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紗瑜ff文

8 posts

TOP POSTS

©doodoo
HEARTBEAT
03
-
那時候的湊崎紗夏很愛笑。
就好像,不懂得把兩片唇閉上,一天到晚的露著大白牙。眼睛閃著喜亮,就如高掛天中澄明的彎月,動人心弦。
雖然周子瑜以前常常說她動不動就這樣大笑,完全沒有淑女應有的儀態,但看著湊崎紗夏活潑開朗的笑顏,周子瑜的心底裡,其實喜歡得緊。
.
慢慢潛移默化之下,周子瑜內向的性格也被湊崎紗夏影響得,起碼能在外人面前談吐自如。當然,只限於普通的話題,還是遠遠比不上像湊崎紗夏般健談。
升上高中後,兩人的見面時間越來越少,像周子瑜看著湊崎紗夏一樣,上揚的嘴角漸漸變平。
周子瑜想過很多原因,為何湊崎紗夏會日漸抑鬱。
學習成績?不是啊,她一直名列前茅。
家庭紛爭?沒有啊,我們兩家很親近,有事她一定會告訴我。
青春期什麼的?不會吧,高三應該習慣了啊。
那麼...難道是情感問題?
周子瑜呆住了。
.
「紗夏歐尼...怎麼來了?」
「約了別人...」
「男生嗎...?」
.
此時的周子瑜,才意識到這點。
對呀,歐尼已經不是圍在自己身旁跳來跳去的笨笨小女孩了。
她有著最可愛的性格,最甜美的笑容,最完美的身高。男朋友...也是該有了吧。
可是,她怎麼沒有告訴我呢?
周子瑜把自己的鬱悶歸咎於,湊崎紗夏沒有把她交男朋友的事跟她說而已。
嗯,僅此而已...
.
「歐尼...」手掌處加劇傳來的痛楚把周子瑜喚回了現實。她的手,依舊被湊崎紗夏抓著。
湊崎紗夏停住了腳步,沒有回頭。
「怎麼了?」聲音哽咽著。
「手...痛...」周子瑜低著頭,小聲道。
感覺對方慌忙放鬆了力度,隨後又傳來了吸鼻子的聲音。
「走、走吧」
湊崎紗夏在哭...?
周子瑜把心一橫,不知怎的就拉著湊崎紗夏轉過身來。
周子瑜喜歡湊崎紗夏笑,同時,她對於湊崎紗夏少見的淚卻毫無抵抗力。周子瑜知道,只有在她無法壓制之時,才會哭出來。因此,周子瑜也暗暗發誓,再不會讓湊崎紗夏流淚。
「歐尼,」周子瑜不理會湊崎紗夏閃避的眼神,視線落在對方尚未乾透的淚痕上,心中一痛。
「我們...還是永遠的好朋友吧...?」
湊崎紗夏低下了頭,夜色朦朧下,髮絲擋住了她的臉,身子卻不住微微顫抖。
「有什麼事...都不要藏著...好嗎?」
沒有回答。
左右行人依舊如匆匆擦過,馬路汽車依舊鳴笛前進。
身邊一切就像快進鏡頭,如行雲流水般;又或者,是兩人之間變成了慢鏡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只有兩分鐘,又好像過了二十分鐘,湊崎紗夏,只是緊緊拉著周子瑜的手,好像再沒有明天般,拉著周子瑜的手。
這是漫長的沉默。
「對不起」
當周子瑜回過神來,湊崎紗夏已經拋下這句話,跑到很遠的街尾去了。
周子瑜凝視著冷冰冰的手心,輕輕合上五指,嘗試抓回已經不存在的溫度。
她好像,還未習慣失去。
尤其,是湊崎紗夏。
-
//待續//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
«你的溫度» 序
×××××××××
雖然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
要在真正愛上你之前放棄這個念頭
可我根本就做不到
我所憧憬的愛情
很簡單
不用電視劇般的波折
不用刻骨銘心的經歷
只要我們彼此相愛
平凡地享受我們之間的時光
生活中偶爾的小驚喜
勝過那些昂貴的禮物 龐大的排場
違反世俗的愛又如何
我只想 讓你感受我的心那灼熱的溫度
你能回頭 看我一眼嗎
×××××××××
本文設tag
💓
#twiceff #twiceff文 #twicegl文 #twicecp文 #紗瑜 #紗瑜ff文
🔥
喲 紗夏文 終於…
第一次寫GL 請見諒🙈
希望你們喜歡 我會努力的
最後 紗瑜是真愛~
沒有任何東西可打倒的真愛(:p

©little fairy
HEARTBEAT
05
-
前一秒,自己的手腕還在被湊崎紗夏緊緊攥著
轉眼間,連一丁點觸感都蕩然無存。
雨點灑在手心之上,滴滴滑落。
扯走了,殘存的溫度。
只剩下虛無。
冷冰冰的。
周子瑜的視線重覆交疊著,糊得失焦。她看到,那單支路柱上有兩盞燈...
.
思緒混沌一片。
她有太多的不解
在未來得及反應之時已如潮水湧上。
為什麼,湊崎紗夏會忽然在大門出現?為什麼她說在等男生?為什麼她突然哭了?為什麼她一言不發又跑走了?
.
她什麼都不知道
唯一的是,她滿腦子都是湊崎紗夏。
.
低頭,一封信紙忽然映入眼簾,
在,湊崎紗夏方才站著的位置。
周子瑜彎腰,三指夾起信封一角,將其拿到眼前。
只見上頭黑色的墨水已在雨水的咒語下化散而開,
然而仍能辨認出潦草有力的筆跡,該是出自男生之手。
粉紅色的外層染色,已讓周子瑜隱約明白信的來意
然而還是勉強壓制著不祥預感,抽出了信紙。
.
對不起...雖然偷看別人的信很缺德...這次也管不了。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
艱難地說服了自己,周子瑜把眼睛瞇成一條縫,視線投向最頂的字行。
.
「湊崎紗夏,我喜歡妳。」
「——」
才第一句,周子瑜已經看不下去。抓著信的右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急速起伏的胸口之上,久久不能平息。
.
湊崎紗夏所說要見的男生,就是他嗎?
寫信的人?
冷、冷靜,她也該是要交男友了 別大驚小怪!
