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95

MOST RECENT

《lovely》*/95/現實向/甜🔞(微肉
((🌻100追蹤活動點文禮//🌸點文
.
.
.
.
「泰亨啊,智旻呢?叫他出來吃飯了。」
把外賣一一擺上餐桌,金碩珍一面吆喝大家來吃晚飯,一面尋不著朴智旻的身影,於是問了第一個跑出來,往外賣盒子裡找辣雞爪吃的金泰亨。
「智旻……啊,他絕對還在練習室,」尋找雞爪的手安分了下來,「我去找他,記得幫我們留喔!」
.
一段距離後,練習室亮著的燈,讓金泰亨再次確信了自己對認識好幾年的親故的瞭解,走近後偷偷從門縫窺看,朴智旻果然在裡頭,佇立在鏡子前,盯著面前那纖瘦的人兒,不知道是對自己有哪裡不滿,盛滿憂慮的眉心糾結在一塊,微啟的唇,讓金泰亨彷彿能夠清晰的聽見嘆息聲。
「智旻啊。」
金泰亨輕聲呼喚,像是做了虧心事的孩子一樣,朴智旻嚇得一顫,看見是金泰亨後,緊湊的眉間舒緩了些許。
「是你啊,真是的,別嚇我啦。」
「才沒有嚇你咧!」金泰亨咧起嘴笑「吃飯了喔,再不快點,柾國那頭豬就要全吃光了。」
下意識認為朴智旻會跟自己一起離開練習室而正要往門外走,金泰亨回頭才看到朴智旻還黏在鏡子前,側臉線條弧度甚小,單薄的身體也是,好像風一吹就能擊垮。
「…………。」
「……你別跟我說你不吃飯啊,」他快步走回到他身邊,「早餐不吃就算了,午餐我以為你想跟晚餐一起吃,結果你連晚餐都不吃,你不想活下去了是不是?」
說到一半,怕氣氛變得沉重的金泰亨轉為誇飾法試圖緩和,只見朴智旻聽了他的話後,嘴角微微的揚起,軟糯的嗓音輕輕傳來。
「不吃飯不會死人的,泰亨。」他說,微瞇的雙眸低低的望進自己的鞋子「我想變得更好看,我想讓粉絲更喜歡我,我想讓更多人注意到我們……對我來說,得不到肯定,比死了還更痛。」
話語方落,一股柔軟的香味堵了上來,金泰亨伸手將此時無力反抗的朴智旻按在鏡面上,怕他的頭撞到後面堅硬的鏡子而伸手護著,手掌的熱度按在後腦上揉摸,金泰亨溫暖的唇瓣不輕不重的吻著朴智旻,而被吻著的朴智旻雖然驚慌,但驚慌的情緒也逐漸被舒適溫暖的觸覺而麻痹。
「你很好看。」一陣親吻後,金泰亨鬆開朴智旻,在那小段的距離裡,他低沉的嗓音在溫熱的吐息裡傳遞給朴智旻,迷濛又堅定的眼神,不願輕易放開眼前泫然欲泣的他。
「智旻啊,你很好看,我很愛你。」
「所以,不要再勉強自己了,拜託……粉絲們一定也不想看到你過度節食的樣子……你已經很好了。」
「但是,嗯……。」想狡辯的柔軟厚唇再度被他給封起,溫暖得讓他放棄固執,修長且帶著骨感的指頭探進輕薄的上衣,火熱熱像會燙傷一樣,撫摸著他的肌膚,朴智旻害羞的瑟縮起身子,伸手想推開,但使不上力。
「嗯,泰亨……。」
軟糯的輕語撩撥著兩人的氛圍,金泰亨順勢褪下朴智旻的短褲,不等他遮蔽,彎下腰面對朴智旻早已被自己撩弄的致隆起的下身,便直接吻了上去。
濕潤的嘴穩穩含住了,朴智旻感覺腰肢瞬間軟化,只差差點沒跪下來,扶著後面的鏡子支撐自己的身體,金泰亨抬眼看他的反應後滿意的笑了。
「等下……啊……。」
緊皺的眉與濕潤的眼,顫抖也隱忍不住,索性抱住賣力吸吮自己的金泰亨,悶哼一聲,腰間一熱,一股洩出。
「嗚!……。」
「嘶……。」
金泰亨柔順的髮絲晃了晃,朴智旻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恍惚的嘟囔對不起,卻見他只是邪笑著抬起頭,雙眸充滿情慾。
「智旻……。」
金泰亨粉紅的舌頭舔了舔唇瓣,濁白的液體被抹盡,這樣的金泰亨在朴智旻眼裡極為誘惑,他下意識羞赧的別開眼。
「不敢看嗎?明明是你射——。」
金泰亨挑逗的話語搖蕩到一半,手機鈴鈴響起,他只好扁扁嘴接起電話。
“呀你們是要回來了沒啊田柾國快全吃光了啦!”
一接起,金碩珍劈哩啪啦像說Rap一樣暴風襲來,金泰亨耳朵受不了急匆匆的嚷著好啦好啦,嘟的一聲掛斷。
「走吧。我們去吃飯了。」金泰亨伸手勾勾朴智旻軟呼呼的手指。
「……之後晚上再好好補回來吧。」
故意想調戲朴智旻而湊近耳邊低語,金泰亨看了一眼他雙頰通紅的反應,壓抑不住而又上前吻了他一把。
.
「智旻真的很可愛哦。」
.
.
.
==FIN==

