋯我們拍一張合照怎麼樣?」旼炫오빠 提議。
「好啊,就來拍吧!那⋯誰要掌鏡?」珍映오빠又問。
「我來掌鏡好了,這樣子應該可以吧?」這是我第一次那麼主動。
「哦?你要的話就來吧!」珍映오빠用笑意回應我。
「謝謝你喔。」我也用微笑回應。
「不會啦,我們趕快來拍吧!不然便當都要涼了。」珍映오빠這樣一說,我才想起我們都還沒吃便當。
「1、2、3。」我們拍了幾張照。
「好了,趕快來吃飯吧!大家都餓了呢!」珍映오빠拍完照之後說。
「嗯。」我點點頭。
「不過哥,便當你放去哪裡了?」我們在附近都沒看到便當。
「啊⋯啊!我放在那邊的桌上呢,我趕快去拿。」旼炫오빠衝得飛快。
「這個是⋯珍映的。」오빠把其中一個便當遞給了珍映오빠。
「謝謝哥。」珍映오빠接過了便當。
「這個是⋯瑀庭的。」오빠把便當給我。
「오빠謝謝。」在我伸手去接便當的時候,我不小心碰到了오빠的手。
在那一刻,我們兩個人都有些尷尬。
「嗯⋯我們趕快吃吧。」오빠可能真的覺得尷尬了吧。
「瑀庭啊,你跟大輝是因為之前都是JYP的練習生才認識的嗎?」珍映오빠邊吃邊問我。
「嗯⋯算是吧,畢竟公司很自由的,男女之間都會互相認識。」我想了想之後回答。
「這樣啊⋯⋯」他似乎懂了。
「嗯。」我應諾道。
而旼炫오빠一言不發。
突然,有人來探班了。
「瑀庭啊!」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喊著我的名字。
「你怎麼來了啊!?」我感到又驚又喜。
「我想說我們也有段時間沒見了,又知道你跟珍映還有旼炫哥一起拍戲所以特別來了。」他回答。
「哎呦,想死你了。自從當初陪我練習的朋友們都一個一個出道了,就只剩下我一個人,心裡就總是覺得有點難過啊。」我真的是好久都不能這樣好好的跟朋友們聊天了。
「所以嘛,我這不是來了嗎?」大輝오빠說。
「還有旼炫哥、珍映哥,你們也好久不見啦!」大輝오빠又說。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我以為⋯⋯(下)
——————旼炫視角——————
隔天,我剛好和她不期而遇。
「我不是已經叫你別來了嗎?你怎麼來了?」我微微皺了眉。
「我還是想賭賭看,僅此而已。」她弱弱的回答道。
「賭?賭什麼?賭我會因為你的癡心守候,而為此感動嗎?」我質問她。
「並沒有。」她撇過頭說。
不知道為什麼,在她說沒有的那剎那,我有那麼一點的失落感。
「那你是怎樣?把我的話當放屁嗎!?」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我的話也加重了。
「夠了!別再問了,我不想再說了。」我隱隱約約看見她帶著兩行淚水離開了現場。
頓時間,滿滿的罪惡感湧上心頭。
過了幾天,我都沒有看到她。
起初,我以為她只是氣我而躲避我。但再過幾天,連她的至親好友都聯絡不到她的時候,我開始慌了。
一直到半年後,我才擁有了她的消息。
聽說她出了車禍,雖沒失去生命,但她還是受了重傷。
後來,我到了醫院去看她,一個熟悉的背景正望著窗外的景色,但她全然沒有發現我。
過了許久,她才轉過身來。
瘦弱的身體穿著病人服,而她以前飄逸的長髮或許是因為動手術的關係而剪去了吧。
沉默了許久,她總算說話了。
「你⋯是誰?」這是她見到我的第一句話。
其實我早已知道她失去了記憶,但實際要面對的時候,卻又是萬分痛苦。
「我⋯我是黃旼炫。」我苦笑著說。
「黃旼炫⋯為什麼這個名字聽起來好熟悉,但卻想不起來呢?」她望著我的臉孔說。