此刻的心亂如麻
感覺到自己不受控噗通噗通亂跳的心臟
喘著粗氣
臉上卻無意識地掀起一抹苦笑
或許,是要掩飾受傷。
.
雖然早已預料到這一天的到來,但原來真切感受時,心,會這麼痛。
像被利刃狠狠刺穿皮肉,一抖,捅入心臟,再從背後穿出。感覺到,流淌的腥紅迅速化散,瀰漫著戾氣一般...
真的很痛...
.
眼眶失焦得很嚴重 如末日黑暗,周子瑜什麼都再感覺不到。
一次又一次,
不覺肩膀撞甩迎面的路人
亦不聞橫過馬路時汽車憤怒的鳴笛聲
雙腿自動向著前方踏出 卻是毫無力氣
晃悠著。
.
而雨,越刮越大。
根根細針,針尖上刻著刺骨麻痺感
痛楚,滲入每寸毛孔。
行屍走肉到家樓下,早已落得滿身濕透,雨水順著下顎滴落。
混雜著,她的淚。
.
「妳怎麼啦?快進來!看妳失魂落魄的樣子,又不帶傘小心給我淋病!愣著幹嘛?」老媽打開了門,口中只有責罵,卻能在眉目間看出無限擔心,一手扯了周子瑜回屋。
.
「對不起,媽...讓我靜靜...」
隨便丟下書包,周子瑜踉蹌拉開房門,倒在床上。
燈也無暇打開,就那樣把頭深深埋在被子之中,終於啕嚎大哭起來。
她也不知道,為何要哭。
很亂很亂...
此刻,她更想念湊崎紗夏了。
還有,她的一蹙一笑。
周子瑜很怕,再不想著湊崎紗夏的話
就會失去她了。
然後,再不回來。
.
這夜,留以思念。
我的要求...很卑微。
活在我的記憶中,至少,還能永遠留住妳
在,我的懷中...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나의 하루
短篇
HEARTBEAT
01
-
黃昏6時,翰林高中。
「快點,再快點!衝!」一個中年男人在室內球場破口大喊。
脫手而出的皮球偏離了原本的航道,啪一聲被周子瑜雙手擋下。
「下一個!」那中年男人教練一眼也不看,馬上叫下個球員起步。
周子瑜甩了甩被球打得發痛的手,暗自歎口氣。
.
周子瑜是學校手球隊的守門員。剛入學時因為身高腿長,運動神經也不錯,就被體育部招攬了,這龍門,一做就是兩年,直到現在,高二。
.
還沒反應過來,另一個皮球已經高速飛來!
「嚓」
球清脆俐落地射進了龍門的死角,隨著潸潸而下的汗水,破網而出。
.
「怎麼搞的!不是叫妳抬手伸腳嗎?高球啊!你要看球怎麼從手裡打出啊!他舉那麼高 分明就是上路...」
面對教練的責罵,周子瑜只能點頭。然後,又要繼續準備撲走一個又一個球...
.
手球就是這樣,球員射不進,沒事發生再來過;龍門擋不到?挨罵吧。
別人入球時,還附贈掌聲,表面上是讚許漂亮的進球——但實際上,聽在守門員的耳裡...
更像在嘲笑你的無能。
已經在沮喪低頭拾回進球時,再添上諷刺。
至少...大部分人是這樣認為。
這一切在堅強的周子瑜身上也不覺得怎樣,甚至毫無怨言。
.
是自己守得不夠好。
每一次,她都是這樣對自己說。
把責任全攬起了,反而令她更低落的愧疚感。
.
「好了,今天先到此為止。」教練皺著眉,淡淡地點了一下頭,拿起背包轉身而去。
.
其實他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周子瑜自嘲地苦笑。
跟隊友道別過後,周子瑜也走出了校舍的室內球場。
下樓,看著已昏暗的夜色。
遠處一點一點的燈光變得模糊,放大了好幾倍。
一眨眼,便凝成結晶落下,臉上隨即劃過溫熱。
.
到底我在做什麼...
.
周子瑜深吸一口氣,眼窗重新對焦著前方的街道。
在人來人往的路上,周子瑜看見她焦急的身影...
她的臉...逐漸清晰起來。
.
「子瑜...」
眼前的人擔憂地把手箍上她的脖子擁住了她。
「紗夏歐妮...怎麼來了?」吸了吸鼻子。
.
從小到大都是鄰居的兩人一直都很親,湊崎紗夏很依賴周子瑜,周子瑜也經常保護這姐姐。高三的湊崎紗夏平時都會在學校出面的街上等跟周子瑜一起回家,卻從來沒在周子瑜手球練習後等待她。
.
「約了別人...」湊崎紗夏小聲說道。
「男生嗎...?」周子瑜的心好像莫名地被揪痛一下。
湊崎紗夏這才鬆開了懷抱,卻沒有回答,只是牽起周子瑜的手,看著前方一直走。
周子瑜凝視著她的側臉。
風輕輕吹起湊崎紗夏順滑的黑髮,伴著清甜的香氣輕輕起舞。皎好的五官和微翹的上唇...
周子瑜突然感覺,這每時每刻都待在一起的湊崎紗夏,今天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summerpomu
HEARTBEAT
04
-
淚水止不住湧上喉嚨的心塞,卻是模糊了視線。眼前的街景瞬間放大,成了點點金光,映照著此刻夜夢般的思緒。
一路跑著,風,硬生生撇走了眼眶裡的溼潤,順著臉脥滑下。
滴答。
這滴淚,就像交響樂團的領唱,召來了漫天微雨,指揮著雨點,交奏落寞得激昂的樂譜,一一刺在湊崎紗夏的臉上、身上、手上。
湊崎紗夏知道,周子瑜一定在會背後呆呆立著良久,才會懂得抬頭;才會懂得起步。
她不忍心,但,更忍不住。
她怕再跟周子瑜待多一秒,就會忍不住撲上去;怕再跟周子瑜牽手多一秒,就會忍不住永不放開;怕再跟周子瑜對視多一秒,就會忍不住表明心意。
她怕,周子瑜會知道,心裡,最深處的情意。
.
或許,是一開始是看到對方萌呆的模樣
或許,是對方在漫長相處之中流露的寵溺
或許,是對方在每件事情上都努力不懈的認真
不知哪時開始,自己已經愛上了這樣的一個周子瑜。
.