我對不起大家(跪
這裡真的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更新TT,欠的100追蹤的禮物也卡了很久才生出來,我發現我真的好不擅長BL肉文😭感覺沒有寫得很好,真的很抱歉💔
最近粉絲也退得有點誇張,幾乎是一天退一個,我太散漫了,對不起ㅠㅠ……以後會盡量常常更新的!!(以前的圖文幾乎都典藏了><想開始嘗試排版~
也感謝沒有退追的各位,(´;ω;`)♥
==
#薊writing #BTSff #BTS #金泰亨 #kimtaehyung #朴智旻 #parkjimin #BTS95 #vmin #1995 #bts肉文 #🍖 #BL #fff #酒舞 #點文
💜 made by #linecamera

@阿米 你愛我嗎👰🤵
Do you love me? 💏

😍😍
#taehyung 泰亨

經典剪刀手✌

《血月》/5
疼痛感消失,醒來的時候,早已是隔天早上
「你醒來了嗎?」
不是那個自己熟悉的人,而是那天和自己打鬥的那位
.
他將早餐放在智旻伸手可及的地方,便開始處理怔國的公務
「前幾天我很抱歉,因為事態緊急,才做出了下下策。我叫金泰亨,還請多多指教」
金泰亨笑著對自己,那純真的笑容地下,大概又是個新世界
能在那人手下工作的傢伙,都不好對付
「我叫朴智旻」
拿起一塊麵包,往嘴巴裡塞
好幾日沒吃飯,加上又身受重傷,普通人早死了
可惜,他不是
.
「田怔國呢?」
連為什麼會問到他的原因也解釋不清
「主人去主殿了,下午才會回來」
泰亨並沒有看智旻,這個人,他很清楚自己不能靠近
「你應該是他的新寵物吧」
「不是,是手下」
簡潔有力的回答,意識到金泰亨很明顯的不想交談
.
「你知道我吧?」
當時跟在田怔國身邊時,並沒有看過這個小子
「曾聽過在千萬年前,有一隻狼跟著主人,一跟就是千年。最終那匹狼還是離開了,留下的,只有一朵白玫瑰」
白玫瑰
沒想到自己的故事過了千萬年,被世人改成這樣
「不是白玫瑰,而是被鮮血染紅的黑玫瑰」
雙手不自覺地握在一起,越握越緊
//
白影在森林中穿梭
最終停下的地方,是個被大火淹沒的村莊
「爸爸...媽媽....玧其哥...」
朝向大火衝了進去,卻被某人拉住
回過頭來,看到了現在最不想看見的他
「你為什麼會在這,為什麼,如果你在這不就代表...,我不想殺你啊!離開啊!田怔國!你不能出現在這裡,我不想殺你啊!」
.
崩潰的痛哭了起來,明明是最愛他的,現在必須把他視為仇人,朴智旻做不到
「不要進去,全都殺了,才放火的」
那個溫柔的聲音究竟要再折磨自己幾次
原本想說出自己對他的感情,如今卻變成了虛幻
.
神真的很愛捉弄人
讓自己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卻又要將他變成弒親仇人
.
最終朴智旻掙脫了他的懷抱,離開了
留下的
只剩憎恨、殺戮和血腥
.
他必須殺了田怔國
/待續
#btscp #bts國旻 #bts95 #btsff文 #bts虐文 #bts怔泰 #bts #bts糖雞