「很熟悉⋯是嗎?可能⋯你之前聽過不少回吧?」我又苦笑了。
「應該吧,我也記不得了。」她笑了笑。
「你⋯好嗎?」我小心翼翼的問。
「好啊,為什麼不好呢?在這裡無憂無慮,也交了許多朋友呢!而且⋯⋯」她突然又沉默了。
「而且什麼?」我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不說話了。
「我有喜歡的人了。」她的表情從開朗到若有所思再到嬌羞,我都看在眼裏。
「誰。」我沉住性子問。
「這個嘛⋯⋯」她似乎不願意說呢。
「不方便透露就算了,沒關係。」我壓抑著內心的酸澀說。
「不會,我也該走了。」我看了看時間說。
「還謝謝你來看我,黃旼⋯⋯」她真的徹底忘了有關於我的事呢。
「旼炫,黃旼炫。」我淡淡的再說一次的名字。
「我記著了,黃旼炫。」她笑得燦爛。
而我離開病房的那一刻,哭得痛徹心扉。
但我不知道的是,她也跟我一樣。
因為她已經恢復記憶,只是因為不敢面對偽裝出來的假象而已。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⑥<番外>
————番外為旼炫視角—————
看到她跟珍映演對手戲,我心裡總是感覺不是滋味。
「雖然我是喜歡珍映啦,但是看了總覺得有點不爽。」我喃喃自語著。
「旼炫啊,怎麼了嗎?」編劇似乎聽到了我的聲音以關切的語氣問我。
「呃,沒事。」我因為被聽到自言自語所以有點尷尬。
「1、2、3,Action!」導演下了指令。
我也開始屏氣凝神專注的看他們的對手戲。
「你⋯有新歡了?」珍映靠在她家的牆壁問。
「有又怎樣,沒有又怎樣?反正我們都分手了,所以你也沒必要管了。」她準備要離開珍映。
「等等,不許走。」珍映霸氣的拉住她的手。
「放開。」我看到這個畫面後,想要把他們兩個人分開但卻做不到。
「不要,我為什麼要放開?」他握得愈發緊了,我的醋意也愈發明顯了。
「放開,不要讓我更討厭你。」她威脅著珍映。
「有差嗎?你在我跟你分手的那刻起,你就已經討厭我了。」珍映回答。
「算了,既然你想耗我就陪你吧。」她攤在牆壁上,任由他牽著。
忽然,珍映把她拉進自己的懷裡。
「哈⋯!」我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
「卡⋯卡!」同時間,我著急喊了卡。
「導演,現在氣氛正好,幹嘛喊卡啊!?」其他劇組人員問。
「我?我沒喊卡啊!我還想說是你們的誰喊的勒!」導演說他根本沒有喊,因為是我喊的嘛。
「那剛才到底是誰喊的啊⋯⋯」劇組的人都百思不解。
在差不多的時間點裡,我看到瑀庭正往我這邊看,但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抱歉啦,珍映跟瑀庭你們再拍一次吧!」導演跟他們道歉。
「沒關係的,我們可以再一次的。」他們說。
結果,他們又重拍了一次拉進懷裡的畫面。
珍映又重新把她拉進自己的懷裡。
「哈⋯!」我又再次感到不爽。
「嗯⋯感覺不太對啊⋯⋯」導演看了看之後說。
「導演想要怎樣呢?」她問。
「我希望你的身體可以再稍微靠近珍映一點,感覺才會對。」導演有事嗎?自己想看他們兩個抱在一起不說。
「咳咳。」我故意咳嗽一聲。
「旼炫啊,沒事吧?有沒有著涼啊?」導演轉頭看著我問。
「呃,沒事。」我尷尬的回答。
之後,他們又重新開始拍戲。
珍映又再次把她拉進自己的懷裡。
「哈⋯!」我多麼希望演這場戲的人是我啊!
