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度

MOST RECENT

開度是那種不激情 不搶眼 但你發現到時 他們已經陪著對方很久很久了 感覺就是每次失落 想要抓住誰的手時 對方的手就一直在手邊 又默不作聲

開度呀嗚嗚嗚嗚需要開度呀(痛哭

《輪迴》CH18
/
金俊勉回過神來,天已經矇矇亮了,其他四人也都轉醒,都暻秀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看著望著窗外發呆的金俊勉,瞄到他眼底的烏青,心下瞭然。
-
都暻秀起身,坐到金俊勉身邊,摟住了他的肩膀,輕聲說:「沒睡覺今天怎麼練習呢?哥,身體要緊啊。」
-
另外三人也都關切地看著金俊勉,圍到他的身邊,朴燦烈說:「哥呀,振作起來吧!等一下給你做些好吃的,體力最重要啊!」
-
金俊勉露出了一絲微笑,看著眾人說:「放心吧!別擔心我!」
-
一群人這才松了一口氣,欣慰地笑開來。
-
道場里,經過近日的練習,都暻秀和金鍾仁的默契好了很多,兩人都進步得非常快,因為金鍾仁的能力是瞬間移動,兩人要相互配合發動招式,都暻秀攻擊的速度也練得非常快。
-
這一日,都暻秀和金鍾仁在小擂台上對打,由於場地小,金鍾仁的能力也有受到限制,但他出招的速度也沒有比都暻秀慢分毫。
-
金鐘仁拿木劍,都暻秀執扇,剛開始兩人不分上下,數十招過後,金鐘仁漸漸慢下來。
-
趁著一個空檔,都暻秀的扇停在金鍾仁的咽喉處,扇邊的利刃閃著寒光,都暻秀收回手,微微喘息道:「你怎麼了?今天不在狀態呢,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
金鍾仁擦了擦汗,往後撥了一下頭髮,看著都暻秀笑著說:「因為對手是你啊~」
-
都暻秀踢掉他手中的木劍,眨眼間逼在他身前,用扇子抵著他的下巴,瞇著眼睛看著他:「我要是失手殺了你呢?」
-
金鍾仁垂眸看著他,一隻手慢慢移開扇子,另一隻手圍上都暻秀的腰間,用力一帶,使他更靠近自己,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和心跳,都暻秀被金鍾仁看得心中有些慌亂,想要掙脫卻被他鎖得更緊。
-
這時,邊伯賢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從擂台左邊飄到擂台右邊,悠悠道:「咳咳~我們這裡只練功不談情喔~」
-
都暻秀臉一紅,趁著金鍾仁看向邊伯賢時,趕快輕輕推開了他,嗔了他一眼:「快練功。」說著,便走進了擂台後面的那扇門裡。
-
邊伯賢一臉壞笑地看著金鐘仁:「哎唷唷,我們家秀秀這麼有吸引力呀~」
-
金鍾仁不好意思地笑了開來,邊伯賢對著金鍾仁擺擺手:「你也進去吧,暻秀是第一次用元神訓練,你一定要在旁邊保護著他,如果有什麼意外,趕快叫我。」
-
金鍾仁點點頭,也推門進去了。
-
只見都暻秀閉著眼在蒲團上打坐,金鍾仁便也在他的對面坐下來,看著他。
-
都暻秀烏黑的長髮安靜地垂在肩膀兩側,長睫毛的倒影映在白皙的臉上,濃密的眉毛似有似無地皺著,柔軟的唇帶著淡淡的紅潤。
-
此時只是這樣打坐的都暻秀,在金鐘仁眼裡都是一幅畫,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
-
「你沒有別的事情做嗎⋯⋯」這時正在打坐的都暻秀突然開口,嚇得金鍾仁一個激靈,他愣了一下,隨即嘿嘿一笑,捧著臉道:「我就喜歡看著你嘛!」
-
都暻秀語塞:「你這樣看著我,我如何能專心?」 -
「好嘛好嘛我轉過去,因為怕你會暴走嘛⋯⋯」金鍾仁嘟著嘴,心裡一萬個不願意地轉過身去,忽然想到,都暻秀閉著眼也看不到他呀,又偷偷笑著轉過身。
-
誰知他才剛轉過來,都暻秀就幽幽開口:「轉過去。」嚇得金鍾仁肩膀一縮,只好乖乖面壁。
-
都暻秀偷偷睜開一隻眼睛,看著被迫面對牆壁,帶著不情願的金鍾仁的背影,眼中不禁帶了笑意,嘴角也在不知不覺中微微上揚。
-TBC-
——————————
「因為我的對手是你呀」
只練功不談情喔~~😏😏
#開度 #開度文 #exoff文 #都暻秀 #金鍾仁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CH17
/
第二天,金俊勉易容成天牢送飯的守衛,在換班時來到了吳世勛的牢房。
-
好在第二天沒有再用刑,看到吳世勛身上的傷似乎好了些,人也沒那麼虛弱,便在把飯菜放到牢房門口的時候,低低地呼喚了一聲:「世勛!」
-
吳世勛慢慢抬起頭,盯看著眼前這位叫著他名字的陌生守衛,慢慢地便往前蹭了兩步要去拿飯菜,就在他的手捧住餐盤的時候,金俊勉握住了他的手腕。
-
吳世勛一驚,感覺到從手腕有一股內力正在傳輸到全身,他猛地抬頭看向那個守衛,想到什麼,剛要開口,金俊勉馬上做出噤聲的手勢,用自己的聲音悄悄對他說:「好好吃飯,好好休息,哥會護你周全的。」
-
吳世勛眼中露出一喜,立刻點頭,又警惕地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什麼人,才放心了下來。
-
等到換班鐘響起,金俊勉深深看了吳世勛一眼,對他微笑了一下,便裝作若無其事地離開了。
-
金俊勉回到自己的大殿,坐在案前,看著香爐淼淼升起的煙霧,想起昨夜沈在元對他說的話。
-
「你可以溜進天牢給吳世勛送飯,偷偷地度一些你的內力給他,再用些仙藥拌在他的飯里,只是些皮肉傷,會好的很快,重點是壓制住他體內的妖氣。」
-
「他身上沒有妖印,忽然暴走,是有人下蠱陷害也不一定,反正天牢裡面那些罪大惡極的人犯,早晚都得死,只不過讓他們早點去投胎重新做人罷了,不必擔心太多。只要過了第三天的審判,判官查不出他體內的妖氣,就會還他清白。」
-
「不過,」沈在元話鋒一轉,嚴肅道:「躲得過初一躲不了十五,在我看來,吳世勛他,還是待在妖界最安全。」
-
金俊勉聽後,心中甚是難過,但也明瞭,吳世勛是終究不能留在他身邊了,即使心中萬分不捨,為了保護他,吳世勛不能留在天界。
-
到了第三天審判之時,吳世勛被侍衛押解著,戴著手銬腳鐐,穿過長長的無人的走廊,來到清冷空曠的審判大殿。
-
吳世勛的內心緊張又煎熬,雙手忍不住微微顫抖,他抬眼,看到金俊勉坐在審判席上,一如往常溫柔地望著他時,才微微地放下心來。
-
「犯人吳世勛,在三日前仙宴上襲擊賓客,造成三人死亡,手段殘忍,身分有為妖魔之嫌疑。因此,本官要求當眾驗身,若無妖印,即可無罪釋放。」
-
判官坐在正中間高高的寶座上,冰冷的聲音毫無感情地宣讀著判書。
-
當眾驗身,那是多大的恥辱!吳世勛聽了一驚,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金俊勉,然而後者卻沒有回應他的視線,只是一臉淡漠,不知道看向哪裡。
-
吳世勛不安地低下頭,戴著手銬的手緊緊攥住冰冷的鐵鍊,那溫度從手心瞬間傳到心底,他隨即明白,這是能證明他清白的唯一辦法。
-
侍衛上前解開了吳世勛的手銬,他便閉上眼睛,咬著嘴唇,任由侍衛將他的衣服一層一層剝除,在眾目睽睽之下,他感覺臉燒得滾燙。
-
金俊勉看著那個倔強的少年,沒有一絲反抗,心裡盡是心疼,但是他卻不能表現出來,也不能幫吳世勛說話。
-
除了重點衣物,其他全部的衣服落地,雪白的肌膚,精瘦的身材才展露無遺,結了痂的深紅色傷疤在他的身上張牙舞爪地蔓延。
-
吳世勛的身體接觸到大殿空曠微涼的空氣時,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在判官驗身的過程中,他覺得是這一生過得最漫長,最恥辱的時間。
-
不知過了多久,驗身終於結束,侍衛只是將衣物隨意地丟給他,吳世勛緊抱著衣服,有些狼狽地想要遮住自己的身體。
-
後面的審判正如金俊勉沈在元二人先前的預料,吳世勛證明了清白,而天牢里的某一位就因為種種前科,加上蓄意害人、破壞天界秩序之罪,登時被送進了誅仙塔。
-
吳世勛跟在金俊勉身後,慢慢地走回大殿,看著金俊勉依舊冷淡的態度,加上想起在審判時要求驗身,卻沒為自己分辯一字一句的金俊勉,心裡覺得委屈,便在他身後喚了一句:「俊勉哥⋯⋯」
-
金俊勉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
-
吳世勛見他沒反應,便有些急了:「哥不是說要護我周全嗎?為什麼剛才說要驗身的時候,沒為我說句話?」
-
見金俊勉依舊毫無反應,吳世勛覺得心涼了一片,咬了咬牙,握緊了拳,聲音忍不住又大了些:「難道你就喜歡讓別人當眾把我脫光了是嗎?!難道我在你心裡就這麼不重要嗎?!」
- 「不重要?!」金俊勉聽了,只覺得詫異。
-
「不重要的話我為何大費周章的給你送飯送藥,還給你輸內力?你也知道,驗身是證明你清白最好的方法!」金俊勉轉過身,生氣地對著他喊。
-
因為激動,兩人的心跳都跳得很快,呼吸也有些局促,吳世勛詫異地看著金俊勉的眼神,漸漸地,變得悲傷:「哥⋯⋯你也懷疑我⋯⋯是嗎?他們說要把我送去妖界,你也是這樣打算的對嗎?」
-
金俊勉扭過頭去,並不看他。而吳世勛更加激動了,他快步走上前,一把扳過金俊勉的肩膀,用力捏住:「你說啊!你是不是懷疑我!是不是要我死在妖界,你才肯相信我!」
-