#我帶你出去玩好嗎😊💋
#Can I take you out to play?

《血月》/4
「玧其哥...玧其哥,你在哪裡?」
大雪紛飛的森林裡,已經尋找了好幾個鐘頭
飢餓、恐懼、擔心,圍繞著
.
最終倒下了
蜷起身子,眼淚從頰邊滑下,靠在冰冷的岩石上,感覺早已麻木
在意識消失的前一刻,彷彿聽見了誰在呼喊著
「呀!小子,你沒事吧」
身體卻不爭氣地倒了下去
//
張開雙眼的當下,防備了起來
確認了身上的束縛,知道自己是無法逃出去的
牢籠外,從前的大床,從前的沙發,從前一起生活的房間,一切都看起來如此熟悉
但他已經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人
.
門被應聲打開,他走了進來
「好久不見了,朴智旻」
不敢抬頭看他,怕看到他,眼淚就守不住了
.
「把我帶回來做什麼,我已經不是你的寵物了」
依然是低著頭,不願面對
"他是你的仇人啊!"
一而再再而三的催眠自己
「我那時救了你的命,你就是屬於我的」
怔國抓著智旻的頭髮,強迫他看著自己
「之前用的藥強度我改了,逃走的寵物就必須要懲罰」
.
房間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手上的針筒看的礙眼
怔國接過那針筒,朝著朴智旻的手臂打了下去
.
感覺得到冰涼的液體,在血管裡流動
一瞬間,全身的神經彷彿被撕斷一般,就只是純粹的痛,卻比以往來的更加猛烈
全身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卻依然清晰著
「藥效會持續三四個小時,如果是你,應該幾天後就會適應了,先忍忍吧!」
嘴上說的不知有多麼溫柔,卻和做出來的事相差甚遠
「田怔國,殺了我」
「我不會讓你死的」
.
「那,田怔國,你給我聽好了,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你」
痛苦到顫抖的話語,依然是充滿著殺氣
用僅存的力氣撐起身子,狠狠的瞪著田怔國
喘著氣,身下的被單也早已被冷汗浸濕
「我等你」
田怔國是笑著說出這句話的
"只要你死了,我也會一了百了的,所以現在讓我多活一點吧"
/待續
#btsff文 #國旻 #怔泰 #95 #糖雞 #bts國旻 #bts95 #btscp #bts虐文 #bts怔泰

