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錫

MOST RECENT

#糖錫
.
/舊文
.
.
「呀…不是阿……」
.
『怎樣了?』
.
鄭號錫將臉上的面膜撕下,對著視訊中的男人說了等等便用手掌將臉上的乳液抹勻,還嘟起嘴巴拍了拍水嫩嫩的臉頰,
.
『寶貝還是素顏比較好看。』
.
「哥—碩珍哥真的很煩啦…」鄭號錫靠近鏡頭看向微笑的哥哥,腦袋瓜晃呀晃也跟著勾起笑容,
.
『哥他只是傳了一張你的素顏照而已,我的寶貝一直都很漂亮,沒關係的。』
.
「男生怎麼可以用漂亮形容啦!」鄭號錫紅著臉朝向銀幕不高興地大吼,撇下嘴巴朝樓下對自己喊安靜的姐姐說了聲對不起便將門關上,
.
『寶貝兒別生氣了,生日快樂。』
.
鄭號錫瞥了眼銀幕中一直不斷走動的男人,愉悅地彎起嘴角說了聲謝謝,眼睛因為睡意而微微瞇起,
.
「哥你到底在哪啊…」
.
『外面阿。』
.
「回宿舍的路上?」
.
只聽見男人隨意應了一聲便打開了甚麼門,銀幕被男人刻意遮住,全部都黑漆漆的甚麼都看不到,他不安地喊了聲哥卻只有細細碎碎的講話聲,才剛把音量加大,談話聲卻已經結束了,
.
「玧其哥?」
.
他疑惑地看著全黑的銀幕,而電話另一頭的男人貌似穿上了拖鞋正在走動,這讓人兒更加困惑地皺起眉頭,
.
宿舍不穿拖鞋阿?
.
「玧其?」
.
「嗯?」
.
慵懶的酒嗓在自己身後突然響起,他驚訝地從床上跳起來看向站在門口的男人,「哥你……」
.
閔玧其轉過頭對著戀人的姐姐道謝,走進人兒的房內並帶上門邊說道,「自己家門外的街道都不認得阿你。」
.
「哥你怎麼在這裏?」
.
「我不能來見我的寶貝嗎?」閔玧其將耳機扯下放在一旁的桌上,隨意將包包扔在沒有靠起的椅子,
.
鄭號錫瞪大著雙眼看向對方朝自己走近,抬起手用力捏了下自己的臉頰,卻因為疼痛而撇下嘴角,
.
「笨蛋,不是夢,我在你眼前,過來讓我抱抱,去日本那麼久。」閔玧其坐在床沿伸出手撒嬌道,展開雙臂迎接朝自己衝撞的小孩兒,
.
甜蜜的痛苦。
.
「玧其!我好想你喔—」鄭號錫死命地蹭著男人的胸膛,兩手緊緊勾住對方的頸間,兩腿也不忘用力圈住男人稍微長肉的腰間,
.
「喜歡這禮物嗎?」閔玧其寵溺地揉著對方柔軟的髮絲,低下頭親了一下嘴角的梨渦,又蹭了蹭吸著人兒頸間的香味,
.
「愛死了,最愛哥了。」後者睜著雙眼望向自家的戀人,輕輕闔上眼皮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
「最愛哪個哥?」
.
鄭號錫無語地笑出聲,將自己的額頭靠向對方的,開心地露出男人最愛的梨渦,他帶著甜甜的嗓音說道,
.
「我最愛的哥哥是,每天叫我好好休息,每天給我一個早安吻跟晚安吻,在床上霸道的不得了卻又不讓我受傷,會叫我錫錫,每天說我愛你,每天抱著我睡覺,喜歡戳著我的梨渦,保護我不捨得我有任何傷害。」
.
「錫錫,我愛你。」閔玧其給了對方一個露出牙齦的甜甜笑容,單手摟著纖瘦的腰間,另一手則伸長拉過包包,
.
「哥在找什麼?保險套我的櫃子裡面有阿。」
.
「原來錫錫那麼想要啊…」閔玧其打趣地望向對方,不外乎又遭受到甜蜜的痛苦,他無奈地笑了笑,便繼續翻找自己的包包,
.
「怎麼了?」
.