能永遠守護在她身邊就好了。
是,她很愛周子瑜,很愛很愛。
愛到,可以為她奉上一切,包括一生青春。
只是,她更怕失去周子瑜,很怕很怕。
如果周子瑜只是把我當成姐姐的喜歡,她知道真相後,會怎樣想?
湊崎紗夏能接受周子瑜不愛她,但無法想像周子瑜不理會她。
當某些平衡被打碎,隨之而來的只會有尷尬,以及一步步擴散的疏離,侵蝕著兩人間如絲的關係。
維持現狀...該是唯一辦法了吧。
一直以來,湊崎紗夏是這樣想的。
然而聽了那番說話,她的心,再無法被控制。
-
一小時前,翰林高中,黃昏6點。
湊崎紗夏在空無一人的課室裏執著筆,埋頭苦幹。紙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秀麗的字跡,透露了她專心時長之久。
「終於搞定了~」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甩了甩酸軟的手臂。正伸著懶腰,準備離開之際,卻睹見門邊閃過一身影。
「誰?」她疑惑地提高聲量。
過了幾秒,門口處才傳來一把男聲。
「既然妳發現,那我也不怕光明正大找你了。」語畢,那高挑的男生擒著笑意,推門進入。
「你來幹嘛?」湊崎紗夏皺眉道。她認得那人,是隔壁班一個行事高調拔扈的男生,卻不知如何迷倒一眾無知少女。
「表白。」那個男生面無表情地說著,邁步走近湊崎紗夏的桌子。然後,隨手放下一封潦草的信。「我寫給妳的。」
湊崎紗夏冷嗤一聲。「你可對得住你那班少女粉絲了。」
「我不喜歡她們。」
「那你...」
「我喜歡妳。」還未等湊崎紗夏說完,他已經搶過了話,依舊是那副沒心沒肺的表情。
湊崎紗夏不屑地搖搖頭,輕嘆一聲,把信向對方推了回去。「我不接受。」
「為什麼。」男生聲音低沉。
「不需要原因,我不喜歡你。」
那人一睹湊崎紗夏本子上的合照,嘴角挑起一抹冷意。「因為妳喜歡別人。」
湊崎紗夏握緊了拳。
「...是又怎樣。」
「...周子瑜。」男生戚起了眉。
湊崎紗夏緩緩站了起來,微微抬頭正視著那人,卻是一言不發。
「你想幹嘛。」話語間,已帶著些微慍怒。
那男生聳聳肩,道:「別這樣看我,我不是無恥之徒,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妳和她的事情。因為,我喜歡妳。」
看到湊崎紗夏沒有任何表示,他續道:「我表白失敗了,自然不能裝酷囉。但我也不會令自己太難堪。」他移開視線,看著遠方的窗戶。「只是,周子瑜她...始終要嫁人,而妳,將要看著她穿著婚紗,步入禮堂,幸福地對她的丈夫宣誓。妳能做到嗎?」
湊崎紗夏怔住了。
要親眼看著子瑜嫁給另一個男人,她可以接受嗎?
雖然她知道這樣的想法有點自私,但她自問...
不能。
「正如我現在一樣,也無法擁有妳。但,今年已經是高三,明年我們會各自遠走高飛,沒什麼可能重遇。現在,至少我表明心意了,成功與否,亦再無遺憾。」那個男生首次露出苦笑,揚了揚手中的信。「那麼....再見,祝妳幸福。」
.
門輕輕掩埋,課室只剩下湊崎紗夏的空虛感。
她徹底陷入了混亂,呆立在名為抉擇的十字路口之中,迷失方向。
默默守護著周子瑜,辛苦嗎?對,很辛苦,但她心甘情願。她也想可以像那個男生般毫無顧忌地告白,可是,又何嘗容易?
只要子瑜幸福,就足夠了。
但一想到子瑜終有一天要成為別人的妻子,有著美滿家庭,湊崎紗夏的心堵得慌。要放手,似乎更艱難百倍。
不能再想像下去,她不想失去周子瑜。
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
湊崎紗夏死命地奔向樓下,向著學校正門跑去。此刻,她迷茫焦躁得無法思考,也不理會周子瑜的手球訓練完結了沒有。她,只想第一時間看到周子瑜,撲進對方溫柔的懷抱裏,聞著她獨有的清香,聽著她軟糯動聽的嗓音。哪怕僅僅一秒,也好...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Gemini
HEARTBEAT
02
-
湊崎紗夏的背影在夜色中,化成七年前的那一天。
.
炎熱夏天,幾棟矮樓旁的一塊空地。
「嗨!我是我是新搬來隔壁的湊崎紗夏!」十歲多的女孩可愛地笑著,伸出手掌,「多多指教!」
「...」
眼前的人兒只是一臉茫然地眨眨眼睛,好幾秒後,也才慢慢遞出自己的臂輕輕握住對方。
「我們以後是鄰居了!」湊崎紗夏抽出對方口中的棒棒糖,咧嘴道,「來嘛,也應一下我,這樣自言自語好無趣。」
.
周子瑜從小都內向文靜,很少表露自己的情感。尤其是對不熟的人,相處時總感覺有點忸怩,加上天生呆呆的性格不多說話,讓人感覺到不多不少也有些冷酷。
.
但對於湊崎紗夏,由第一眼看到她開始,周子瑜莫名地產生一份信賴感,雖然表面上的表達還不多,但看著湊崎紗夏天真的容顏,嘴角已經不自控地上揚。
她笑了。
而且是由心出發的笑容。
能令周子瑜在陌生人面前展露笑顏,湊崎紗夏,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呀~原來還會笑嘛,笑多點啊,多可愛。」湊崎紗夏把吃到一半的棒棒糖舔了一下,隨後又塞回周子瑜的口中。
糖香的餘韻飄留在舌尖之上,徘徊兜轉。湊崎紗夏意猶未盡地吞下,嗯,很甜蜜的味道。
「明天六時,一起上學!」
閃爍懇切星芒的雙眸,像在祈求許可,直直地瞪著周子瑜。
「嗯...」
周子瑜在喉嚨裡擠出第一個單音節,答應了湊崎紗夏。
「耶!!」湊崎紗夏高興得蹦蹦跳,來回甩著她的手臂,「明天見!」然後繼續踏著跳步離開了。
她卻不知道,周子瑜為了說出那個字,鼓盡了多少勇氣。
.