《輪迴》CH16
/
當晚,金俊勉來到了天牢,看到牢房中,低頭靠在牆邊的吳世勛,外衣竟然被人脫了去,只剩下里衣,滿是鞭刑的破口,還滲著絲絲血水,頭髮有些雜亂地垂在臉的兩側,清秀的臉龐籠罩著陰影,依稀看得到臉上可怖的傷口。
-
此時的吳世勛像個斷了線的娃娃,毫無生氣。
-
金俊勉握緊了拳頭,一股業火從腳底竄了上來,他揪著守衛的領子,咬著牙冷冷地問:「誰允許你們動刑的?動用私刑,不怕天帝砍了你們麼?」
-
而那個守衛也絲毫不畏懼,反而譏笑著,咄咄逼人:「金大人糊塗了,小人們哪有膽子用刑?當然是天帝的命令了,不用刑,那小子怎麼會招呢?如果他不是妖,天帝自會還他清白,如今金大人這般失態,要是傳到天帝那邊,保不准還會判金大人有保庇之嫌呢!」
-
金俊勉緊緊盯著那個守衛,眼神像是要將他活生生剮了一般,此時空氣凝結成了冰點,他深深呼吸了兩口氣,使自己冷靜下來,放開了那個守衛:「天帝公正無私,自然會還他清白的。請容我看望一下我的徒兒吧。」
-
那個守衛似乎也有些忌憚金俊勉的威嚴,只冷哼了一聲便識趣地回避了。
-
金俊勉在吳世勛的牢房面前蹲下,握著欄桿,低聲呼喚著:「世勛,世勛吶⋯⋯哥來看你了⋯⋯」
-
在混沌之中,聽到有人在叫著他的名字,吳世勛悠悠轉醒,無力地抬起頭,牢房旁邊的火把照亮了他的臉,清瘦的臉上有著一道一道的傷口,嘴唇蒼白龜裂:「⋯⋯俊勉哥」
-
原本清澈的嗓音如今沙啞又虛弱,一聲呼喚像一把刀狠狠地割開金俊勉的心臟,鼻子一酸,眼淚險些噴薄而出,停留在眼眶裡不停地打轉。
-
「世勛吶⋯⋯我的好孩子⋯⋯相信哥⋯⋯一定會救你出來的⋯⋯」
-
吳世勛無力地閉上眼,勉強勾起嘴角,又牽動了傷口,痛得皺起眉頭。他再次睜開眼,努力想要撐起自己的身子,可只要輕微一動,全身就鑽心地痛,他努力地想要發出聲音,卻無奈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更加嘶啞:「俊勉哥⋯⋯我⋯⋯我真的⋯⋯真的不是妖⋯⋯哥⋯⋯我好疼⋯⋯」
-
自己眼看著長大的孩子,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聽到他喊疼,金俊勉更加心痛,自責到不能自已,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不斷滾落。
-
他向吳世勛伸出手,想要再近一點,再近一點,把整個肩膀都卡在了欄桿中間,吳世勛用盡全力地抬起手,落在了金俊勉的手心。
-
金俊勉傳了一些內力給他,希望他傷能好的快些,這時那個守衛走了回來,不耐煩地說:「好了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金大人請回吧。」
-
金俊勉緊緊抓著吳世勛的手,不願放開,含著淚看著他,吳世勛眼裡也泛著淚光,努力地擠出一個微笑說:「回去吧哥⋯⋯別擔心我⋯⋯」
-
金俊勉咬著下唇,重重地點點頭,在那守衛多次催促後,松開了手,走一步一回頭,最後還是握緊了拳,不忍再回頭,只怕自己再次看到吳世勛的模樣,就忍不住把天牢裡動刑的人剝皮抽筋。
-
傻孩子,我怎麼可能不擔心你⋯⋯
-
吳世勛看著金俊勉的背影,閉上眼,一道淚水從臉頰滑落。
-
金俊勉從天牢出來後,並沒有回到自己的寢殿,而是來到了沈在元的住處。沈在元對於金俊勉的拜訪,彷彿並沒有太多的驚訝。
-
兩人對坐良久,金俊勉緩緩開口:「我檢查過了,他身上並沒有什麼記號。」
-
「如果相信,為什麼要檢查?」
-
這一句問得金俊勉一愣:「我⋯只是為了確認⋯⋯」
-
沈在元微嘆一口氣,說道:「他是從妖界帶回來的,身上若沒有妖印,他有可能是由神和妖所生,這樣的孩子是斷斷不能留的,也許當年妖界大亂,就是因為他,結果陰錯陽差,孩子命大被我們救了回來,幼年身體里有神力封印著妖氣,長大以後體內的妖氣也在不斷增強,神力壓制不住了,才會像今天這樣。」
-
「我是絕對不會讓他進誅仙塔的,在元哥,幫幫我,有沒有什麼辦法?」 金俊勉祈求地看著沈在元,然而後者只是沉默著。
-
「如果實在不行⋯⋯我替他受苦。」金俊勉回答得堅決。
-
「俊勉!你瘋了!」 -
「我是他的老師,他只是個孩子,有什麼責任當然是我替他承擔。」 - 「你!⋯⋯」沈在元覺得不可思議,站起身來有些煩躁地來回踱步:「你不會⋯⋯是愛上他了吧?」
-
「如果不忍讓他受傷,肯為他犧牲,這樣是愛的話,你說是就是吧。」 金俊勉看著地面,淡然地答道。
-
「⋯⋯我認識你幾十年,從沒見過你這個樣子。」沈在元背對著他,嘆了一口氣,看著窗外的夜色,朦朧中有著不安在蠢蠢欲動著。
-
沉默過後,沈在元轉過身,開口道:「罷了,我會想辦法的。」
-TBC-
————————————
#開度 #開度文 #exoff文 #都暻秀 #金鍾仁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CH15
/
可是世事總是無法讓人如願。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金俊勉偶爾會在大殿後發現小鳥小獸的屍體,一開始不以為意,直到有一晚,他輾轉難眠,忽地聽聞後院有細碎的聲音,便起身提燈出去查看。
-
遠遠一看,似是一隻小野貓正在吃著什麼,但那毛色純白,還有虎皮一般的紋路,體型也大些。
-
金俊勉疑惑,向前走去,那動物聽到腳步聲,猛地弓起背,對著他低吼著,他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隻小白虎,他把燈拿得近些,卻看到一雙熟悉到不行的金色眼睛,此時還染著一些猩紅,正充滿敵意地瞪著他。
-
金俊勉心裡一顫,低聲開口道:「世勛?」那白虎聽到他的聲音,竟也放鬆下來不再低吼,它頓了頓,慢慢往前走了兩步,看到是金俊勉,漸漸化成人形。
-
金俊勉看著吳世勛單薄的白衫上、臉上都是斑斑血跡,又看了看旁邊被咬的面目全非的動物,有些差異地看著他。
-
金俊勉壓低了聲音問:「你在幹什麼?」吳世勛怯怯地說:「我餓⋯⋯」
-
金俊勉連忙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後,趕忙摟了他在懷裡,回到了寢殿。
-
金俊勉幫吳世勛換了乾淨的衣服,又拿了濕毛巾幫他擦洗乾淨,焦急地問他:「怎麼回事?」
-
吳世勛聲音糯糯的,似是有些害怕:「這幾個晚上,我總是聽到有人在我耳邊,叫我喝血,叫我吃肉,然後我就覺得身體里慢慢有一種奇怪的力量,讓我控制不住自己。」
-
金俊勉聽罷,心下覺得駭然,但不露聲色,只是摸了摸吳世勛的額頭,笑了笑說:「世勛啊,別擔心,世勛可能是病了,但是哥會治好你的。快去睡覺吧!」
-
吳世勛聽話地點點頭,抱了抱金俊勉,便回到自己的房間。
-
金俊勉看著吳世勛離去的背影,心中不詳的預感漸漸擴散,那天夜裡,他便連夜去拜訪了金鍾仁的導師沈在元,詢問他有沒有遇到這樣的狀況。
-
「他是神界守護者,怎麼會有這種情況呢?」金俊勉有些焦急地在桌前踱來踱去。
-
沈在元思索片刻,忽然恍然大悟,輕聲道:「吳世勛他⋯⋯是從妖界救回來的。那時候妖界大亂,我們去平亂,發現了他,便把他帶了回來。莫非⋯⋯他是妖?」
-
「不可能,他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世勛是個乖孩子,他不可能是妖。」金俊勉詫異地看著沈在元,一口否認。
- 「是妖身上都會有記號。」沈在元看著金俊勉,而後者也是愣愣地回望著他,慢慢地,他收回了視線,盯著地板陷入了沉思。
-
金俊勉從沈在元的住處回來之後,便悄悄來到了吳世勛的床邊,輕手輕腳地檢查了他的身體,發現他身上並沒有什麼記號,也見他仍睡得香甜,便松了口氣。
-
接下來的日子,金俊勉都細心留意照料著吳世勛,趁他睡著的時候,都會運些自己的內力給他,安定他的心神。
-
看著吳世勛一天天成長的更加茁壯,出落得更加英俊,在那晚之後也再沒有發生那樣的情況,金俊勉不禁鬆了一口氣。
-
在一次天帝舉辦的仙宴上,金俊勉帶著吳世勛一同參加,正當天帝稱讚完朴燦烈金勛仁吳世勛,將來會成為優秀的守護者時,猝不及防地,吳世勛暴走了。
-
毫無徵兆地,吳世勛開始全身顫抖,金俊勉馬上察覺到他的反常,忙焦急地問道:「世勛!世勛你怎麼了?」
-
然而他並沒有回答,他低著頭弓著身子,顫抖得更加劇烈,再抬起頭時,金色的眸子完全變成血紅色的,嘴裡還露出了獠牙。
-
緊接著,聽到了杯盤落地破碎的聲音:「咣啷!」吳世勛站了起來,猛地翻倒了眼前的桌子,接著不知道是誰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天啊!是妖!」整個仙宴陷入恐慌,變得一團亂。
-
吳世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一個賓客撲去,張開嘴就咬了下去,鮮血噴濺,接著又撲向另一個,眾人全部嚇得手足無措,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跑。
-
金俊勉大驚,忙一個閃身衝上前,壓住了吳世勛的肩膀,誰知卻被吳世勛一個肘擊,金俊勉吃痛地悶哼了一聲,就被吳世勛甩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
沈在元見狀,眼中也是一凜,衝到吳世勛身邊,點了他的穴道,朴燦烈和金鍾仁二人在旁邊壓制住了他,接著金俊勉忍著痛爬起來,撲到吳世勛身邊,從手中發出柔柔光圈,讓此時眼中滿是戾氣的吳世勛昏睡了過去。
-
這場鬧劇很快地落幕,整個仙宴變得杯盤狼藉,而因為吳世勛突然暴走,也造成幾個賓客死亡。
-
天帝氣得渾身發抖:「妖孽⋯⋯妖孽!來人!把他給我關到天牢!三日後受誅仙塔刑!」
-
下完令,幾個守衛就快速上前,要把昏倒的吳世勛拖走。
-
「不!天帝!他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他不可能是妖!天帝,把他送進誅仙塔,他會死的!天帝明察啊!」金俊勉擋在吳世勛身前,跪在地上求著天帝。
-
「夠了!金俊勉,你看看你教出來的學生,做出這種事!教不嚴,師之過!」天帝指著金俊勉憤怒道,重重地「哼」了一聲後,便快步離開,只剩金俊勉仍跪在地上,呆呆看著地磚映著自己的影子。
-TBC-
——————————————
大家一定很想趕快知道他們後來怎麼了吧?
明天再更三章可好?😉
還是今晚更呢?😂
#開度 #開度文 #exoff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搬家了!👉🏻 @stay.with.__ks