「你⋯你幹嘛啊!?」我真的很想叫瑀庭用力推開珍映。
「只是想讓你知道,就算我們分手了,我還是很愛你的。」珍映把她的頭髮撥到耳後,而我壓抑著自己的衝動。
「韓玄宇,你在開玩笑嗎?自己跟我說分手,然後還硬要說你很愛我。你⋯你有病嗎!?」她就就是連這樣的表情也吸引著我。
「是,我是有病。我有一個名為為你著迷的病,行了嗎?」聽到這句台詞我整個人的血壓升高。
「卡!」這次真的是導演喊的卡。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我以為⋯⋯(上)
「初見,你要走了嗎?」同學看著我還站在音樂教室的門口,所以問了我。
「嗯⋯還沒,你們先走吧。」我執意要等旼炫學長下課。
「好吧,那我們先走了。」同學們離開了。
我站在音樂系的練琴室外,看著旼炫學長彈琴。
站了一個又一個小時,他都還沒結束。
「都晚上九點了啊⋯⋯」我已經有些疲憊了,所以看了看時間。
其實我內心也知道是不太可能有機會跟他一起回家的,因為音樂比賽都快到了,所以最近他練得特別勤,但我還是想賭一把。
「好吧,如果九點半他都還沒出來,就真的要回家了。」我告訴自己。
又過了半個小時,他總算出來了。
「學長,你練習完了啊!」我一看到他精神就來了。
「嗯,你還沒回去嗎?」他看著我問。
「我想說⋯等你結束再和你一起回家。」我小心翼翼的回答,深怕他為此而不高興。
「喔,這樣啊。下次沒必要等我了,我只是剛好今天比較早結束,之後還是會到十點的。」他淡淡回答。
「喔,好的。」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頓時覺得空了一塊。
「我是怕你太晚回家的話會危險,所以才要你別等我。」他看著我沉下臉之後又說。
「危險?怎麼說?」我歪著頭問。
「因為從學校到你家的那段路根本杳無人煙,不是嗎?再說了,最近治安那麼差,你一個女孩子孤身在路上不是頗危險的嗎?還有最近我又不可能送你回家,你也知道的吧?」他回答。
「好啦,我知道了學長。我下次上完課就直接回家了,不會為了等你而留到很晚了。」我嘴巴上答應他。
「好了,我們該走了,時間真的不早了。」已經快要十點了。
「嗯。」我點頭。
我讓他載我回家之後,我的腦中開始有了一個想法。
這個想法是,在三個禮拜後的情人節和他告白。
我坐到了書桌前,好讓自己比較好思考。
「要怎麼告白才好呢⋯⋯」雖然說要計劃,但我卻一點想法都沒有。
想了一個又一個小時,時間不知不覺來到了凌晨三點。
「啊⋯⋯這麼晚了,不趕快睡覺可不行的啊。」我告訴自己真的該睡了。
不過雖然講說要睡,但我還是手賤開啟了手機,看他在不在線。
「不在啊⋯⋯」我又把手機關了,然後就睡了。
隔天,我還是去等他。果不其然,他真的到了九點半多都還沒結束,所以我只好回家了。
但我不知道的是,他早已發現了我。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⑥
「珍映啊,你好了嗎?」我正等著珍映오빠呢。
「好了,我Ok了。」他回答。
「那開始吧!」我說。
「嗯。」他點點頭。
—————重新開始拍戲—————
一到家門口,我就看到玄宇在門口等我。
「你⋯有新歡了?」他靠在我家的牆壁問我。
「有又怎樣,沒有又怎樣?反正我們都分手了,所以你也沒必要管了。」我作勢要回家。
「等等,不許走。」他霸氣的拉住我的手。
「放開。」我想要甩開但卻做不到。
「不要,我為什麼要放開?」他握得愈發緊了。
「放開,不要讓我更討厭你。」我威脅他。
「有差嗎?你在我跟你分手的那刻起,你就已經討厭我了。」他回答。
「算了,既然你想耗我就陪你吧。」我攤在牆壁上,任由他牽著。
忽然,他把我拉進他的懷裡。
「哈⋯!」我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
「卡⋯卡!」同時間,似乎是導演喊了卡。
「導演,現在氣氛正好,幹嘛喊卡啊!?」其他劇組人員問。
「我?我沒喊卡啊!我還想說是你們的誰喊的勒!」導演說他根本沒有喊。
「那剛才到底是誰喊的啊⋯⋯」劇組的人都百思不解。
在差不多的時間點裡,我看到旼炫오빠似乎有點心虛的樣子。
「該不會⋯哎呦!我在亂想什麼啊!?」我本來以為是오빠做的,但是他沒理由要這樣的吧?