《血月》/3
在模糊的血肉之中,朴智旻把玩著那顆似乎還帶點餘溫的腦袋
「唉!又要洗房間了」
環顧了早已被鮮血染紅的房間,擦了擦嘴上殘留的血,準備離開
握上門把的瞬間,以動物靈敏的第六感,察覺了迎面而來的危險,猛力地向後跳
.
大門被人踹開了,就算在煙霧裡,那雙殺氣騰騰的雙眼,還是看的一清二楚
「王室吸血鬼為何會光臨,一等小卒所經營的寒舍呢?」
朴智旻一下就聞到在金泰亨身上,王室吸血鬼的味道,因此才沒有一開門就撲上去,將他給撕碎
「果然是訓練有素的小狗,即使碰到死對頭,也不會一秒就攻擊,可以講人話真是太好了」
雙方都不敢掉以輕心,隔著幾公尺的對話,也只不過是挑釁罷了
.
狼族和吸血鬼自古以來就是死對頭,從小的教育就是,看到對方,必須立即殺死
可王族、貴族和他們的手下,為了自己和主人的名譽,是不會大開殺戒的
.
空氣中的殺氣,壓迫的難以呼吸,即便如此兩人似乎都互不相讓
眼睛直直地望向前方,擺出了攻擊姿勢
向金泰亨衝了過去
.
受了重傷的智旻對上泰亨,勝負在一開始就註定,不過是在保留最後的尊嚴
「為什麼找上我?」
變回人形的朴智旻,肩膀和雙手早已動彈不得
「找上?別自以為是了,不過是主人經過時,對你感興趣罷了」
男人冷笑了一聲
「依然還是惡趣味啊,吸血鬼」
金泰亨對著垂死的狗沒有多大的興趣,但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
.
朝著還在智旻還在出血的肚子,毫不留情的踢了下去
就算是狼族,肚子被開了個洞,能打鬥就已經很了不起了,如今又被人踢了一腳,智旻痛苦的癱坐在地上
「聽話不是很好嘛!幹嘛掙扎呢!」
.
金泰亨拿出了項鍊,一條可以束縛野獸之力的項鍊
智旻的腦袋已經痛到一片空白,哪有時間想金泰亨的下一步,馬上就暈了過去
//
「怎麼這麼慢,都已經過了十分鐘了」
田怔國的手裡抓著一個正在掙扎的女孩,下一秒,乾屍掉在了腳邊
「因為很難纏,所以用了些時間,非常抱歉」
看著金泰亨身上的傷,也不是不能理解
「交給我吧!」
怔國將人橫抱起
.
僅僅只有一瞬間,但仍逃不過泰亨的眼睛,他倒抽了一口氣
怔國的看著智旻的神情,是他認識怔國以來,從沒看過的眼神
不是殺戮,不是血紅,而是滿滿的關愛和擔心
他不僅對這個男人心存敬意,讓下任吸血鬼王還能有這種眼神的人
他,必須要小心
/待續
------------------------------------------------
終於要開始進入正題了~~~
#bts國旻 #bts95 #btscp #btsff文 #bts怔泰 #國旻 #怔泰 #忙內line #95

《血月》/2 慎入!!
「呀!小狼狗,起來了」
殘破不堪的地牢內,屍體成堆
那些血肉模糊的屍塊旁,在角落,眼神兇惡的男孩,蜷縮在那,身上一絲不掛
「快點,要我叫幾次啊!」
硬拉起,脖子上的項圈,扣上了繩子,拖出地牢
.
被人以粗魯的方式洗刷掉那些血塊,迅速的套上一件單薄的上衣,眼睛也被矇上了
兩旁的人架著自己,不用想,也知道要去哪
身為妓男,也就只有一個地方能去
「小狼狗,待會客氣點,他可是我們的大老闆」
.
污穢、骯髒、黑暗的政客,正是這座地下妓院的常客,還有的成為了投資商呢
說是妓院倒也太小看它了,人肉賣場或黑市還差不多
器官、槍枝、人口販賣,這裡通通都有,還因為有政客們的撐場,警察也不敢輕舉妄動
.
「哎呀!今天的是個小男生啊!那我等會可要溫柔點啊」
被甩到了床上,他拿出手銬,將男孩的手背在背後銬住
眼睛上的黑布被取了下來,就算雙手反銬著,眼神中的殺氣可以致人於死地
.
「哼!眼神很凶嘛!看看等一下你還會不會這麼神氣」
眼看那人拿出了刀子,朝肩膀上猛力一刺
"啊啊!居然給我碰到抖S,今天運氣真差"
身下的床單,立刻被染上一片血紅
可眼前那人似乎沒看到,拿出另一支刀子,就這麼向腹部給刺了下去
費了一大筆力氣才沒叫出聲音,雖然早就習慣痛楚,但這未免也太突然了吧
.
見他一支手握住依然淹沒於肩膀的刀,下一秒迅速的將它抽出來
鮮血如噴泉般湧了出來
「啊...」
最終還是沒忍住,弓起了身體
因疼痛,表情早已扭曲變形,冷汗和生理上的鹽水,已經分不清了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慘了!該死的"
因為看見男孩痛苦的臉龐,變得更加興奮
眼看那個男人湊近自己的耳朵,突然靈光一閃
「真不愧是這家的招牌,表情如此美妙阿」
.
俯身上前,咬住,撕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慘叫出來,雙手緊壓著直冒血的左耳,向後摔了下去
手銬不知何時被掙脫掉了,男孩趴在床邊,看著那人
嘴裡叼著一隻耳朵,邪魅的笑著
男人驚恐的看著自己,滿是害怕
「不是說要讓我不再神氣嗎?現在呢?還想要嗎?」
用一隻耳朵所聽見的奶音,和眼前的景象,成了強烈對比
手裡把玩著手銬,起身下了床
在男人面前蹲下身,直直地看著
「總不能不知道殺死你的人的名字吧!」
打了個寒顫,抬頭看向男孩
「我叫朴智旻喔!那...再見了」
.
因為眼淚而模糊的身影,漸漸的幻化成狼的模樣
「怪怪怪...怪物」
那張牙虎爪的怪物,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腦袋裡出現了曾經經歷的一切
下一秒
頭,身體,分離了
//
「伯爵大人,您來了啊!」
田怔國身上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
「找食物罷了」
只是冷冷地回應一聲,便前往地下
.
「泰亨,聞到了嗎?」
拿下墨鏡,瞇著那雙深邃的眼睛
「主人,有狼族的味道」
金泰亨畢恭畢敬的跪在怔國面前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呢?去找出來」
一聲令下,泰亨早已沒了身影
怔國踩著那雙擦得發亮的皮鞋,隱沒在黑暗之中
/待續
-----------------------------------------------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已瘋
SM遊戲~~
#bts國旻 #bts95 #btscp #btsff文 #國旻 #95 #怔泰