《輪迴》CH14
/
但吳亦凡不知道的是,那時吳世勛對那妖將說的話,自然也傳到了朴燦烈和金鍾仁耳朵里。他們三人能夠互相感應,隔空傳音,但也只有在想要讓對方聽到的時候才聽得到。
-
所以當他們聽到這意料之外的對話時,朴燦烈和金鍾仁對視一眼。
-
「吳世勛派人在監視我們了,但是他卻讓我們聽到了他們的計劃。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
金鍾仁皺眉思索片刻,說道:「莫非⋯⋯他不是真心想要投奔吳亦凡?」
-
都暻秀不禁疑惑:「這個吳世勛,到底是敵是友?」
-
金鍾仁對他說:「在你的前世,世勛是很依賴你的,連我這個哥哥他都不放在眼裡呢,整天黏著你⋯⋯」
-
朴燦烈「噗」地一聲笑出來,壓低聲音對都暻秀說:「黑皮這是吃醋了!」
-
金鍾仁噘著嘴,有點撒嬌地說:「本來就是嘛,他都有俊勉哥了還來黏著暻秀⋯⋯」說完馬上住了口,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金俊勉的臉色,見他臉上仍是有些失落的表情,忙低下頭噤了聲。
-
金俊勉看著金鍾仁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安慰似地笑了笑:「鍾仁,我沒事的,別擔心我!可是現在,我們被監視了,這下怎麼辦?我們只能待在道場裡面了嗎?」
-
朴燦烈胸有成竹地說:「別擔心,我們在山的後面有一條下山的索道,那邊的山都是懸崖峭壁,所以沒有妖魔會在那邊監視我們。如果他們進犯,不要跟他們浪費時間,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眾人瞭然地點了點頭。
-
邊伯賢說:「人間現在開始有一些妖魔擾亂的事情了。據說湘州突然爆出瘟疫,死了很多人,這周圍的鄉鎮都沒事,這麼突然,一定跟妖魔脫不了關係!過幾天就是端午節,我們下山看看,這幾天,大家加緊練功吧!」
- 這一晚,大家吃完晚飯,就都洗漱入睡了。金鍾仁把自己的床往都暻秀的床那邊挪近了些,都暻秀和金鍾仁各自側躺著看著對方,無聲地笑了,像是在亂世浮沈中,只有對方是彼此的依靠。
-
金鍾仁向都暻秀伸出手,都暻秀看了看,將自己的手放在金鍾仁的手中,兩人便牽著手漸漸睡著了。
-
金鍾仁覺得,他好久沒有這樣牽著都暻秀的手,連在睡夢中都帶著幸福的微笑,因為他分明看見了那站在梅樹下,回眸向他翩翩一笑的都暻秀。
-
邊伯賢在朴燦烈懷裡也睡的十分踏實,後半夜有些冷了,他往朴燦烈懷裡鑽了鑽,朴燦烈微微睜眼,伸手幫他把被子蓋的緊了些,有些憐惜地在邊伯賢額頭上落下一吻,兩人相依相偎,睡得香甜。
-
而躺在窗邊的金俊勉,卻是一夜無眠,望著窗外夜空一閃一閃的星辰,隱隱約約看得到長長的銀河,忽然就想起自己躺在大殿後的草坪上,給吳世勛講過的牛郎織女的故事⋯⋯
-
思緒越飄越遠,那年的少年天真爛漫,眼裡閃爍的光芒就像天上的星光:「俊勉哥,我們永遠不會分開的,對不對?」
-
不等他回答,吳世勛鑽到他的懷裡,悶悶地說:「我不會和你分開的。」
-
金俊勉低頭看著懷裡的吳世勛,憐愛地摸了摸他的頭:「哥也不會和你分開的,哥會護你周全。」
-TBC-
—————————————
勛勉的過往即將登場✨
#開度 #開度文 #exoff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CH13
/
吳世勛站在一朵雲上,眯著眼睛,若有所思地遠望著光明聖山,隨後降落在了一座離它不遠的荒山上,右手一揮,劈出幾道風刃,掃斷了一些草木,露出一片空地。
-
吳世勛偏過頭,對著後面的一名隨行的妖將說:「看好他們,有什麼風吹草動馬上告訴我,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攻打光明聖山。」
-
他掃視了一圈同行的人,忽然看到一對紫色的眸子,心中一凜,卻不動聲色。
-
他思索片刻,戲謔地一笑:「不過,每隔幾天可以去拜訪他們一下,別讓他們過得太安生了,以為躲在結界里,就能躲一輩子嗎?」
-
妖將低眉順首地答應了:「是,少爺。」
-
吳世勛揚了揚下巴,拉著披風一角朝身體一蓋,便刮起了大風,地上的落葉和沙粒被捲起來,迷了眾人的眼睛,而當風停下來的時候,吳世勛已經不見了蹤影。那個有著紫色眸子的小妖,望著吳世勛離去的方向,輕輕一笑,竟也憑空消失了。
-
吳世勛故意飛的慢了些,回到了妖魔神殿,他踢踏著自己的靴子,果然看到吳亦凡坐在自己的寶座上,若無其事地把玩著他的戒指。
-
吳世勛不露聲色地一笑:「光明聖山風景如何?」
-
吳亦凡紫色的眸子動了動,瞭然一笑:「果然是我弟弟,對於環境的敏感度,總是高於常人呢。」
-
吳世勛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臣弟怎能與王兄相比呢?」
-
吳亦凡也是輕蔑一笑,語氣甚是不在意,但話落到吳世勛耳朵里卻使他膽戰心驚:「我覺得,你對我有所保留呢⋯⋯今天的行動,我並不是特別的滿意。」
-
他的聲音又冷了幾分,坐直了身子,往前逼視著吳世勛:「既然你知道他們在光明聖山,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
-
吳世勛的手有些緊張地攥著袖口,然而寬大的披風剛好可以掩蓋住他的慌亂,他壯著膽子抬頭,與吳亦凡對視:「臣弟不知道他們在光明聖山。今天在尋找的時候,感應到了他們,仔細一找,才知道他們在那裡的。」
-
吳亦凡眯著眼睛看著他,慢慢向後靠,表情在旁人看來甚是魅惑,然而在吳世勛眼裡,只有危險,而他也毫不示弱,直直地看著吳亦凡的雙眼。
-
對視許久,吳亦凡站起來,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吳世勛,高高在上地看著他:「我說過的吧,如果你不殺了他們,我會。你是想讓他們死在你的手裡呢?還是想死在我的手裡?」
-
語畢,在吳世勛耳畔冷笑一聲,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
最後的問句不禁讓吳世勛不寒而慄,他不是沒有看過被吳亦凡殺了的人,像先前那妖將瞬間飛灰煙滅的,其實不算什麼,對於吳亦凡來講,不夠刺激。
-
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掉某人,他會不擇手段折磨他、蹂躪他,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會用各種各樣變態的方式,卻又恰到好處的讓那人還剩一口氣,接著會給他灌藥,讓他快速恢復,接著繼續折磨⋯⋯直到他所有方法用盡,直到他玩膩,才會將那人挫骨揚灰。
-TBC-
—————————————
總算面試完了!來更文✨
#開度 #開度文 #exoff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KAISOO ENVELOPE》
made by @kaisoo____8812 /
新作品出爐❤️
開度站回歸初心
第一彈當然要先給Kaisoo💙🐧🐻
好像還沒有看到過哪個ibon站做這樣的信封
這是我畫了很久的信封模板 也嘗試了很多次~
特別設計成剛好可以放下4x6明信片的尺寸❤️
也可以放下其他的生日小卡片😉
右下角還有偽封蠟可以剪下來做封口🌸
覺得市面上的生日卡片信封太單調嗎?
這款剛好可以送給同樣喜歡開度的朋友唷~
卡片和信封一起收藏❤️
希望大家會喜歡!🙏🏻
請多多來找我認證唷❤️
-
-
代碼一:信封 A4 特殊材質
代碼二:賀卡明信片 4x6
-
#exo #kaisoo #ibon列印 #exoibon #kaisooibon #ibon開度信封 #開度明信片 #都暻秀 #金鍾仁 #開度 #開度一生推