「抱歉啦,珍映跟瑀庭你們再拍一次吧!」導演跟我們道歉。
「沒關係的,我們可以再一次的。」我們說。
結果,我們又重拍了一次拉進懷裡的畫面。
他又重新把我拉進他的懷裡。
「哈⋯!」我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
「嗯⋯感覺不太對啊⋯⋯」導演看了看之後說。
「導演想要怎樣呢?」我問。
「我希望你的身體可以再稍微靠近珍映오빠一點,感覺才會對。」導演是這樣說的。
「咳咳。」突然오빠咳嗽了。
「旼炫啊,沒事吧?有沒有著涼啊?」導演轉過去看著他問。
「呃,沒事。」오빠回答。
之後,我們又重新開始拍戲。
他又再次把我拉進他的懷裡。
「哈⋯!」我被他的舉動給嚇到了。
「你⋯你幹嘛啊!?」我試圖想推開,但是根本推不開。
「只是想讓你知道,就算我們分手了,我還是很愛你的。」他把我的頭髮撥到耳後。
「韓玄宇,你在開玩笑嗎?自己跟我說分手,然後還硬要說你很愛我。你⋯你有病嗎!?」我大聲的問。
「是,我是有病。我有一個名為為你著迷的病,行了嗎?」他也大聲的回答。
「卡!」這次是貨真價實的導演喊的卡。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我以為⋯⋯ 介紹
初見,一個已經喜歡黃旼炫已久的女孩。
每次都會為他做許多事,然而黃旼炫都未曾表示些什麼。
但她相信,黃旼炫終將會被她所打動。
黃旼炫,大學裡的風雲人物。
雖然知道有一個叫初見的女生喜歡著自己,每天也都會為了自己做許多事。
可是他卻搞不清楚他對初見是什麼想法,所以就從來沒有標示什麼。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⑤
*拍戲的時候都用劇中名稱呼。
我們正式進入拍戲的狀態。
「既然這樣的話,我還有什麼活得意義。」我作勢要跳下去。
「欸!危險啊!」旼炫오빠飾演的益均大喊著。
他不大喊還好,他一喊我就被嚇到掉進水裡了。
「救⋯救我!」不知道為什麼,當真的要死的時候我反而畏懼了。
「該死的⋯⋯」他跳下去救不會游泳的我。
「欸!你還好吧!?」他把我救上岸之後問了我。
「咳咳,還⋯還好。」我回答。
「你家住哪?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他又問。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我回答。
「是嗎⋯⋯我知道了。」他點點頭。
「不過⋯你叫什麼名字?這樣我之後好報你的救命之恩。」我基於良心問了他。
「不用知道我的名字啦,只要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就好了。」他揮了揮手說。
「我嗎?我是柳宥涵。」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問我,但是我還是回答了他。
「柳⋯宥涵,是嗎?」他又確認了一次。
「嗯,怎麼了嗎?」我對於他的反應有些好奇。
「沒事,只是跟我的青梅竹馬名字很像而已。」他微微的笑了。
「這樣啊⋯⋯」我淡淡的點了點頭。
「嗯。不過你要不要去我家吹個頭髮啊?不然你會感冒的。」他看著我濕漉漉又滴水頭髮問。
「喔,沒關係啦。我家就住附近而已,我回去吹頭髮就好了。」我委婉的拒絕了他的好意。
「好吧,你自己小心。」他說。
「我先走了。」我轉身離開現場。
「卡!ok,一次過!」導演滿意的笑了笑。