「寶貝眼睛閉起來然後一隻手給我。」
.
鄭號錫疑惑地伸出手遞給男人,感覺到自己最愛的那雙手輕輕包住自己的,一個冰涼的金屬就順帶套進自己的無名指內,
.
「……」
.
「眼睛睜開吧。」
.
他微微張開嘴巴看著自己手裡的銀戒,簡約的設計給人一種不做作的風格,不失優雅地刻上幾條線條,下方還刻著小小的英文字母,
.
「MYK……」
.
「都套上囉,未來不准給我逃婚喔。」
.
閔玧其將帶有同樣戒指的右手覆上對方手背上,傾身舔去人兒不斷掉落的淚水,帶著低沉的聲音說道,「看一下我的戒指上面寫什麼…」
.
哭成淚人兒的鄭號錫著急地拉起戀人的右手,只見小傢伙突然破涕而笑緊緊抱住對方,
.
「別哭了,這生日禮物喜歡嗎?」
.
「這是最棒的生日禮物…」
.
「跟我去結婚。」
.
「這什麼強迫人的語氣阿—」鄭號錫將眼淚擦在男人的衣服上吐槽道,雙手緊緊扣住對方的,
.
閔玧其低下頭虔誠地吻上對方的戒指,勾起無奈的笑容將流淚的戀人緊緊抱在懷裡,
.
「其其,好愛你。」
.
「嗯,我知道。」
.
「我答應。」
.
「嗯,這我也知道。」
.
.
#Ryan
.
對不起,發了舊文,有改了一下😆,留言有小番外。

#糖錫
.
.
閔玧其牽住自家寶貝走在古老的街道上,白皙的手緊緊扣住鬧騰的小孩子,在人兒百般地哭鬧才無可奈何去買了個甜筒跟對方吃,
.
「小錫你吃慢點。」
.
鄭號錫任性地吐了舌頭,嘴巴發出吧唧吧唧的聲響,連甜筒的餅乾也不浪費全部吃進肚子裡頭,「玧其我要洗手。」
.
「好,帶你去好不好?」閔玧其抬起手抹掉人兒嘴旁的餅乾屑放進自己嘴裡,緊扣著小孩以防自己的寶貝就這樣被拐走,
.
論鄭號錫被拐走的機率,閔玧其會回答你百分之百。
.
「阿!」
.
又怎麼了…
.
閔玧其才剛從廁所跑出來那小孩已經衝到街頭藝人面前開心地笑著,還不斷喊著自己的名字,無奈地加快腳步走向人兒的面前,
.
「你看!Iron Man!」
.
閔玧其順著人兒手指指的方向看著站定在檯子上的銀色物體,應了聲好才望向人兒閃閃發光的雙眼,
.
一臉就是玧其你快投錢讓它動。
.
然後小孩就被嚇到了。
.
閔玧其無語地安慰對方,在各種說服下才將人兒推到那個銀色物體的旁邊,「小錫你乖,看這裡喔。」
.
「玧其…」
.
「寶貝乖齁,來看這裡,寶貝看我,笑一個喔。」閔玧其勾起淡淡的微笑看著那小傢伙嘴角揚起奇怪的笑容,
.
一臉要哭不哭的樣子,超級可愛。
.
.
是有一次帶小孩去看電影,本來打算要看人兒最喜歡的蠟筆小新電影版,結果那孩子看到了一個廣告,就開始吵著要去看那個電影,
.
沒錯,就是鋼鐵人。
.
『玧其、玧其!我們看這個!鋼鐵人!』
.
就是這樣子,小孩從卡通轉到愛上鋼鐵人,生日的時候還送他限定的鋼鐵人,雖然開心得到小孩主動的親吻,但還是會吃醋的,
.
比如說現在。
.
「阿!哥,我要抱鋼鐵人啦!」
.
閔玧其無語地盯著人兒抱緊自己送他的抱枕,不斷開始後悔為什麼要買抱枕給這鬧脾氣的孩子,
.
「小錫你乖點讓我抱?」
.
「不要!」
.
當你的老婆不給你抱怎麼辦?
.
直接撲上去。閔玧其回答。
.
「玧其!」
.