《輪迴》CH12
/
- 五人就這麼歡樂地用完了早膳,喔,除了一個人,都暻秀,內心仍然沉浸在驚恐當中。
-
- 平時溫文儒雅的金俊勉竟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莫非是風水問題?
-
- 但是看了看身旁不停在鬥嘴打鬧的邊伯賢和朴燦烈,都暻秀突然覺得一陣頭疼⋯⋯哎,假的,孽障重啊!
-
- 幾個人吃飽了後,伸伸腳踢踢腿,又悠閒地曬了曬太陽,看了看風景,終於準備好去道場練功了。
-
- 只見邊伯賢推開道場的大門,朴燦烈大手一揚,道場里的火把皆燃燒了起來,瞬間照亮伸手不見五指的道場。
-
- 一行人走進去,不禁驚嘆,寬敞的走道,牆上的木架上,大大小小的器具應有盡有,後面還有個小小的擂台,左右兩旁還擺著各種各樣的兵器,然而在道場的盡頭,有一扇緊閉的門。
-
- 都暻秀看見了,對著邊伯賢問到:「那邊那扇門後面是什麼?」
-
- 邊伯賢道:「是可以在裡面用元神出竅,進行情境戰鬥的地方,可使你的能力更加強大,又或者能發掘出第二種能力也未可知。不過一定要小心,如果感覺不對,要立刻停止,暴走的話,是會出人命的!」
-
- 一行人聽了皆謹慎地點了點頭,邊伯賢繼續認真地說:「我們就在這裡好好的修煉,暻秀跟鍾仁需要多多培養戰鬥時的默契。三個月不長不短,我們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
- 說罷,又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些顏色各異的貝殼:「這是傳音貝,大家都帶在身上,如果發生什麼事使我們走散了,可以用這個聯繫,但只有念了秘訣才聽得到,所以就算被旁人撿去,對他們來說也只是一般的貝殼而已。」
-
- 眾人拿起了傳音貝,皆有些好奇地放在手中仔細打量著。忽然,金鍾仁和朴燦烈猛地抬起頭,眼睛同時警惕地看向道場門外,忙比了噤聲的手勢讓眾人安靜。
-
- 兩人側耳傾聽,突然不約而同地看向彼此,眼中盡是難掩驚訝。
-
-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都暻秀無聲地用嘴形問邊伯賢:怎麼了?
-
- 邊伯賢搖了搖頭,雖然心中可能有了答案,但也不敢斷定。
-
- 朴燦烈和金鍾仁對視一眼,對彼此點了點頭,然後將手放在了太陽穴旁,接著,一個飄渺但清晰的聲音傳到眾人耳里,那是一個冰冷,但是又帶著一絲軟糯的男人的聲音,說話時,彷彿嘴角還夾著戲謔的笑。
-
- 「大哥、二哥,別來無恙啊,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在哪,但是我知道我離你們不遠了。三個月後的血月,吳亦凡會大開殺戒,念在往日的兄弟情,我必須要提醒你們,他已經下令派人去殺你們了,那個人呢⋯⋯就是我!哈哈哈!我們一定會見面的,你們就自求多福吧!」
-
- 眾人都陷入了沉思。金鍾仁恨恨地心想:可惡,那臭小子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啊!
-
- 金俊勉眼底閃過深深的痛苦,他低下頭,嘆了一口氣,沉重地說:「世勛⋯⋯那麼好的孩子,終究是我害了他⋯⋯」
-
- 朴燦烈走到他身旁,用手輕拍著金俊勉的肩膀,安慰道:「俊勉哥,你就別自責了,好歹世勛也是跟我和鍾仁一起長大的,我想他不會做傻事的。」
-
- 金俊勉低著頭,思緒漸漸飄遠,彷彿看到那個古靈精怪,總是圍在他身邊跑來跑去的少年。
-
- 雖然調皮,偶爾練功也會偷懶,但他是個很聽話的乖孩子,自己看著這個少年漸漸長大,越發挺拔,五官也有著神仙般的貴氣。
-
- 金俊勉在那一日之前,都未發覺,這個英俊少年,竟然已經長的比他還高了。
-
- 那一日,吳世勛攥著衣袖,臉頰泛著微微的紅,眼神裡寫滿認真,站在金俊勉面前,低聲卻堅定地說:「老師,我喜歡你,不是那種徒兒對老師的喜歡,是戀人的喜歡!」
-
- 金俊勉聽了一愣,看著他的雙眼,心在不知不覺中漏跳一拍,但只是一瞬,金俊勉當作他又在開玩笑:「你看看你,又在調皮了。那日教你的劍訣你都背起來了嗎?為師說了多少次,習武就是要先把基本功打好才⋯⋯」
-
- 話還沒說完,沒想到吳世勛忽然低下頭來,吻住了他的唇。
-
- 金俊勉看著在眼前放大的少年的臉,一股電流從唇瓣瞬間穿過全身,他呆呆愣在原地,少年柔軟微涼的吻,輕輕地,撥動了他內心深處的一根弦。
-
- 片刻,金俊勉看著吳世勛緩緩離開他的唇,越發成熟的臉龐還帶著一絲青澀的倔強,他紅著臉,眼神飄來飄去,不敢與金俊勉對視。
-
- 那日後,吳世勛被金俊勉罰掃大殿一個月。然而,他一點也不怨,因為他分明看到了,在金俊勉轉身之際紅了的耳朵。
-
- 金俊勉閉上眼,深深嘆了一口氣,手不知不覺地攥緊。回憶終究是回憶,再也無法回到過去了。
-
-TBC-
——————————————
勛勉開虐!🙈
下禮拜六再見👋🏻
#開度 #開度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exoff文