直到湊崎紗夏消失在視線範圍,周子瑜才喃喃吐出一句
「明天見...」
說完,卻又笑了。
-
第二天,周子瑜早早起了床,下樓去等一個昨天才首次見面的人。
然而,過了十多分鐘還沒有看到那個過度活躍的身影出現,於是便膽顫顫地走到對方的大門,輕輕敲了門。
「等等!!!我很快下來!!」
聽到樓上傳來一陣高音,周子瑜無奈地笑了笑,看來是賴床晚起了吧。
終於又過了十分鐘,大門被撞開,湊崎紗夏手忙腳亂咬著麵包衝出來,看到周子瑜便笑逐顏開地說:「早安啊!」
「早安。」周子瑜淡淡笑道。
「對不起啦剛剛遲了點,妳等了那麼久沒關係吧?」湊崎紗夏露出雪白的牙齒,親暱地挽著周子瑜的手。「對了,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
「周子瑜。」
「周子瑜...子瑜...」湊崎紗夏略有所思地說,「很好聽。」
「那麼以後我就叫妳子瑜了喔!」
「嗯。」周子瑜也彎起嘴角,臉上的酒窩十分可愛。
兩人對視一眼,一高一矮的背影肩並肩走回學校。
.
「我的課室到了!」良久,湊崎紗夏再次發話,臉上盡是興奮之情,「放學來找你!」
該是在走來的路上不知怎樣整理好校服和髮型了,出門時丟三落四的湊崎紗夏現在爽朗整潔,終於像個比自己大的學姊,揮手進了教室。
「嗯,再見。」
周子瑜目送湊崎紗夏坐好了位置,才轉身離開。
連自己也無意識地微笑著,看到教室門上的牌子。
——六級四班。
湊崎紗夏。
-
//待續//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MOST RECENT

🍭
«你的溫度» 序
×××××××××
雖然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
要在真正愛上你之前放棄這個念頭
可我根本就做不到
我所憧憬的愛情
很簡單
不用電視劇般的波折
不用刻骨銘心的經歷
只要我們彼此相愛
平凡地享受我們之間的時光
生活中偶爾的小驚喜
勝過那些昂貴的禮物 龐大的排場
違反世俗的愛又如何
我只想 讓你感受我的心那灼熱的溫度
你能回頭 看我一眼嗎
×××××××××
本文設tag
💓
#twiceff #twiceff文 #twicegl文 #twicecp文 #紗瑜 #紗瑜ff文
🔥
喲 紗夏文 終於…
第一次寫GL 請見諒🙈
希望你們喜歡 我會努力的
最後 紗瑜是真愛~
沒有任何東西可打倒的真愛(:p

©DUKHEE
HEARTBEAT 07
-
看著湊崎紗夏為了探望子瑜衝刺上樓的背影,伴隨著噠噠咚咚的碰撞聲消失在樓梯口盡頭。一向給自己印象開朗甜美的紗夏,如此焦急失態,是周媽媽從來沒有看過的。她若有所思地瞇著眼睛,想起了曾經年少輕狂而純情的,那個自己。
.
心中一番感歎過後,仍然要回歸現實。周媽媽轉過身,把桌上的餐具收拾乾淨,一併端到廚房去。
還未來得及轉開水流,眼角卻是先瞟見一抹雪白,在廚房門外的走廊處一閃而過。
「難道是白老鼠?」周媽媽疑惑著放下手上的碗碟,定睛一看,才赫然發現是張小巧的信紙,靜靜地躺在那處。
出於人類最原始的好奇心,周媽媽輕輕蹲下。已經有些皺紋的手小力地,順著白紙中間的折疊處揭開,坦出滿行的字句。
閱至信中第二個句號,周媽媽的嘴角已掀起微笑,欣慰之情隱約可見。
.
原來紗夏也是個傻孩子。還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漏在這裡,真是冒失呢。
-
湊崎紗夏在微弱月光中,用指尖溫柔地描繪著周子瑜的輪廓。稍微在周子瑜的額上輕點,確認她沒有反應後,指頭一路往下,沿著高挑而圓潤的鼻樑,水嫩的雙唇,兜上她的耳廓。
自從升上高中以後,已經再很少能有這樣的機會,靜靜的凝望著她。
尤其是,當妳喜歡著對方。
那種小心翼翼,總是沒有原因。即使心裡是如此渴望親近對方,仍是說服不了自己的雙腿向前走,只能夠遠遠的眺望。
湊崎紗夏細心一想,起碼有幾年,她沒有像現在肆無忌憚過。
距離上次的接觸,好像已經很模糊、很遙遠。那尚餘的天真已被清雅的氣質取代,本已不多的笑容,更是所剩無幾。
.
湊崎紗夏有思索過,是因為自己嗎?
然後,又馬上否決掉。
別傻了,子瑜又沒有喜歡妳。
.
湊崎紗夏的鼻尖輕碰着對方的,能感受到呼出的鼻息。
今晚以後,我還有機會,與妳如此近靠吗?
不知為何,她總有感覺,兩人如親姐妹的關係將要迎來一個轉捩點了。
是好、是壞?
她連想都不敢想。
.
安靜地趴在床邊,忘記時間的流逝
直到對街樓房的燈光通通滅下,湊崎紗夏才極為緩慢地,從子瑜身旁退了出去。
本已啟開的雙唇,欲言又止的,再度合上。
千萬要忍住啊湊崎紗夏...
.
歎了口氣
息出的是無奈
那封未完成的信紙,成為了唯一可依靠的托付
也是時候回家了,把心意在紙上盡吐
哪怕是徹夜無眠。
.
「紗夏,回去了嗎?」夜已漸深,周媽媽放低了聲線。
「嗯,姨姨。」淡淡一笑。
「好吧,妳小心。」周媽媽把湊崎紗夏送到了入口處,幫她拉著大門。
「我走了,阿姨晚安。」湊崎紗夏轉過身道別,周媽媽卻似乎沒有關門的打算,只是一直看著她,眼神中的深意難以猜透。
湊崎紗夏不敢直視,只好低頭再說了一句:「那麼、阿姨再見...」
好幾秒的束手無措,左肩被拍上溫度,抬頭一看,周媽媽的眉目柔了下去。
「加油。」兩個單字聽上莫名奇妙,說得卻是異常的語重心長。
.