.
剛剛靈光乍現的作品😂
#腐女語錄 #95line #bts95

《血月》/1
由血紅的月亮所點綴的純白的王宮,王的寢室裡,是和月亮同色的鮮紅
「泰亨ㄚ,幫我收拾一下嘛!」
高貴的王坐在床上,浴衣半解,身下的乾屍和尖牙上的深紅,吐露著此人的身份
「只吃一餐,吃的飽嗎」
同為吸血鬼的泰亨,邊收拾著王的餐點,嘴上雖說著關心的話語,眼裡卻是冰冷地
只見那人帶著諾有所思的,下了床,踏著步伐,摟住了眼前的人的細腰,毫無預警的吻了上去
泰亨沒有反抗,因為他對王是必須絕對忠誠的
怔國的尖牙啃咬著柔軟的唇,還未吞下的血液使的泰亨的飢餓感倍增
「唔...田怔...國...唔」
因為飢餓感,眼睛和牙齒不自覺地恢復原狀,修長的尖牙咬破了怔國的唇
王的血更讓自己欲罷不能,已經到極限了
「居然叫我的真名,全世界也只有你敢」
上揚嘴角染上一抹鮮血,顯得更加煽情
泰亨再也忍受不住了,拿出匕首,就將怔國身上的浴衣砍得粉碎
顫抖的牙齒,朝著怔國毫無血色的脖子,咬了下去
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吸血鬼王室的鮮血普通吸血鬼來說,就像是毒品一般的存在
只要品嚐過一次,就會出現慾望
許多吸血鬼也是為了得到王室的血而喪命的
「呵....金泰亨,你注定要跟在我身邊了」
田怔國看著泰亨的眼神,沒有愛情,更多的是利用
/待續
-------------------------------------------------------
慢慢開(*´ω`*)
在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摔手機的情況下寫出的
總共8次
手機...好可憐,我...心好痛(´Д⊂ヽ
#怔泰肉文 #bts怔泰 #怔泰虐文
#bts國旻 #bts95 #btscp