《輪迴》CH11
/ - 金俊勉望向遠方,臉上的微笑淡淡的,淡得有如和天空顏色一樣的薄雲,聲音也是如此,但仔細聽的話還是可以聽出,夾雜著的無奈和懊悔:「那一次我們爭吵,吵得不可開交,一氣之下,我轉身而去,但我只想清靜一下,卻沒想到⋯⋯他竟回到了妖界,投奔了吳亦凡⋯⋯哎⋯說到底,他那時候也還是個孩子,都怪我那時候脾氣太大了⋯⋯」
-
- 金俊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再次恢復了原本氣質翩翩的笑容,自我解嘲道:「哎,那也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也罷!」
-
- 金鍾仁和都暻秀對視了一眼,看來吳世勛是金俊勉心上的一個疙瘩,正想安慰著說些什麼,這時邊伯賢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走出來,看了看屋頂上的金鍾仁都暻秀,打趣的話語打破了低落的氣氛:「哇!一大早就坐在屋頂上看日出,看不出來小倆口挺有情調啊~要不要用早膳?燦烈在準備了。」
-
- 都暻秀剜了邊伯賢一眼,也開玩笑道:「燦烈真是個好相公啊~還親自準備早膳,真是體貼~」
-
- 金鍾仁看著調侃邊伯賢的都暻秀,眨了眨眼,慢慢靠近,貼在都暻秀耳邊悄悄說: 「朴火雞會的我也會喔!」話音剛落,都暻秀耳尖一紅,猛地回頭,狠狠地剮了他一眼。
-
- 金俊勉看著眼前三個人的互動,心下無奈:本少爺還在這裡呢好嗎?⋯⋯⋯竟然在我面前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太過分了!
-
- 這時就聽見一聲大喊從廚房傳來:「開飯啦!!!」
-
- 邊伯賢聽到後,馬上雀躍地朝廚房一路小跑過去:「喔!燦燦~~我來啦~~」剩下三個人無言地愣在原地。
-
- 金鍾仁拉著都暻秀翻身下了屋頂,剛要帶著他去廚房,便看到金俊勉兩只可憐的兔子眼正閃著光芒看著都暻秀,看得他一臉驚恐,金俊勉馬上衝上去抱住他的手臂:「秀秀!我們去吃飯吧!」
-
- 都暻秀無言地看著抱著自己手臂的金俊勉,感受到來自身體內部的洪荒之力,源源不斷地傳到手臂上,強忍著想要把金俊勉甩回竹山的衝動。
-
- 天,他竟然沒被我甩出去,我的脾氣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
- 金鐘仁看著兩人的互動,在一邊露出憨笑:「嘿嘿嘿,秀秀這個名字真好⋯⋯我以後就這樣叫他了!」
-
- 都暻秀聽到金鍾仁的自言自語,轉頭狠狠瞪了他一眼,咬著牙說:「金鍾仁⋯⋯你!敢!」嚇得他一陣腿軟,差點沒下跪磕頭道歉,趕緊拖著金俊勉一溜煙跑走了。
-
- 然而金俊勉依舊戀戀不捨:「欸欸欸!你放開我!秀秀~~這個仁想要拆散我們!」
-
- 都暻秀扶額,無奈地搖了搖頭,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隨後走進了寢殿。
-
-TBC-
———————————
這一章大概是⋯⋯
畫風突變的⋯⋯⋯
五人組的逗比日常(?
😂😂😂
寫得不好還請見諒😂🙈
下一章就進入正軌哈哈哈
#開度 #開度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exoff文

《輪迴》CH10
/ 這一晚,再無睡意。
-
- 金鍾仁就那樣牽著都暻秀微涼的手,而都暻秀也輕輕回握著,徬佛這樣能沖淡生離死別的痛苦和寂寥。
-
- 手心的溫度在兩人之間無聲地傳遞,不需過多的言語,兩個人都知道,只要他們能在一起,就足夠了。
-
- 二人見其他人還睡得正熟,便輕手輕腳走出了寢殿,翻身上了屋頂。兩人肩並肩坐著,吹著習習涼風,看著天邊漸漸泛起的魚肚白,眼前的雲海不斷翻滾湧動,變化莫測。
-
- 沉默良久,都暻秀微嘆一口氣,開口道:「再三個月便是血月之夜了,到時候,吳亦凡那邊肯定會有動作。」
-
- 金鍾仁不置可否:「現在就已經不安寧了,我想,吳亦凡一定迫不及待想要在血月之前殺了我們,血月之後,他就可以一舉取得人間。」
-
- 二人望著天邊,當太陽穿過雲層的那一剎那,光芒萬丈,墨色的雲海瞬間被照亮,兩人都感覺到光明聖山的保護結界又強了一層。
-
- 「原來這座山是用太陽光做結界的啊⋯⋯」都暻秀有些驚奇道,但忽然想到什麼:「若是他們要來突襲,一定會在晚上,伯賢的能力是光,這對他不利啊!」他擔憂地說。
-
- 「所以他的守護者是燦烈呀,他的火光也能給他能量。雖說他們兩個都很強,但是兩個人一起戰鬥的時候,會更厲害。」金鍾仁笑著回答都暻秀。
-
- 「聽聞在伯賢的寢宮地下有道場,我們一定要抓緊練功,這三個月內,實力必會大大提升。」都暻秀也笑了笑,轉頭望著眼前的清晨美景,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沒看過這番懾人心神的景色了,不禁微微勾起嘴角,心裡舒暢許多。
-
- 都暻秀沉默了一陣,想起自己有金鍾仁,邊伯賢有朴燦烈,然而金俊勉孤身一人的影像卻浮現在眼前。心裡不禁疑惑,於是他開口問:「不過⋯既然我跟伯賢、俊勉哥都是真主,為何俊勉哥的守護者還未出現呢?另外一個守護者是誰?他在哪?」
-
- 金鐘仁望著漸漸升起的太陽,明媚的陽光映著他的睫毛有些透明,黑色的眼珠則帶了咖啡色的光芒,他神色變了變,猶豫片刻,才緩緩開口:「他叫吳世勛,是吳亦凡的表弟。」
-
- 「什麼?吳亦凡的表弟?天帝怎麼會選妖王的表弟當守護者?」都暻秀不由得驚訝地睜大眼睛,皺了皺眉。
-
- 「吳亦凡當上妖王以後,這幾百年來都一直極力想要拉攏天帝,討好他,奉承他,表面上想要表示妖界支持天帝維持三界和平,實際上安插了很多自己的眼線,比如極力推薦自己的表弟當守護者。」
-
- 金鍾仁頓了頓,繼續說:「但吳世勛是從小就被送到神界撫養長大、訓練成為守護者的,也知道吳亦凡只是想要利用他,所以一直不喜歡他的表哥,跟他也不親。」
-
- 都暻秀眼裡難掩驚訝的神色:「那他跟俊勉哥⋯⋯?」
-
- 「俊勉哥原本就是神界的人, 他的法力最強。但是⋯⋯吳世勛的來歷我並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從小就跟在俊勉哥身邊了⋯⋯說起來,俊勉哥應該算是他的老師,他是一直最疼愛他的,後來⋯⋯」
-
- 「後來是我害了他,親手把他推開,送回了妖界。」溫文儒雅中帶著雲淡風輕的聲音,從屋簷下傳出,二人聞聲,先是對視了一下,然後往下看去。
-
- 金俊勉從寢殿走出來,抬頭笑盈盈地看著並肩坐在一起的兩個人,雙目看向都暻秀,調皮地一笑,都暻秀明白了他的意思,瞬間紅了耳根,不動聲色地往旁邊挪了挪身子,拉開和金鍾仁之間的距離。
-
-TBC-
————————————
關於勛勉過去的故事即將登場✨
沒意外的話今天應該還是三更唷!
#開度 #開度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exoff文

/
我們就像被困在鳥籠中長大的鳥兒
總嚮往著牢籠外的一方藍天
.
待到我們被放出籠
卻不知道
在廣闊的藍天下
我們該飛去哪
因而畏首徬徨
天下之大
究竟何處才是我們最終的歸宿?
.
然而 勇敢去飛吧
天下之大
何處都可以成為我們的歸宿吧!
.
#開度 #莫離

/
都暻秀在遠處看到點點粉白,便知道自己到了牧童所指之處。
.
一間被十余株杏樹所圍繞的小酒家,這時杏花正開得正好,花團錦簇,顯得那小酒家絕世而獨立。
.
都暻秀翻身下馬,不禁深吸一口氣,空氣中浮動的暗香,讓他覺得十分愜意。
.
推開木門,這酒家十分寬敞,都暻秀隨便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
就在以為只有自己一人在此的時候,忽聞一人,朗聲誦道:「雨過天青雲破處,這般顏色做將來。」
.
都暻秀聽了,覺得甚是有意思,尋聲望去,才發現有一人,側對著他,正望著窗外的風景。
.
高挑的身形,寬闊的肩膀,棱角分明的側臉,一襲暗紅色的長袍,和窗外粉白的杏花相應,儼然一副美好的畫面。
.
都暻秀垂眸一笑,喝下眼前一杯酒後,站起身,對著那人鼓了鼓掌:「這位公子好雅興!」
.
他似乎有些意外,回眸望去,只見都暻秀一身天青色的衣衫,白皙的皮膚,眉清目秀,尤其對上那一雙清澈水靈的大眼睛,金鍾仁的心臟似乎漏跳了一拍。
.
「此處不常有第二人來,公子如何尋得此處?」金鍾仁轉過身,微笑著,都暻秀覺得,原本有些昏暗的酒家內似乎明亮了起來。
.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都暻秀也勾起嘴角,端起一杯酒,朝金鍾仁作了個揖。
.
「你我能在此相遇,甚是有緣。」金鍾仁也拿起酒杯,對都暻秀回了一揖。
.
兩人向彼此走去,在同一張桌子面對面坐下,相談甚歡。
.
時間似乎慢了下來,金鍾仁看著眼前溫柔的天青色,心中的陰鬱一掃而光,腦中浮現一句話:
.
他值得他的所有等待。
.
「在下金鍾仁,還未詢問公子尊姓大名?」
.
「在下都暻秀。敢問公子,為何獨自在此吟詩?」
.
金鍾仁轉頭望了望窗外淅淅瀝瀝的雨,微微一笑。
.
「為了,等一個人。」
/
-完-
#開度 #開度文 #莫離