「不好嗎?小錫不愛我嗎?讓我抱不好嗎?錫錫討厭我的抱抱嗎?這樣子晚上我睡覺會做惡夢,小錫對我很重要呀…」閔玧其學著貓咪蹭了蹭人兒香噴噴的頸子,終究還是無法克制地張開嘴輕咬了一下,
.
「閔玧其!」
.
「錫錫……」
.
鄭號錫側過身子將男人翻到自己的身旁,可愛的雙唇正委屈地撇著,眼神也不斷流連在抱枕和男人身上,
.
快贏了。
.
「寶貝?」
.
「好啦…只有今天晚上給你抱喔……」
.
說什麼今天晚上,你一生都被我套牢了。
.
.
之後閔玧其在人兒已經快忘記鋼鐵人抱枕的存在時把那東西扔進垃圾車內讓它一路好走,然後又在人兒的生日那天買了一個蠟筆小新的限量公仔給後者,
.
得到了小寶貝的親吻和笑容,睡覺也有小寶貝的溫暖,早起還可以準備早餐讓人兒一早就親自己,
.
沒了那抱枕一切安好。
.
「其其。」
.
「怎麼了寶貝?」閔玧其拿下眼鏡看向站在沙發旁端著可可的人兒,大手一攬便將後者安置在身旁,
.
鄭號錫撇下嘴唇望向那眼神充滿寵溺的男人,吱吱嗚嗚後才開口說道,「抱枕呢…」
.
「嗯?」Excuse me?
.
「我說…鋼鐵人的抱枕呢…?」
.
閔玧其眼珠子轉了一圈便湊近身子靠向人兒的耳邊低聲說出回答,
.
「我就是你的抱枕,你抱著我就好。」
.
.
#Ryan
.
一篇無腦的短文。

#糖錫
.
.
又來了。
.
只見那小孩嘴巴撇得高高的,眼眶還帶著控訴水汪汪地瞪著窗外,身子整個坐遠遠的不理自己,
.
「…錫錫?」
.
「哼!」就要你哄。
.
閔玧其黑著臉看向坐在沙發邊邊的戀人,煩躁地抓了抓自己的瀏海便起身,「不要一直無理取鬧!今天自己睡!」
.
然後就這樣甩上門了。
.
鄭號錫眨了眨自己的桃花眼,嘴唇又撇得更高了,眼神死瞪著房門像是要盯一個洞一樣,可是眼淚卻噗漱噗漱地掉下來,
.
「臭閔玧其……討厭鬼…」
.
想當然,平常都被哥哥抱在懷裡熟睡的小傢伙,今天在另一間房間內不管怎麼翻怎麼滾都睡不著,娃娃也抱了,也偷偷拿了哥哥的外套,
.
睡、不、著!
.
鄭號錫縮著身子瞪向外頭的雷雨,轟隆隆的聲音讓床上的人兒更沒有安全感,雙手緊緊抱著男人的外套嗅聞著,「玧其……」
.
.
閔玧其搔了搔頭髮打開房門,走近床上人的身邊,不意外看見那小孩蜷縮著身子不斷喊著玧其,額頭因為做惡夢而冒著冷汗,
.
低下頭吻了下人兒的額頭,輕抱起對方走回兩人原本的臥房,才剛躺下在對方身邊,那小傢伙就縮阿縮往自己的懷中躲,對方手裡的外套也被扔在一旁,小手就這樣緊抓住自己的衣角,
.
「……小孩子。」
.
.
鄭號錫迷迷糊糊地睜開鹿眼,像是小鹿一樣眨呀眨才看清眼前男人的臉龐,「……玧其…」
.
「還要不要鬧脾氣?」
.
「…不要了…嗚……玧其、你不要生氣了…」
.
「要不要乖乖的在家等我?」
.
「會、會乖乖的…玧其…」
.
「還要不要跟金泰亨那小子單獨出去?」
.
「泰亨明明也有男朋友……奇怪…」鄭號錫撇下嘴不高興地嘟囔著,在男人惡意的揉捏才乖巧地應了聲好,
.
閔玧其挪動著身子與對方平視,勾住後者往自己的方向移動,輕柔地吻著人兒的五官和脖頸,伸出舌頭舔掉戀人臉上的淚痕,「要不要愛我?」
.