湊崎紗夏有些反應不來,結結巴巴的答了聲是。
.
目送湊崎紗夏進了她家的門,周媽媽才放心地回屋,緊接著沉重地呼出口氣。
步上梯級,不發出聲響地轉開手把
.
黑暗中,書桌上
輕輕放下了一張格外雪白的信紙...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걸문사
HEARTBEAT 06
-
因為一路跑來所消耗巨大肺活量而急促起伏著的胸脯尚未平復
湊崎紗夏用力地呼吸著,仍是隱約感到缺氧,更多扯入的空氣刺痛著肺部
一瞬間蔓延至心臟。
有些慌亂地抹走臉上亂七八糟的淚,從書包掏出鑰匙。吸了吸鼻子,把匙插進門孔裡,轉開了大門。
.
「我回來了...。」
一如預想的無人應答,空蕩蕩的屋子裡一片寂然。就如,湊崎紗夏此刻的心情一樣。
早就習慣了父母頻繁出差而導致獨守空房的孤獨感
她,很早以前,就適應了獨立。
.
一年裡,過半的晚餐時間是被周子瑜媽媽叫過去對面樓用餐,不想讓她自己一個吃飯。
其實,即使沒人陪伴,湊崎紗夏也不會覺得有所謂,但想到能跟對面住著每天心心念念的周子瑜一起,那自然是順理成章地答應下來了。
想到那個傻瓜,今天...竟然把她留在街口裡。湊崎紗夏滿滿的自責內疚,滿瀉成泉湧,直到眼眶承受不住之時,劃下臉龐。
.
她何曾如此失控過?
即使是以前跟周子瑜靠得多近,甚至是鼻尖相觸
縱使心臟悸動得快要爆炸,也只有湊崎紗夏自己知道而已。因為周子瑜,她才有了心動的意義
也是因為周子瑜,她才有了隱藏的理由。
一直,湊崎紗夏都把這份情藏在最深最深處 不向任何人透露半分。
她在等 等一個時機
當周子瑜再大一點點 當周子瑜再開竅一點點
湊崎紗夏相信,周子瑜有那麼一天會知曉心意 然後就能相愛。
但如果她等不到 湊崎紗夏仍是會站在那處
周子瑜不回頭的話 那麼自己就繼續凝望她的背影吧。直到,遠得消失不見...
.
可是站累了,總會無力 總會崩潰
湊崎紗夏承認 今天,她的確失控了。
她有太多太多的愛要硬吞下肚 也有太多太多的憂慮缺了堤 令她失去了理智。
湊崎紗夏不想再等了。
不知自己,已經站了多久。
.
這房子和周子瑜的是同款式的雙層樓,透過二樓窗外,就能輕易看到橫街對面房裡的情況。湊崎紗夏跑上樓梯,進到自己的房間,找回了迷失的理智。
視線穿透到對街房間裡黑著的睡房,沒有一絲燈光。
子瑜還沒回到家嗎...
雨是停了,擔憂卻是從未。
湊崎紗夏看著窗外呆立良久,心懸在半空中。
轉身坐下,在抽屜翻出雪白的紙張,果斷提筆。
不容許任何額外雜質,只需要最純粹的色彩,帶出心底一切話語,便足矣。
即使周子瑜永遠不會看到這告白也沒關係。
湊崎紗夏怕過濃的愛意再不能盡吐,她真的真的會窒息。
趴在桌子上,手下盡是最真誠的傾訴,讓白紙成了她沉默可靠的聆聽者。
寫了,很久很久。
.
「紗夏啊!今天來吃飯嗎?」周媽媽的聲量恰到好處地從對面傳來,把湊崎紗夏再沉醉中驚醒。
「是的,我下來了!」馬上把紙塞進口袋,趕快跑到周子瑜家門口。
.
「傻孩子,不用急。來吧,煮了妳喜歡的醬油蟹。」周媽媽拉開凳子,眼前滿桌小菜。
「謝謝姨姨。那、那個,子瑜不在嗎?」
「她可能淋濕了有點不舒服吧,在房間休息著呢。先吃飯,她沒什麼事的。」
聽到周子瑜平安到家而才剛放下的擔心,得悉她不舒服的瞬間又是再度懸了起來:「那麼待會可以去看看她嗎?」
「當然可以啊。」湊崎紗夏眼裡的緊張周媽媽又哪會看不到,只是依舊和藹。
「謝謝...」
.
這頓飯湊崎紗夏是恨不得一口扒下,可是礙於儀態也只能乾急,一放下筷子幾乎是衝上樓的。
一到周子瑜房門前的幾腳步卻是放得異常輕盈,生怕吵醒了對方。從漆黑的門縫中探去,依靠微弱的月光隱約看到平穩起伏的被窩,臉上掛起微不可察的寵溺。
子瑜啊,妳還好吧...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little fairy
HEARTBEAT
05
-
前一秒,自己的手腕還在被湊崎紗夏緊緊攥著
轉眼間,連一丁點觸感都蕩然無存。
雨點灑在手心之上,滴滴滑落。
扯走了,殘存的溫度。
只剩下虛無。
冷冰冰的。
周子瑜的視線重覆交疊著,糊得失焦。她看到,那單支路柱上有兩盞燈...
.
思緒混沌一片。
她有太多的不解
在未來得及反應之時已如潮水湧上。
為什麼,湊崎紗夏會忽然在大門出現?為什麼她說在等男生?為什麼她突然哭了?為什麼她一言不發又跑走了?
.
她什麼都不知道
唯一的是,她滿腦子都是湊崎紗夏。
.
低頭,一封信紙忽然映入眼簾,
在,湊崎紗夏方才站著的位置。
周子瑜彎腰,三指夾起信封一角,將其拿到眼前。
只見上頭黑色的墨水已在雨水的咒語下化散而開,
然而仍能辨認出潦草有力的筆跡,該是出自男生之手。
粉紅色的外層染色,已讓周子瑜隱約明白信的來意
然而還是勉強壓制著不祥預感,抽出了信紙。
.