/
輕絲細雨,鋪天蓋地,
青石的街道向晚。
.
路上行人匆匆,神色迷離淒涼,街邊的小舖也早已打烊。
轉角處,燃燒殆盡的白紙花,只剩焦黑的悲涼。
/
都暻秀坐在馬背上,扶了扶頭上的黑笠,絲毫不在意身上天青色的衣衫已漸漸被雨絲浸溼,只剩噠噠的馬蹄聲,孤單地迴盪在寂靜的街上。
.
「為何今日竟無一間酒家開門呢⋯⋯」
.
都暻秀無奈,只得悻悻離開這個小鎮,繼續慢慢地隨著馬兒,漫步在毛毛細雨中。
.
沿路青柳已抽枝,隨著微風輕輕擺動,濛濛細雨中,別有一番韻味。
.
遠遠地,聽見柔柔的笛聲,都暻秀尋聲而去,發現是一位騎在牛背上的小牧童。
.
「小兄弟,借問一下,這附近可有酒家?」
.
牧童點點頭,拿著竹笛指了指遠處,稚聲答道:「在幾里之外杏花林中。」
.
都暻秀聽了,心中一喜,謝過了牧童,雙腿夾了馬腹,快步離去。
/
斜風細雨,杏花微顫
.
金鍾仁站在窗櫺旁,望著灰濛濛的天空,微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將手中的小杯汾酒一仰而盡。
.
小廝捧著酒壺,又斟了一杯酒給金鍾仁,輕聲問道:「這位少爺可是有什麼煩心事?」
.
金鍾仁左手背在身後,右手拿著酒杯,在鼻下晃了晃,答道:「我在等雨停。」
.
「這會兒正是梅雨時節,這雨恐怕還要再下上十天半個月的呢⋯⋯少爺為何突然這樣說呢?」
.
金鍾仁依舊眺望著密密的雨絲,微微一笑:「只是忽然想念雨停後天晴時的天青色罷了。」
/
-未完待續-
#開度 #開度文 #莫離