「一直都很愛…」鄭號錫抱住男人的腰間,小臉蹭呀蹭地在男人的胸膛亂動,「玧其你不要生氣了,我會乖乖的。」
.
「嗯,乖孩子。」
.
.
“玧其,我跟泰泰還有國兒在L&Y。”
.
“下班接你。”
.
「哥,你在幹嘛?」金泰亨掙脫自家男友的懷抱,伸長脖子望向哥哥的手機,「不會吧?哥,你每件事都要跟玧其哥報備?」
.
鄭號錫傻愣愣地點著頭,語氣帶著不確定問道,「國兒不會這樣嗎?」
.
「除非跟男人出去或出遠門,基本上都不會問泰亨去哪。」田柾國拉回戀人坐回自己的身旁摟住,親了親害羞的哥哥才繼續說道,「不是說交往都一定要全權掌控,會給一定的自由阿。」
.
「哪有!你這個控制狂,有一次我只是超過九點回家,你就生氣,還不理我。」金泰亨嘟起嘴瞪向對方,反而得到男人的親吻,「臭小子。」
.
「可是每個人交往的方式都不一樣,哥如果已經習慣玧其哥的行為,或是沒有察覺到那個哥的佔有慾極大,那就沒什麼問題啦。」田柾國抱著臉紅的小獅子繼續跟眼前的哥哥說話,「號錫哥你討厭玧其哥每次都這樣管你嗎?」
.
「…不討厭……」鄭號錫將眼神看向外頭下車的男人,又轉過頭望著弟弟,「所以?」
.
「那就沒差啦,重點是你們要幸福就好啦。」田柾國頂了頂下巴示意哥哥回頭看櫃檯結帳的男人,「玧其哥是真的對你很好。」
.
.
鄭號錫皺著小臉望向靠坐在床頭的男人,身子動了動將腦袋瓜擱在對方的肚子上,「臭貓咪。」
.
「又怎麼了?」閔玧其好笑地看著撒嬌的人兒,將手中的書籍放在一旁矮桌上,「今天跟泰亨他們說了什麼?」
.
「玧其阿。」鄭號錫學著貓咪翻正身子任由男人揉捏自己的肚子肉,「為什麼你跟別人不一樣。」
.
「你又聽了什麼?」閔玧其無語地望向又在撇嘴的小傢伙,低下頭吻了吻那翹高高的愛心嘴,
.
「國兒他說他不會管泰亨去哪裡,除非是跟男生出去或是出遠門,可是其其你什麼都愛管,連去樓下便利商店也要管。」
.
「小錫你討厭嗎?」
.
鄭號錫眨著桃花眼望向眼神迴避的男人,原本還在玩弄自己肚子肉的大手也頓了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男人緊抿的薄唇代表了他的緊張,
.
「其其阿,你看著我。」鄭號錫掰過對方的臉龐望向自己,可愛地嘟起愛心嘴討吻,
.
閔玧其抿了抿雙唇才低下頭覆上人兒的紅唇,雙手不自覺緊握住戀人擱在自己臉龐的雙手,
.
「不討厭喔,玧其不管怎樣,我都很愛。」鄭號錫在對方離開自己的雙唇才開口回答對方,看見男人像是鬆一口氣一樣嘆氣,「傻喵喵。」
.
「傻也只給你看,笨小孩。」閔玧其與人兒十指緊扣,眼神透露著對後者無限的寵溺,
.
「臭玧其!大笨貓!」鄭號錫笑開嘴罵著一臉溺愛的男人,腦袋瓜蹭了蹭男人的腹部又繼續對著男人大聲嚷嚷,
.
「錫錫阿。」
.
「幹嘛,臭貓咪。」鄭號錫笑得開心望向帶著微笑的男人,「臭喵喵要說什麼?」
.
「管你是因為怕我最愛的鄭號錫會被拐走,我好怕號錫會這樣不見,我不想要錫錫離開我的身邊,鄭號錫是我生活的支柱,鄭號錫是我唯一相信的人。」閔玧其閉上眼靠在對方的額頭,雙手緊緊包覆後者的小手,「錫錫,我只有你呀,閔玧其只愛著鄭號錫。」
.
「臭玧其!」
.
「又怎樣?」
.