對不起...雖然偷看別人的信很缺德...這次也管不了。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
艱難地說服了自己,周子瑜把眼睛瞇成一條縫,視線投向最頂的字行。
.
「湊崎紗夏,我喜歡妳。」
「——」
才第一句,周子瑜已經看不下去。抓著信的右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急速起伏的胸口之上,久久不能平息。
.
湊崎紗夏所說要見的男生,就是他嗎?
寫信的人?
冷、冷靜,她也該是要交男友了 別大驚小怪!
此刻的心亂如麻
感覺到自己不受控噗通噗通亂跳的心臟
喘著粗氣
臉上卻無意識地掀起一抹苦笑
或許,是要掩飾受傷。
.
雖然早已預料到這一天的到來,但原來真切感受時,心,會這麼痛。
像被利刃狠狠刺穿皮肉,一抖,捅入心臟,再從背後穿出。感覺到,流淌的腥紅迅速化散,瀰漫著戾氣一般...
真的很痛...
.
眼眶失焦得很嚴重 如末日黑暗,周子瑜什麼都再感覺不到。
一次又一次,
不覺肩膀撞甩迎面的路人
亦不聞橫過馬路時汽車憤怒的鳴笛聲
雙腿自動向著前方踏出 卻是毫無力氣
晃悠著。
.
而雨,越刮越大。
根根細針,針尖上刻著刺骨麻痺感
痛楚,滲入每寸毛孔。
行屍走肉到家樓下,早已落得滿身濕透,雨水順著下顎滴落。
混雜著,她的淚。
.
「妳怎麼啦?快進來!看妳失魂落魄的樣子,又不帶傘小心給我淋病!愣著幹嘛?」老媽打開了門,口中只有責罵,卻能在眉目間看出無限擔心,一手扯了周子瑜回屋。
.
「對不起,媽...讓我靜靜...」
隨便丟下書包,周子瑜踉蹌拉開房門,倒在床上。
燈也無暇打開,就那樣把頭深深埋在被子之中,終於啕嚎大哭起來。
她也不知道,為何要哭。
很亂很亂...
此刻,她更想念湊崎紗夏了。
還有,她的一蹙一笑。
周子瑜很怕,再不想著湊崎紗夏的話
就會失去她了。
然後,再不回來。
.
這夜,留以思念。
我的要求...很卑微。
活在我的記憶中,至少,還能永遠留住妳
在,我的懷中...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summerpomu
HEARTBEAT
04
-
淚水止不住湧上喉嚨的心塞,卻是模糊了視線。眼前的街景瞬間放大,成了點點金光,映照著此刻夜夢般的思緒。
一路跑著,風,硬生生撇走了眼眶裡的溼潤,順著臉脥滑下。
滴答。
這滴淚,就像交響樂團的領唱,召來了漫天微雨,指揮著雨點,交奏落寞得激昂的樂譜,一一刺在湊崎紗夏的臉上、身上、手上。
湊崎紗夏知道,周子瑜一定在會背後呆呆立著良久,才會懂得抬頭;才會懂得起步。
她不忍心,但,更忍不住。
她怕再跟周子瑜待多一秒,就會忍不住撲上去;怕再跟周子瑜牽手多一秒,就會忍不住永不放開;怕再跟周子瑜對視多一秒,就會忍不住表明心意。
她怕,周子瑜會知道,心裡,最深處的情意。
.
或許,是一開始是看到對方萌呆的模樣
或許,是對方在漫長相處之中流露的寵溺
或許,是對方在每件事情上都努力不懈的認真
不知哪時開始,自己已經愛上了這樣的一個周子瑜。
.
能永遠守護在她身邊就好了。
是,她很愛周子瑜,很愛很愛。
愛到,可以為她奉上一切,包括一生青春。
只是,她更怕失去周子瑜,很怕很怕。
如果周子瑜只是把我當成姐姐的喜歡,她知道真相後,會怎樣想?
湊崎紗夏能接受周子瑜不愛她,但無法想像周子瑜不理會她。
當某些平衡被打碎,隨之而來的只會有尷尬,以及一步步擴散的疏離,侵蝕著兩人間如絲的關係。
維持現狀...該是唯一辦法了吧。
一直以來,湊崎紗夏是這樣想的。
然而聽了那番說話,她的心,再無法被控制。
-
一小時前,翰林高中,黃昏6點。
湊崎紗夏在空無一人的課室裏執著筆,埋頭苦幹。紙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秀麗的字跡,透露了她專心時長之久。
「終於搞定了~」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甩了甩酸軟的手臂。正伸著懶腰,準備離開之際,卻睹見門邊閃過一身影。
「誰?」她疑惑地提高聲量。
過了幾秒,門口處才傳來一把男聲。
「既然妳發現,那我也不怕光明正大找你了。」語畢,那高挑的男生擒著笑意,推門進入。
「你來幹嘛?」湊崎紗夏皺眉道。她認得那人,是隔壁班一個行事高調拔扈的男生,卻不知如何迷倒一眾無知少女。
「表白。」那個男生面無表情地說著,邁步走近湊崎紗夏的桌子。然後,隨手放下一封潦草的信。「我寫給妳的。」
湊崎紗夏冷嗤一聲。「你可對得住你那班少女粉絲了。」
「我不喜歡她們。」
「那你...」
「我喜歡妳。」還未等湊崎紗夏說完,他已經搶過了話,依舊是那副沒心沒肺的表情。
湊崎紗夏不屑地搖搖頭,輕嘆一聲,把信向對方推了回去。「我不接受。」
「為什麼。」男生聲音低沉。
「不需要原因,我不喜歡你。」
那人一睹湊崎紗夏本子上的合照,嘴角挑起一抹冷意。「因為妳喜歡別人。」
湊崎紗夏握緊了拳。
「...是又怎樣。」
「...周子瑜。」男生戚起了眉。
湊崎紗夏緩緩站了起來,微微抬頭正視著那人,卻是一言不發。
「你想幹嘛。」話語間,已帶著些微慍怒。
那男生聳聳肩,道:「別這樣看我,我不是無恥之徒,不會做出任何傷害妳和她的事情。因為,我喜歡妳。」
看到湊崎紗夏沒有任何表示,他續道:「我表白失敗了,自然不能裝酷囉。但我也不會令自己太難堪。」他移開視線,看著遠方的窗戶。「只是,周子瑜她...始終要嫁人,而妳,將要看著她穿著婚紗,步入禮堂,幸福地對她的丈夫宣誓。妳能做到嗎?」
湊崎紗夏怔住了。
要親眼看著子瑜嫁給另一個男人,她可以接受嗎?