.
智旻的身體倒了下去
怔國在他碰到地板前接住他
「智旻哥!!」
知道自己無法再逃避了
豆大的眼淚滑落臉頰
太愛了,所以離別時太痛了
「應該是我啊!被撞的應該是我!!為什麼,為什麼不是我呢!為什麼」
不斷自卑著,也只能用這種方式來削弱失去他的傷痛
「智旻哥!朴智旻!你這樣泰亨哥能好好離開嗎?給我面對啊!你不是喜歡他嗎!所以給我好好面對啊!」
怔國也忍不住流下眼淚,這些日子所承受的一下子爆發開了
最後三個人抱在一起哭,泰亨的死打擊太大了,所有人都很累
為了不讓粉絲更傷心,他們也非常努力的在忍住淚水
.
「智旻哥要出門嗎?」
這幾天智旻好好想過了,要讓他離開
「是啊!總要去道別的」
.
來到那個人的墓前
「泰亨,我帶你最愛吃的肉,還是韓牛ㄟ,感謝我吧!」
在他面前坐下
和以前一樣談著心,有時後智旻覺得承受不住時都會來這跟泰亨聊聊天
但今天是最後一天
「泰亨啊,我今天是最後一次來看你喔!最近真的很忙,但每次站在台上看到那些粉絲,真的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啊!還有演唱會,你會在上面看著對吧?」
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下,卻和以往不同,淚水中看到的不是難過
「我自己想了很多,也聽團員們說很多,最後還是想要送走你」
漸漸的笑了,說出最後的決定
「要死之人總不能要他永遠活在活人的淚水中吧!這樣雙方都太辛苦了!所以我會帶著你的份,好好的活著」
.
拿出了那天的貓咪項鍊,將它埋在墓碑下
「金泰亨,我的愛人,再見了!」
突然刮起了一陣怪風
眼淚被吹走了
.
兩人都在最後笑著離開了

-----------------------------------------------
#bts國旻 #bts95 #btscp #bts虐文

「朴智旻!面對事實啊!泰亨已經不在了!」
閔玧其衝過來就是一巴掌
「那一天晚上泰亨就已經不在了,他當時救了你吧!」
"那天晚上"
是個朴智旻一直埋葬在腦海,不願想起的單字
.
「泰亨,我們去吃燒烤好不好」
朴智旻用著他的奶音,在泰亨身邊轉了幾圈
「哥,我要吃羊肉串」
練習完幾個人一起去吃晚餐,一切一如往常
「好ㄚ,我來帶路吧!去吃我跟智旻之前去吃的那家」
一群人又笑又跳,像極了剛畢業的小學生
金泰亨走在最前面
綠燈亮了
踏出了步伐
「你們很吵ㄟ,幼稚園喔!」
因為後面的吵鬧聲,讓泰亨忍不住回頭看
「阿!說到幼稚園,今天是聖誕夜呢!」
原本走在最後,早已與世隔絕的玧其突然出聲
"聖誕夜。禮物"
在智旻的口帶裡放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
那是他早已準備許久的耶誕禮物
"今天一定要送出去"
帶著雀躍的心,跳著出現在泰亨面前
「金泰亨,聖誕快樂」
拿出了盒子
打開
裡面是個貓咪形狀的項鍊
親手為他戴上
多希望,到底有多希望世界可以永遠停留在那一秒
.
「智旻哥?智旻哥?恍神啦」
被忙內所換醒,剛剛為泰亨戴上的項鍊,現在原封不動的躺在盒子裡
「應該是太累了吧,有點恍神」
察覺到怔國的眼裡有一絲擔心,勉強擺出了微笑
「我沒事啦!開心點,不是要去吃羊肉串嗎?」
.
一切似乎來的太突然
明明是綠燈,卻有一輛黑色轎車迎面而來
取而代之的是一道與車身顏色相對的白
第一時間看向了泰亨
那個自己尋找的男人,出現在黑色轎車前10公尺
「金泰亨!!!」
太多了
僅僅是瞬間,朴智旻失去太多了
救護車雖然即時趕來
看到的卻是早已斷了氣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和圍在他身邊的一群人
朴智旻沒有哭,也不敢哭
哭了,就是承認他的離開
朴智旻沒有那個勇氣
.
他將自己關在騙局中
等著那個永遠不會歸來的愛人
------------------------------------------------
為了排版用成四段
~重發
#bts國旻 #bts95 #btscp #bts虐文