「你們先休息吧,等等來拍瑀庭跟珍映的對手戲。」導演又說。
「知道了。」我們兩個人拍完後稍微休息。
「會不會冷?」或許是因為在冬天拍落水戲的關係,所以오빠問了我。
「不⋯哈⋯啾!會啦。」我本來想說不會的,結果這個噴嚏反而讓我無所遁形了。
「等等喔,我去拿東西給你。」他聽到我打噴嚏皺了皺眉之後就說要幫我拿東西了。
「這個給你吧。還有我幫你跟你的經紀人拿了外套,別著涼了。」他把暖暖包跟我的大外套給了我。
「謝謝오빠。」不知道為什麼,心有點被暖的感覺。
休息了一陣子後,我們又前往另外的拍攝地點。
因為身體幾乎都要乾了,所以我又澆一次水在自己身上,然後等自己的身體再乾一點。
等到身體的濕度比較合理的時候,我才開始拍戲。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我們樂在其中(下)<H>
「傲嬌。」他突然停下了動作說話。
「什麼?」我並沒有聽清楚,所以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韓羽晴你這傲嬌女,明明對我有好感,卻老拒我於千里之外。」他裝作生氣的樣子。
「我⋯我才沒有。」我因為害羞所以避開他的視線。
「欸。」他把我的頭轉回他視線所能看到的前面。
「幹嘛啊⋯⋯」我弱弱的抗議道。
「事情都還沒辦完呢,躲去哪?」他順便整理了我凌亂的頭髮。
「好啦,不躲了。」我又任由他親吻著。
「可是⋯」他又停下來了。
「又怎樣了?」我因為他停下來而感到煩了。
「我⋯我想做⋯⋯」他越來越小聲了,但我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你瘋了!這裡是學校陽台欸!」我難以致信他會有這樣的想法。
「不管了,我一定要做。」他開始脫起我們兩人的衣服。
「喂⋯喂!你會不會太急了啊!?」我整個人因為他的舉動而慌了。
「少廢話。」他繼續他的動作。
「你知道嗎?每次看到你穿著制服裙,我總盯著你白皙的腿看,恨不得往你的腿咬一口下去。」他似乎意淫我很久了。
「你個變態。」我聽到他的話就不加思索的回答了。
「什麼?你說我變態是嗎?那我就做更變態的事吧。」他的舌頭從我的口腔開始侵入,沒有一處不被他的舌頭掃蕩的。
掃蕩完口腔後,他開始進攻我的胸部。
大大的手掌包覆著我柔軟的胸部,又揉又捏使我欲罷不能。
「嗯⋯⋯啊⋯⋯」我滿意的叫出來。
「你也挺色情的嘛,叫得如此淫蕩,不怕老師來嗎?」他壞笑著問。
突然他這樣講,我就克制了自己的叫聲。
又不知道什麼時候,他不安份的舌頭又從我的上半身舔到下半身。
但我依然克制自己不要叫出來。
接著,他的右手也順著我的身體曲線來到了屁股,隨後他就拍了我的屁股一下。
「哈⋯!」結果我還是叫出來了。
「總算肯叫了啊。」他笑了笑。
「什麼啊!?是你自己叫我別叫那麼大聲的。」我抱怨著。
「嗯?我可沒這樣說呢。是你自己擅自揣測會長的意思吧?所以是你欠教訓吧?」他的笑意漸深。
「我沒有!」我辯解著。
「作為懲罰的話,就再打一次屁股吧。」他又再次打了我的屁股。
「哈⋯!」剎那間,我的臉就像蘋果一樣紅。
而我因為他這樣的舉動,而分泌出了汁液。
「嗯?這邊濕了啊?」他看到了我早已溢出的汁液,然後手指在洞穴周圍摩擦著。
「哈⋯⋯!」我因為他的手指而叫出聲來。
隨後,他用舌頭去舔了舔汁液。
「哈⋯⋯」我越叫越煽情了。
他舔了舔汁液,就準備將東西我的身體裡面。
放進去的那刻,不拖泥帶水,很乾脆的直接插到最底。
「哈啊⋯⋯!」因為疼痛,所以我又再次叫了。
而他,竟然把精液射進去了!