雖然她知道這樣的想法有點自私,但她自問...
不能。
「正如我現在一樣,也無法擁有妳。但,今年已經是高三,明年我們會各自遠走高飛,沒什麼可能重遇。現在,至少我表明心意了,成功與否,亦再無遺憾。」那個男生首次露出苦笑,揚了揚手中的信。「那麼....再見,祝妳幸福。」
.
門輕輕掩埋,課室只剩下湊崎紗夏的空虛感。
她徹底陷入了混亂,呆立在名為抉擇的十字路口之中,迷失方向。
默默守護著周子瑜,辛苦嗎?對,很辛苦,但她心甘情願。她也想可以像那個男生般毫無顧忌地告白,可是,又何嘗容易?
只要子瑜幸福,就足夠了。
但一想到子瑜終有一天要成為別人的妻子,有著美滿家庭,湊崎紗夏的心堵得慌。要放手,似乎更艱難百倍。
不能再想像下去,她不想失去周子瑜。
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去。
湊崎紗夏死命地奔向樓下,向著學校正門跑去。此刻,她迷茫焦躁得無法思考,也不理會周子瑜的手球訓練完結了沒有。她,只想第一時間看到周子瑜,撲進對方溫柔的懷抱裏,聞著她獨有的清香,聽著她軟糯動聽的嗓音。哪怕僅僅一秒,也好...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doodoo
HEARTBEAT
03
-
那時候的湊崎紗夏很愛笑。
就好像,不懂得把兩片唇閉上,一天到晚的露著大白牙。眼睛閃著喜亮,就如高掛天中澄明的彎月,動人心弦。
雖然周子瑜以前常常說她動不動就這樣大笑,完全沒有淑女應有的儀態,但看著湊崎紗夏活潑開朗的笑顏,周子瑜的心底裡,其實喜歡得緊。
.
慢慢潛移默化之下,周子瑜內向的性格也被湊崎紗夏影響得,起碼能在外人面前談吐自如。當然,只限於普通的話題,還是遠遠比不上像湊崎紗夏般健談。
升上高中後,兩人的見面時間越來越少,像周子瑜看著湊崎紗夏一樣,上揚的嘴角漸漸變平。
周子瑜想過很多原因,為何湊崎紗夏會日漸抑鬱。
學習成績?不是啊,她一直名列前茅。
家庭紛爭?沒有啊,我們兩家很親近,有事她一定會告訴我。
青春期什麼的?不會吧,高三應該習慣了啊。
那麼...難道是情感問題?
周子瑜呆住了。
.
「紗夏歐尼...怎麼來了?」
「約了別人...」
「男生嗎...?」
.
此時的周子瑜,才意識到這點。
對呀,歐尼已經不是圍在自己身旁跳來跳去的笨笨小女孩了。
她有著最可愛的性格,最甜美的笑容,最完美的身高。男朋友...也是該有了吧。
可是,她怎麼沒有告訴我呢?
周子瑜把自己的鬱悶歸咎於,湊崎紗夏沒有把她交男朋友的事跟她說而已。
嗯,僅此而已...
.
「歐尼...」手掌處加劇傳來的痛楚把周子瑜喚回了現實。她的手,依舊被湊崎紗夏抓著。
湊崎紗夏停住了腳步,沒有回頭。
「怎麼了?」聲音哽咽著。
「手...痛...」周子瑜低著頭,小聲道。
感覺對方慌忙放鬆了力度,隨後又傳來了吸鼻子的聲音。
「走、走吧」
湊崎紗夏在哭...?
周子瑜把心一橫,不知怎的就拉著湊崎紗夏轉過身來。
周子瑜喜歡湊崎紗夏笑,同時,她對於湊崎紗夏少見的淚卻毫無抵抗力。周子瑜知道,只有在她無法壓制之時,才會哭出來。因此,周子瑜也暗暗發誓,再不會讓湊崎紗夏流淚。
「歐尼,」周子瑜不理會湊崎紗夏閃避的眼神,視線落在對方尚未乾透的淚痕上,心中一痛。
「我們...還是永遠的好朋友吧...?」
湊崎紗夏低下了頭,夜色朦朧下,髮絲擋住了她的臉,身子卻不住微微顫抖。
「有什麼事...都不要藏著...好嗎?」
沒有回答。
左右行人依舊如匆匆擦過,馬路汽車依舊鳴笛前進。
身邊一切就像快進鏡頭,如行雲流水般;又或者,是兩人之間變成了慢鏡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好像只有兩分鐘,又好像過了二十分鐘,湊崎紗夏,只是緊緊拉著周子瑜的手,好像再沒有明天般,拉著周子瑜的手。
這是漫長的沉默。
「對不起」
當周子瑜回過神來,湊崎紗夏已經拋下這句話,跑到很遠的街尾去了。
周子瑜凝視著冷冰冰的手心,輕輕合上五指,嘗試抓回已經不存在的溫度。
她好像,還未習慣失去。
尤其,是湊崎紗夏。
-
//待續//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Gemini
HEARTBEAT
02
-
湊崎紗夏的背影在夜色中,化成七年前的那一天。
.
炎熱夏天,幾棟矮樓旁的一塊空地。
「嗨!我是我是新搬來隔壁的湊崎紗夏!」十歲多的女孩可愛地笑著,伸出手掌,「多多指教!」
「...」
眼前的人兒只是一臉茫然地眨眨眼睛,好幾秒後,也才慢慢遞出自己的臂輕輕握住對方。
「我們以後是鄰居了!」湊崎紗夏抽出對方口中的棒棒糖,咧嘴道,「來嘛,也應一下我,這樣自言自語好無趣。」
.
周子瑜從小都內向文靜,很少表露自己的情感。尤其是對不熟的人,相處時總感覺有點忸怩,加上天生呆呆的性格不多說話,讓人感覺到不多不少也有些冷酷。
.