《輪迴》CH9
/ 這一夜,在光明聖山上,邊伯賢的住處,大家吃完飯就都睡下了。
-
- 都暻秀輾轉反側,睡得並不安穩,也許是長年住在梅雪之巔從未離開過的關係,還不習慣在別處過夜。
-
- 閉上眼睛,就覺得自己好像飄浮在黑暗中,每一次醒來都發現天依然黑著,他索性不睡了,坐起身,運功調整內息。
-
- 睡在都暻秀對面的金鐘仁也一樣不踏實,他平躺著,眉頭緊鎖,眼珠轉得很快,手緊緊抓著身下的被單。
-
- 今夜,在他的夢里,一直出現都暻秀的身影。人們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許是因為他們這一世終於重逢。
-
- 金鍾仁夢到了他們的前世,一次次戰鬥,一次次受傷,一次次替彼此療傷。
-
- 畫面一轉,那一次,都暻秀被人偷襲,傷得很重,那時候他們孤立無援,都暻秀高燒不退,傷口發炎,急得金鐘仁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後來遇到金俊勉,才把都暻秀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
- 那幾天,金鐘仁一直守在床邊,寸步不離,緊緊握著都暻秀的手,一直念著:「暻秀⋯⋯暻秀⋯⋯」希望他能趕快醒來。
-
- 這時都暻秀運完功,聽到金鍾仁好像在低聲唸著什麼,心生好奇,於是來到到他的床邊,看到他英俊的臉上帶著十分痛苦的表情,眉頭糾結在一起,額角還有滴滴汗珠。
-
- 心中閃過一絲不忍,於是將手置於他的額頭上空,閉上眼,看著他的夢境。
-
- 金鍾仁的夢又是一轉,回到了他們的第一世,二人在草地上親暱玩耍的場景。都暻秀的心一顫,他現在看到的金鍾仁的夢,和他自己在金俊勉那裡夢到的一模一樣。
-
- 但是在他被燒死以後,都暻秀的第一世的記憶到那裡就結束了,而金鍾仁因為有神力護體,當時奄奄一息的他,被金俊勉和邊伯賢救了起來。醒來後,金鍾仁不思茶飯,夜裡以淚洗面,整個人憔悴得有如行屍走肉。
-
- 看到這裡,都暻秀一陣心痛,不禁把微微顫抖的手收回來,扭過頭,不忍再去看他的夢境。
-
- 我死了,喝下一碗孟婆湯,走過奈何橋,便什麼都不記得了,而他卻要在夢里,一遍一遍被傷痛折磨⋯⋯
-
- 想到這裡,都暻秀閉上眼,深深嘆了一口氣,轉過頭,再次伸出了手,輕輕撫上這曾讓他眷戀三世的臉龐,心念一動,袖口飄出些許梅花瓣,帶著一絲清香,想讓它飄到金鍾仁的夢里。
-
- 都暻秀不知不覺地望著金鍾仁的臉出了神,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反常,便趕忙收回了手,正要起身離開,卻不料,手臂被人一把緊緊拉住。
-
- 都暻秀猛地回頭,看見金鍾仁皺著眉,喃喃道:「暻秀⋯⋯別走⋯⋯」
-
- 幾個字像針狠狠刺進都暻秀心裡最柔軟的地方,看著他,眼眶不禁微微濕潤。金鍾仁拉住都暻秀的手後,漸漸轉醒,看到都暻秀坐在自己面前,眼眶微紅地看著他,才發覺自己竟然抓著他的手,以為是自己弄疼了他,便慌忙放開了手。
-
- 金鍾仁緩坐起身,他不好意思地看了看都暻秀:「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 都暻秀收回目光,沉默許久,才靜靜地開口:「剛剛,多謝你了。」
-
- 金鍾仁一愣,轉而明白,都暻秀說的是剛剛在光明聖山,如果沒有金鍾仁拉了他一把,他可能就被邊伯賢的光刃刺中了。
-
- 金鍾仁搔了搔頭:「不⋯不用謝,應該的⋯⋯」
-
- 忽然兩人間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一時之間彼此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金鍾仁知道都暻秀還需要時間接受兩個人的關係,而都暻秀正在回想剛剛看到的金鍾仁的夢,心中五味雜陳。
-
- 「嗯⋯我看你好像睡得並不是很好,所以⋯嗯⋯我以為你不舒服⋯」都暻秀看向金鍾仁,向他解釋自己為何會坐在他的床上,他的手上捏著自己的衣袖,臉上僵硬地露出一笑,試圖想讓氣氛變得自然一些。
-
- 說著說著,都暻秀的視線鎖定了金鍾仁脖子上戴的一塊玉墜,上面刻著一個雋麗的「秀」字。
-
- 都暻秀一愣,腦海中的回憶像跑馬燈一樣快速閃過,他看到金鐘仁的笑臉,他的聲音飄渺地在自己耳邊迴盪:「戴上這個,你就是我的啦!」
-
- 畫面快速轉動,他看到金鐘仁跪在他被燒得焦黑的屍體前,唯有那個玉墜還完好如初,纖塵不染,金鍾仁便把它拿下來,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
- 「等我再次找到你,一定把它還給你⋯⋯」
-
- 察覺到都暻秀的視線,金鍾仁低下頭去,才發現他正看著那個玉墜,應該是自己起身的時,不經意間從領口滑落出來的。 -
- 「啊⋯你在看這個嗎?⋯⋯這個⋯⋯」
-
- 「那個玉墜是我的⋯⋯對嗎?⋯⋯」
-
- 都暻秀頓了頓,又道:「是你送給我的⋯⋯對嗎?⋯⋯⋯」
-
- 金鍾仁聽後,抬起眼眸,驚訝地看著他:「你⋯⋯你都想起來了?」 -
- 都暻秀閉上眼點點頭,記憶中強烈的悲痛,像洶湧的海浪將他吞噬,他再也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
- 金鍾仁看到都暻秀突然落淚,有些不知所措,忙扶住他的肩膀,輕輕拍著:「暻秀⋯⋯你怎麼了?」
-
- 「你不是說,再次找到我,要還給我的嗎?⋯⋯鍾仁⋯⋯」
———————
爆字數了😂留言處繼續👌🏻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CH8
/ 巨大黑色的宮殿里,原本就陰陰森森,現在更是毫無生氣,此時此刻,氣氛緊繃得像一條拉緊的弦,隨時可能繃斷。
-
- 大大小小的妖兵跪了一地,而背對他們站在台階上的,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妖王。
-
- 有眼力的人,哦不,是妖,都知道,他們主子不高興了。主子不高興,後果很嚴重。
-
- 為首的妖將,抬起頭,戰戰兢兢地瞄了一眼妖王的背影,張了張嘴,想一想還是把話吞回去,老實地跪著,靜等妖王發落。
-
- 許久,妖王一撥他身後的黑色天鵝絨披風,轉過身來,瞪著跪了一地的下人,稜角分明的臉龐,充滿英氣的劍眉,深紫色的眸子里沒有一絲溫度。
-
- 妖王揚了揚下巴,悠悠開口:「將軍。」聲音之冰冷讓在場所有人不禁打了一個寒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
- 妖將咽了一下口水,強忍著顫抖的聲音,回答道:「是,臣在⋯⋯」
-
- 妖王踱步,靴子踩在黑曜石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宮殿里回蕩著,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
- 他坐上寶座,看都不看那跪著的人,聲音冷得能結冰:「你私自帶兵到凡間,滅了大大小小門派不說,本王在位以來,從未與他們結怨。」
-
- 妖王頓了頓,聲音帶了些慍怒:「你現在是不把本王放在眼裡了嗎?」
-
- 妖將整個額頭貼在地板上,嗑了又嗑:「大王!大王息怒啊!微⋯⋯微臣只是⋯⋯想要替大王早日達成您稱霸天下的千秋霸業啊!大王!微臣,用心良苦,請您明鑒啊!」
-
- 「明鑒?本王在位以來,一直維持著三界的和平,你不僅毀了本王的心血,還說什麼稱霸天下?!你要為你所做的,付出代價。」最後四個字,妖王是一個一個字咬著牙講出來的。
-
- 妖將跪在地上不住地發抖:「大王⋯⋯微臣知錯了!微臣該死!」
-
- 妖王嫌棄地皺眉:「你確實該死。」
-
- 一揮袖,跪了滿地的妖兵妖將隨著慘叫瞬間飛灰煙滅,空蕩的宮殿瞬間只剩妖王一人獨自坐在寶座上。 -
- 寂靜許久,偏殿響起了腳步聲,一隻白虎轉眼變成一位少年。
-
- 「怎麼,他們知道了王兄的計劃,所以王兄想殺人滅口?那王兄會不會哪天也殺了臣弟?」
-
- 妖王抬了眼眸,看清了來人,嘴角勾起一抹笑,但冰冷的眼睛里依然沒有一絲溫度:「王兄怎麼會殺你呢?世勛,我的好弟弟。」
-
- 被喚為世勛的少年走到他面前,俯首裝作恭敬地一笑:「參見王兄。」
-
- 本來有著彎彎笑眼的吳世勛,此時金色的眼眸深處隱藏了點點恨意,本應光潔的臉頰上,如今卻有著一道不深不淺的傷疤。
-
- 吳亦凡看著他,微微勾了勾嘴角,輕輕轉著手指上的戒指,似是在把玩欣賞,又似在打著什麼盤算。
-
- 吳世勛站起身,問道:「王兄,為什麼要殺了你的愛將?」
-
- 吳亦凡轉戒指的動作一停,抬眼冷道:「那個蠢貨,原本我打算讓他殺了都暻秀,他是那三個真主裡面最有潛力的人,結果都暻秀沒死,這點事都辦不好,我留他有何用!」
-
- 話音一落,吳亦凡沉默一瞬,忽然像是想到什麼,站起身,來到吳世勛面前,用力捏住他的肩膀,冷冷地命令道:「你去,幫我殺了都暻秀他們,所有人,一個,都不許活!他們是天帝選的人,殺了他們,人間就是我們的了,到時候,看那個老頭怎麼辦。哈哈哈哈!」
-
- 吳世勛看著他,所有人,那就是包括金俊勉⋯⋯想到這裡,心上閃過一絲痛楚。但只有那麼一瞬間的猶豫,吳世勛馬上順從地一笑:「是,臣弟謹遵王兄吩咐。」說罷,便要離去。
-
- 而吳亦凡忽然用手掐住吳世勛的下巴,狠狠地將他的頭抬起來逼視著,悠悠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那個~叫什麼來著?啊~金俊勉少爺,有舊情⋯⋯」
-
- 說著用另外一隻手輕輕拂過他的臉頰,有意無意地用指甲在疤痕上來回輕刮著,吳世勛聽了心裡狠狠一緊,咬緊牙關,眼中依舊平淡如水,裝作不露聲色。
-
- 而吳亦凡看他沒什麼反應,似乎還算滿意,輕輕在他耳邊說道:「你下不去手,放心,留給王兄便是。」說完,吳亦凡便抽回手,深深地看了吳世勛一眼,冷笑一聲,轉身回了寢殿。
-
- 「三個月後的今天,是血月之夜,到時候,人間非我莫屬!哈哈哈哈!⋯⋯」
-
- 毛骨悚然的笑聲仍在回蕩著,偌大的正殿只剩吳世勛一人,藏在寬袖中的雙手徬佛還在微微顫抖,而他的里衣已被冷汗浸濕。
-
- 以前的吳世勛,一直在猶豫,自己對金俊勉的感情,到底是愛是恨。但是,現在既然他已經選擇了吳亦凡,他便沒有退路。
-
- 心一狠,幻化為白虎,一陣風似的離開了妖魔神殿。
-
-TBC-
——————————
到此全部主角都登場了✨
所以白虎就是我們世勛沒錯啦❤️
晚一點還有一章 是開度開度開度😏💕
話說我的文讚數越來越少😂😂
是不是大家不愛看啊😂
這可怎麼辦😂 離完結還有一大段呢😂😂
#exo #exoff文 #開度 #開度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輪迴》CH7
/ 聽到這裡都暻秀的眸子暗了暗,冷冷地說:「師父、師兄師弟,全部都死了⋯⋯是妖魔害的⋯⋯」
-
- 邊伯賢瞪大了雙眼,眸中閃過一絲驚慌,有些重心不穩地倒退兩步,被眼疾手快的都暻秀扶住。
-
- 他失聲道:「什麼?!怎麼會?」
-
- 都暻秀答:「那年你走後,師父派了任務給我,於是我便下了山。沒想到在我走了沒多久,妖王手下的一個將領竟然私自帶兵,屠我派滿門。沒想到妖魔這百年妖魔壯大得如此之快,連師父也⋯⋯」
-
- 邊伯賢聽罷,也甚是悲憤:「他好大的膽子,只是妖王手下的一個奴才,竟然心思動到我們門派上來了!」
-
- 「不只我們門派,他這一次,竟然連幾個百年的門派都滅了,小門派更不用說了⋯⋯」
-
- 四人聽到這,皆低頭沈默。都暻秀頓了頓,繼續說:「那時我在半路,得知同門遇難,而且妖將的手下還在追殺我,只好一路逃到梅雪之巔,那裡天氣極寒,妖魔上不來。」
-
- 「後來我偷偷回去看過,發現師兄師弟們皆是在睡夢中被掏心,直接斃命,而師父竟然內力全無⋯⋯想必,也是那人搞的鬼⋯⋯」 -
- 都暻秀低頭咬著牙,心中憤怒使他十指緊握成拳,指關節泛起了白。
-
- 金鍾仁站在一旁看著他,只覺得一陣心酸,難怪他第一次見到都暻秀時,逼問著他是不是妖時,眼裡充滿殺氣。
-
- 金鍾仁看著他單薄的肩膀,好想把他摟在懷裡。他想起前世的他們,只要在都暻秀心情不好的時候,他都會抱著他,都暻秀靠在他的胸口,兩人就那樣坐著,即使不發一語,也覺得安心。
-
- 金俊勉和邊伯賢也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前者拍了拍都暻秀的肩膀,安慰道:「只要我們三個在一起,只要我們三個都好好的,沒有過不去的坎。」說罷,又看了看金鐘仁,微笑著說:「當然了,還有這位公子。」
-
- 話音剛落,一聲鳥鳴從山上傳來,四人皆抬頭,只見一隻有著華麗羽毛的大鳥,帶著一束火光直直衝上天,像煙火一般,照亮夜空。
-
- 都暻秀不由得驚奇:「是鳳凰!伯賢,我不知道你還有養鳳凰啊?」
-
- 金鐘仁看著那只在天空展翅的鳳凰,嘴角一勾,開口道:「是火雞。」三人聽了,皆是一陣笑。
-
- 那鳳凰在空中盤旋一陣,落了下來,拍了拍翅膀,竟然也幻化成人形,是一個有著紅頭髮,一身橘紅色衣服,十分高大帥氣的男子,他有著好看的桃花眼,和精靈似的耳朵。
-
- 他大步來到邊伯賢旁邊,一把摟住他,對著金俊勉眨眨眼:「怎麼能少了我呢?」
-
- 邊伯賢笑了笑,用手肘推了他一下,對著大家說:「介紹一下,這是朴燦烈。」
-
- 幾個人互相點點頭,認識了之後,邊伯賢邀請道:「天色已晚,各位請隨我到寒舍用膳,今晚就會在這裡歇息吧。」便用手生了個光球,將一行人籠罩住,往山上飛去。
-
- 金鍾仁站在朴燦烈旁邊,用肩膀撞了他一下,戲謔道:「過的不錯嘛,朴火雞。」
-
- 才剛說完,朴燦烈便毫不客氣地朝金鍾仁的後腦勺拍了下去:「你小子,皮癢了是吧?小心等一下我燒黑你的毛!啊對了,我忘了,你本來就是黑的了。」
-
- 金俊勉和邊伯賢聽到咯咯笑了起來,連一直沉默看著光球外景色的都暻秀也不禁莞爾。
-
- 那抹微笑恰巧被金鍾仁的雙眼捕捉到,心中不由得一暖,臉上也漾起笑容。
-
- 金鍾仁覺得,都暻秀的微笑就像最亮的星,照亮了與他相遇前,自己一如既往漆黑的夜空。
- -TBC-
———————————
新人物登場✨
大家會不會覺得這幾天一直被我洗版😂😂😂😂
今天要不要更三章呢?(為了排版😂😏)
#exo #exoff文 #開度 #開度文 #開嘟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今日瘋狂産圖🌚
要更新啦‼️
送上一張kaisoo❤️
我好似比較中意呢種風格❤️
以後可能會岀多d呢種❤️
-
鍾意kpop同畫畫嘅廢青🧚🏻‍♂希望路過嘅可以支持下💕
可以follow個人ig👉🏻 @ltc_1111 -
-
Plz like and follow @dodo.workshop 👶🏻
😭I need your support🌟thankssss
-
#art #exo #exohk #idol #do #kai #chanyeol #beakhyun #suho #sehun #xiumin #lay #chen #story #drawing #painting #畫畫 #手作 #手繪 #繪 #週邊 #art #exo專輯 #exo淨專 #exo小卡 #exo週邊 #exo公仔 #kaisoo #kaido #開度 #exodrawing