一早,田怔國便起來煮了早餐,與其說是早起,不如說是徹夜未眠,他想了一夜,最終做出了決定
「智旻哥,起來了,我煮了早餐」
裡頭的人無力的走出來,比昨日又更加凹陷下去的臉頰,比昨日又更加明顯的黑眼圈,都訴說著眼前的人所承受的勞累
沉重的身體拖著步伐,走向廚房
看著智旻的身影,怔國整頓好心情,伸出了手
「哥,我有話要對你說」
怔國抓住智旻的手
後者轉回了頭,眼睛直直地看著怔國
那個眼睛,清澈卻空洞,雖說是看著,但靈魂似乎不在這個身體裡
「智...智旻..哥,我......」
質疑了,被這樣的眼神看著,怔國質疑了,自己所作的選擇是否真的正确
「我們吃完飯後出去走走吧」
怔國低下了頭,放開智旻的手
「好啊!」
意外的回答
那雙盯著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了些神氣,不知是不是因為聽到智旻的聲音而感到的錯覺
怔國現在的心情就像和媽媽要糖的孩子,成功拿到了糖果一樣,開心的不得了
兩人的一起吃完了早餐,各自回了房間
「怔國啊~你要冷靜,等會不能出糗ㄚ」
怔國在換衣服的同時,不斷叮嚀自己,下定決心就一定要做到底
「哥,我們出去吧!」
智旻並沒有多說什麼,跟在怔國後頭走出家門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到了海邊
一步兩步,隨著腳步聲,怔國的心臟越跳越快,在口帶裡的手越握越緊
鼓起勇氣,轉過了身
「智旻哥」
口中呼喊的人,站在迎風的方向,被大衣包覆的他,只要輕輕一吹,彷彿就會飛走
「...哥」
聲音在顫抖,不是因為寒冷
「哥...,泰亨哥會回來的,所以...」
聽到那個人的名字,智旻抬起頭看向怔國
「怔國啊!陪我一起等他好不好」
智旻走向前,抓住了怔國的手臂
「你會陪我一起等他的,對不對」
"一起"
那對現在的怔國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
「哥...,我...會的,我會陪你等泰亨哥的」
"笑啊!田怔國!快笑啊!"
帶著哭腔,帶著眼淚,怔國最後還是以弟弟的方式面對著智旻
智旻放開了手,轉過身去
一回頭,眼前出現了一張臉
那是一張憤怒到扭曲的臉
「朴智旻!!!你還要騙自己到什麼時後!!」
未完待續
-------------------------------------------------
欸嘿~~重發
#btscp #bts95 #bts國旻 #bts虐文

忙內line虐文/長文(?
.
雪白的病床上,躺著的是和單人病床顏色如初一致的人,要不是心跳儀上跳動的線,田怔國大概早就覺得他的愛人-朴智旻,早就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哥,起來吧!我還想在看看你的笑眼啊!」
無神地盯著床上的人,並沒有如預期中的得到回應
.
一切都要從那個人說起,一切都是他害的
.
金泰亨已經毫無音訊一個禮拜了,這幾日朴智旻不是望著床外發呆,就是直直地盯著泰亨的床
不再跳舞,不再唱歌,也不再露出他的招牌笑臉,飯也沒吃幾口就不吃了
這些田怔國都看在眼裡,看著逐漸消瘦的愛人,卻束手無策,對這樣的自己感到自責
「哥,在吃幾口吧!這樣會生病的」
田怔國溫柔的口氣,曾經讓眼前的人被他迷的神魂顛倒,但那早已是從前
智旻搖了搖頭,空洞的眼神看著桌上的飯菜,他想著,他的泰亨是不是在哪個地方餓著肚子,是不是在哪個地方累著,只要一想到這個,他就沒辦法好好入眠,沒辦法好好吃飯
.
怔國將眼前的人抱起,那個輕的感覺可以一手舉起的體重,讓怔國的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將人放回了床上,蓋上被子,走出房間
.
房內的人,忘向了天花板,無聲的哭了出來
智旻抓著自己的胸口,好累,真的好累,他不想在等了
「金泰亨,你這小子,到底在哪?」
.
房外的人也沒好到哪去,靠著門蹲坐了下來
他笑了,悲慘的笑了,那個人的心早就屬於別人了,為什麼自己還要如此堅持
神,總是愛對人開玩笑
待續
-----------------------------------------------
重發
#btscp #bts國旻 #bts95 #bts虐文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