但對於湊崎紗夏,由第一眼看到她開始,周子瑜莫名地產生一份信賴感,雖然表面上的表達還不多,但看著湊崎紗夏天真的容顏,嘴角已經不自控地上揚。
她笑了。
而且是由心出發的笑容。
能令周子瑜在陌生人面前展露笑顏,湊崎紗夏,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呀~原來還會笑嘛,笑多點啊,多可愛。」湊崎紗夏把吃到一半的棒棒糖舔了一下,隨後又塞回周子瑜的口中。
糖香的餘韻飄留在舌尖之上,徘徊兜轉。湊崎紗夏意猶未盡地吞下,嗯,很甜蜜的味道。
「明天六時,一起上學!」
閃爍懇切星芒的雙眸,像在祈求許可,直直地瞪著周子瑜。
「嗯...」
周子瑜在喉嚨裡擠出第一個單音節,答應了湊崎紗夏。
「耶!!」湊崎紗夏高興得蹦蹦跳,來回甩著她的手臂,「明天見!」然後繼續踏著跳步離開了。
她卻不知道,周子瑜為了說出那個字,鼓盡了多少勇氣。
.
直到湊崎紗夏消失在視線範圍,周子瑜才喃喃吐出一句
「明天見...」
說完,卻又笑了。
-
第二天,周子瑜早早起了床,下樓去等一個昨天才首次見面的人。
然而,過了十多分鐘還沒有看到那個過度活躍的身影出現,於是便膽顫顫地走到對方的大門,輕輕敲了門。
「等等!!!我很快下來!!」
聽到樓上傳來一陣高音,周子瑜無奈地笑了笑,看來是賴床晚起了吧。
終於又過了十分鐘,大門被撞開,湊崎紗夏手忙腳亂咬著麵包衝出來,看到周子瑜便笑逐顏開地說:「早安啊!」
「早安。」周子瑜淡淡笑道。
「對不起啦剛剛遲了點,妳等了那麼久沒關係吧?」湊崎紗夏露出雪白的牙齒,親暱地挽著周子瑜的手。「對了,妳還沒告訴我妳的名字!」
「周子瑜。」
「周子瑜...子瑜...」湊崎紗夏略有所思地說,「很好聽。」
「那麼以後我就叫妳子瑜了喔!」
「嗯。」周子瑜也彎起嘴角,臉上的酒窩十分可愛。
兩人對視一眼,一高一矮的背影肩並肩走回學校。
.
「我的課室到了!」良久,湊崎紗夏再次發話,臉上盡是興奮之情,「放學來找你!」
該是在走來的路上不知怎樣整理好校服和髮型了,出門時丟三落四的湊崎紗夏現在爽朗整潔,終於像個比自己大的學姊,揮手進了教室。
「嗯,再見。」
周子瑜目送湊崎紗夏坐好了位置,才轉身離開。
連自己也無意識地微笑著,看到教室門上的牌子。
——六級四班。
湊崎紗夏。
-
//待續//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나의 하루
短篇
HEARTBEAT
01
-
黃昏6時,翰林高中。
「快點,再快點!衝!」一個中年男人在室內球場破口大喊。
脫手而出的皮球偏離了原本的航道,啪一聲被周子瑜雙手擋下。
「下一個!」那中年男人教練一眼也不看,馬上叫下個球員起步。
周子瑜甩了甩被球打得發痛的手,暗自歎口氣。
.
周子瑜是學校手球隊的守門員。剛入學時因為身高腿長,運動神經也不錯,就被體育部招攬了,這龍門,一做就是兩年,直到現在,高二。
.
還沒反應過來,另一個皮球已經高速飛來!
「嚓」
球清脆俐落地射進了龍門的死角,隨著潸潸而下的汗水,破網而出。
.
「怎麼搞的!不是叫妳抬手伸腳嗎?高球啊!你要看球怎麼從手裡打出啊!他舉那麼高 分明就是上路...」
面對教練的責罵,周子瑜只能點頭。然後,又要繼續準備撲走一個又一個球...
.
手球就是這樣,球員射不進,沒事發生再來過;龍門擋不到?挨罵吧。
別人入球時,還附贈掌聲,表面上是讚許漂亮的進球——但實際上,聽在守門員的耳裡...
更像在嘲笑你的無能。
已經在沮喪低頭拾回進球時,再添上諷刺。
至少...大部分人是這樣認為。
這一切在堅強的周子瑜身上也不覺得怎樣,甚至毫無怨言。
.
是自己守得不夠好。
每一次,她都是這樣對自己說。
把責任全攬起了,反而令她更低落的愧疚感。
.
「好了,今天先到此為止。」教練皺著眉,淡淡地點了一下頭,拿起背包轉身而去。
.
其實他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周子瑜自嘲地苦笑。
跟隊友道別過後,周子瑜也走出了校舍的室內球場。
下樓,看著已昏暗的夜色。
遠處一點一點的燈光變得模糊,放大了好幾倍。
一眨眼,便凝成結晶落下,臉上隨即劃過溫熱。
.
到底我在做什麼...
.
周子瑜深吸一口氣,眼窗重新對焦著前方的街道。
在人來人往的路上,周子瑜看見她焦急的身影...
她的臉...逐漸清晰起來。
.
「子瑜...」
眼前的人擔憂地把手箍上她的脖子擁住了她。
「紗夏歐妮...怎麼來了?」吸了吸鼻子。
.
從小到大都是鄰居的兩人一直都很親,湊崎紗夏很依賴周子瑜,周子瑜也經常保護這姐姐。高三的湊崎紗夏平時都會在學校出面的街上等跟周子瑜一起回家,卻從來沒在周子瑜手球練習後等待她。
.
「約了別人...」湊崎紗夏小聲說道。
「男生嗎...?」周子瑜的心好像莫名地被揪痛一下。
湊崎紗夏這才鬆開了懷抱,卻沒有回答,只是牽起周子瑜的手,看著前方一直走。
周子瑜凝視著她的側臉。
風輕輕吹起湊崎紗夏順滑的黑髮,伴著清甜的香氣輕輕起舞。皎好的五官和微翹的上唇...
周子瑜突然感覺,這每時每刻都待在一起的湊崎紗夏,今天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
//待續//
-
#ff文 #twiceff #twiceff文 #satzu #satzuff #satzuff文 #紗瑜 #鯊魚 #紗瑜ff文 #cp文 #twicecp文 #twicecp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