「李義雄,你⋯你是不是⋯是不是射了?」我說出來的話根本不完整了。
「嗯,因為克制不了。」他賊笑著。
「李!義!雄!我恨你!」我大喊著。
但畢竟都來不及,所以我也就認了。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人生如戲,你願不願意一起陪我演戲?
—STORY ④
到了初次排練劇本的時候。
「大家好,我是NU'EST的黃旼炫。」
「大家好,我是裴珍映。」
「大家好,我是韓瑀庭。」我們三個人依照出道年份介紹著。
隨後,我們三個人都開始讀起了劇本。
不知怎麼的,總覺得有人一直盯著我看。
我看了看旁邊,才發現是旼炫前輩在盯著我看。
「旼炫前輩,請問你有事嗎?」我大方看著他問。
「呃⋯沒事。」他又開始看自己的劇本。
我也又把目光轉向劇本,我們兩個那天也就沒再說話。
但是我跟珍映前輩稍微說了些話,我覺得他還算是好聊的人。
到了開拍的那天。
「瑀庭啊,你可以先拍落水的部分嗎?」導演問。
「嗯,可以的。」我淡淡的回答。
「那麻煩你先換衣服,等等我們就來拍。」導演說。
「好的,我先去換衣服了。」我去換衣服了。
「有點耽誤了呢,得趕快拍才行。」我造型弄完之後說。
「瑀庭xi覺得會耽誤嗎?」旁邊有個聲音問。
我轉頭看,竟然是旼炫前輩。
「啊,前輩好。」我因為尷尬所以又鞠了躬。
「呀,你別這樣啊,你這樣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前輩等等也要跟我拍,對吧?」因為我真的很認生,所以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句話。
「嗯,在你掉進水裡面之後,我會去救你。」他回答。
「那⋯前輩知道嗎?」我沒頭沒腦的問他。
「什麼?」他一臉疑惑的表情。
「我是前輩的飯啊,從PD101S2剛開播的時候你就是我的pick了。」我的臉微微泛紅。
「哈!是嗎?完全看不出來呢!」他似乎有點驚訝。
「只是我那時候還是練習生,所以不能到場支持,覺得有點可惜呢⋯⋯」我有點沮喪的說。
「沒關係啦,你有這份心就很好了。」他微微的笑了笑。
「謝謝前輩。」我又鞠了躬。
「你⋯就別叫我前輩了啦,可以叫我오빠的。」他搔了搔頭說。
「啊,真的嗎?」換我感覺到驚訝。
「嗯。」他微微的點頭。
「那오빠也直接叫我的名字吧,不用加xi了。」我也這樣說。
「那⋯瑀庭,你練習生當了幾年?」他問。
「我嗎?七年吧。」我想了想之後說。
「也滿久的啊⋯⋯」他聽了聽之後說。
「算吧,真的滿久的。」我又說。
「旼炫、瑀庭,換拍你們的部分了!」片場裡的劇組人員呼喚著我們的名字。
「來了!」我們兩個大喊。
##produce101 ##produce101season2 ##produce101ff文
##wannaone ##wannaoneff文
##nuestff文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