《輪迴》CH6
/
- 金俊勉和都暻秀站在前面,負手而立,兩人綰起的頭髮和衣袖隨風飄揚。
-
- 金鍾仁坐在雲上,望著都暻秀消瘦清冷的背影,默默覺得心疼,這麼多年,自己獨自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
- 而剛剛從竹林里走出來的都暻秀,用陌生又防備的眼神看著他,雖然他已經歷經了三世,但還是無法習慣,因此更讓他覺得心痛。
-
- 過了幾百年,他終於找到我了,但是,他終究還是忘記了吧。
-
- 金鍾仁心想著,看著兩人的背影,發起呆來。
-
- 過了許久,都暻秀的聲音打破沉默:「俊勉哥,我們要找的人,在哪裡?」
-
- 「那座山,在白天是看不出差異的。我們只需跟著太陽,一直往西,在太陽落下地平線之前,我們定能找到他。」
-
- 都暻秀凝視著遠方,看著落日,喃喃道:「他是什麼樣的人?」
-
- 金俊勉淡淡一笑:「你見到他便知。」
-
- 大約又過了一個時辰,晚霞已經漸漸織上天空,從西邊的橘紅、檸檬黃、薰衣草紫,越往東越暗,天藍、靛藍、墨藍渲染開來,甚是美麗。
-
- 「我們到了。」金俊勉指著不遠處的一座山,都暻秀和金鍾仁心中正疑惑著,在太陽即將消失在地平線的剎那,那座山竟然亮了起來,是和落日余暉一般,柔和的光束,都暻秀和金鍾仁不由覺得驚奇。
-
- 三人從雲上下來,發現雖然已經日落,但整座山徬佛連樹葉和土壤都散發著光芒。
-
- 正當三人沿著路繼續往前走時,金鍾仁心念一動,忽然聽到空氣中細微的利刃破空而來的聲音,忙伸手拉住都暻秀的手臂。都暻秀一驚,被他拉住後退了幾步,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幾只光刃直挺挺地刺在他們前一秒站在的位置。
-
- 二人一驚,警覺起來,都暻秀白扇緊握在手,金鍾仁變身成黑豹,全身緊繃盯著光刃刺來的方向。
-
- 只有金俊勉仍舊泰然自若,他繞開深入土中的光刃,朗聲對著山上說道:「這就是你送給我們的見面禮啊?伯賢?」
-
- 伯賢?都暻秀只覺得這名字耳熟,冥冥之中好像想起來什麼。
-
- 靜默片刻,一個光團從山上悠悠飄下,裡面還傳出了一個慵懶的聲音:「哎呀⋯俊勉哥對不起嘛,我這剛剛不是在睡覺嘛,沒看清楚是你啊。」
-
- 話音剛落,光團周邊的光芒漸漸變暗,一個少年從光團里翩翩走出。此人身著一襲鵝黃色的罩衫長袍,領口、袖口,還有長袍的下襬皆鑲著金絲,腰間還有一把金色的佩劍。
-
- 被喚作伯賢的少年,容貌年齡看起來與都暻秀十分相似,他們都有著白皙的皮膚和烏黑的頭髮。
-
- 不同的是伯賢的眼角微微下垂,有一種無辜的感覺,薄薄的唇瓣微笑起來十分溫暖,像春日般的煦陽,有別於都暻秀清冷、生人勿近的氣場。
-
- 伯賢走了兩步打了哈欠,揉了揉眼睛,看著金鍾仁說:「哎,俊勉哥我說你來就來吧,你旁邊這小哥還帶著一隻大貓咪是怎麼回事啊?」
-
- 金鍾仁變回人形,眼中仍是戒備地看著他。
-
- 「哇!原來不是貓咪!不好玩⋯⋯」
-
- 都暻秀仔仔細細地看著伯賢,忽然腦海裡快速閃過一些影像,他試探著問:「⋯⋯你是⋯⋯邊伯賢嗎?」
-
- 邊伯賢轉頭看著都暻秀,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眼睛忽然亮了起來:「都暻秀?!」
-
- 兩人相視而笑,激動地走向對方並一把抱住。
-
- 「哎唷暻秀啊想死你了我!這幾十年你去哪裡了啊?師父呢?其他師兄師弟呢?」邊伯賢捏了捏都暻秀的臉頰,興奮地問道。
-TBC-
——————————
新角色登場✨
上一話的白虎不是伯賢喔😂
再猜猜看是誰呢~?
#開度 #開度文 #開嘟 #exoff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stay.with.__ks

《輪迴》CH5
/
- 金俊勉在都暻秀面前坐下,看著他呆坐的樣子,微微嘆了一口氣:「都想起來了?」 -
- 都暻秀木然地點點頭。
-
-「這就是命運。暻秀,我們都是被天帝選中的人。」
-
- 都暻秀抬頭看著金俊勉,三世記憶還在他眼前不斷閃過,與金鍾仁的三次生離死別,讓他的心好痛⋯
-
- 彷彿對金鍾仁的情感早已深入骨髓,只是隨著輪迴重生,回憶被塵封,如今,重新被喚醒的記憶,讓他心中五味雜陳,左胸口的痛楚是那麼的清晰⋯⋯
-
- 都暻秀不禁哽咽了起來,他緩言問道:「俊勉哥,那⋯⋯保護你的人,他找到你了嗎?」
-
- 語畢,都暻秀看到金俊勉眼裡快速閃過的一絲悲傷,見此,他心裡有些訝異。
-
- 「我想⋯⋯他是不會來了。」
-
- 金俊勉抿了抿唇,轉頭望向窗外的竹林,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微笑,想起那個有著彎彎的笑眼,總是穿著一身象牙白色衣服的少年,痛在不知不覺中蔓延整個心臟。
-
- 我已修煉百年,卻從沒感應到你的氣息。若你真心恨我,我也不怪你,至少,不用再和我一起受苦。
-
- 當金俊勉再轉過身來,剛剛的情緒已經不復存在。
-
- 「現在眼下最重要的事,是找到另外一位真主並和他會合,我們三個,一定要一起行動。」金俊勉看著都暻秀,仔細叮嚀道,說完,他放下手中的茶杯,便帶著都暻秀一同離開竹屋。
-
- 一陣風吹過翠綠的竹林,發出沙沙的聲響,一直坐在竹林外大石頭上等候的金鍾仁,站起來理了理衣服,在石頭旁有些焦躁地踱來踱去。
-
- 聽到竹林傳來窸窣的聲音,金鍾仁看到金俊勉和都暻秀從竹林小路走出來,而竹林又在他們身後像門一樣聚合。
-
- 都暻秀抬眼就撞進金鐘仁漆黑的眸子里,耳畔忽然回響起前世他死前對金鐘仁說的話:「下輩子,讓我找到你⋯⋯」
-
- 心臟徬佛被誰捏在手裡,狠狠地緊了一下。
-
- 都暻秀不相信命運,從來就不相信。他相信,這只是巧合,等金鍾仁傷完全好了,他就會離開。
-
- 我才不需要他保護呢⋯⋯命中注定什麼的,我才不相信!
-
- 就算是前世的記憶回來了,都暻秀還是十分抵觸對於眼前剛認識的人是自己三世戀人的事實⋯⋯
-
- 想到這裡,都暻秀倔強地扭過頭走開,他表面心如止水,只有耳尖的一抹緋紅出賣了他的內心。
-
- 金俊勉笑盈盈地站在一旁,都暻秀的反應全被他看在眼裡,而金鍾仁在都暻秀出來時,充滿期待的眼神在他扭頭走開,裝作沒看到他的那刻黯淡了下去。
-
- 金俊勉只是走到金鍾仁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給他一點時間吧。」
-
- 說的也是,在每一次都暻秀死後,等待他的輪迴,等待和他再次相遇的空白的千年裡,這麼久我都等了,也不差這一時。
-
- 金鍾仁只點了點頭,金俊勉便和都暻秀御風離開竹山,金鍾仁也招來一片雲,跟在他們身後離去。
-
- 竹山再次恢復了平靜,風快速地掠過竹林,一隻白虎悄無聲息地從竹林中走了出來,白色的毛勝雪,黑色的條紋如墨,沒有一絲雜毛,在陽光的照射下徬佛有著玉一般的光澤,一雙金色的眼睛,凝視著三人剛才離開的方向,許久,才又轉身隱入竹林。
-TBC-
—————————
猜猜看白虎會是誰(⁎⁍̴̛ᴗ⁍̴̛⁎)
應該很好猜😂
#開度 #開嘟文 #exoff文 #kaisoo_____8812輪迴 @stay.with.__ks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