「我愛你啦!」
.
或許是那個笑容太美了,還是沒忍住撲倒對方。
.
.
#Ryan

#糖錫
.
.
金泰亨匆匆忙忙地跑向家裡附近的獸醫院,不顧大門上寫著“休息中”,直直推開玻璃門大喊,「號錫哥!」
.
被換的那一方黑著臉走出來,手上的衣袍才剛脫到一半就被這死小子阻止,「幹嘛了,沒看到翻牌子了嗎?」
.
「其其!其其它、它……」金泰亨將手裡的貓咪輕柔地捧著,眼神充滿著擔憂及慌張,
.
鄭號錫穿上衣袍快速走向弟弟身邊,伸手溫柔接過對方手裡發抖的小傢伙輕聲安撫著,「怎麼突然這樣?」
.
「我跟國兒去約會…忘記把其其拿進屋內,今天下大雨的時候其其就在淋雨……哥、哥…其其它…」金泰亨淚水噗漱噗漱地掉下來,無助的雙手緊緊抓住醫師的手臂上,
.
「好了好了,別哭,其其會沒事好嗎?嗯?你打電話給柾國叫他來陪你好不好?」鄭號錫將受寒的小貓咪用一旁乾淨的白布輕輕包住,嘴裡不斷安撫著眼前的弟弟,
.
一次要安慰兩隻動物很累。
.
.
鄭號錫拉掉手上的醫用手套丟在垃圾桶內,低聲喊了喊外頭的兩人,「你們過來。」
.
田柾國低頭輕吻了一下不安的人兒,踏出腳步走向哥哥的位置,「其其還好嗎?」
.
「嗯,沒事了,只是一點點的小發燒,沒事的,我今天會留在醫院,你們先回去吧,叫泰亨好好休息。」鄭號錫指了指裡頭房間安靜蜷縮著的小動物,嘴角揚起陽光的笑容看向弟弟,「要加錢,怎麼讓我超時呢?」
.
這哥哥絕對是惡魔。
.
算了,丟給“他”管剛剛好。
.
.
鄭號錫將門口的牌子翻到背面,回過頭疲倦地打著哈欠,揉了揉自己的桃花眼看向裡頭,
.
「唔…早安…阿?」
.
「嗯,早安。」
.
等等,眼瞎了嗎?不對,媽咪告訴我我的視力一直都是優良的,等等,那裡頭這是誰?
.
「額…」
.
還帶著貓耳跟尾巴?媽啊,一大早就惹到喝醉酒的瘋子?
.
「謝謝你救了我。」有著貓耳的男子裹著自己身上的白布望向對方,嘴角微微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
第一次覺得那兩小子的眼光不錯。
.
「等等等等!」
.
你看,可愛死了,小臉紅的跟甚麼一樣。
.
「你是誰?!」
.
「其其。」
.
「……蛤?」
.
就在鄭號錫還是要懷疑人生自己是不是一隻小鹿的時候,那男子就這樣跳下床走向自己,後頭的尾巴還隨著步伐左右揮動著,
.
「你叫什麼名字?嗯?」男子包住自己光裸的身體湊近望向對方眨呀眨的雙眼,嘴角仍帶著迷人的笑容,
.
「鄭、號錫…」
.
阿,得好好管著才行,這麼乖巧單純的小孩子,就這樣乖乖說出自己的名字,傻的很可愛啊。
.
鄭號錫上下煽動深色的眼睫毛,慌張地撇開眼神退了一步,「你說你是其其?泰亨養的貓咪?」
.
「嗯,對啊。」是他們的同類,小老虎跟小兔子帶著小貓咪來到人界。
.
「喔—原來如此。」鄭號錫點了點頭望向男子,像是小孩子一樣伸出手揉了揉男子頭上的貓耳朵,
.
「呀,會癢阿…」男子不悅地閃躲對方的捉弄,但眼神卻充滿著寵溺,「你相信了?」
.
「嗯,其其很可愛嘛。」
.
傻孩子,哪天有人跟你說吃了玫瑰花會變成帥哥,你要不要吃?
.
「會啊,會吃。」鄭號錫點著頭開心地笑著,雙手不願放開對方的耳朵玩弄著,
.
得了,完全正中紅心。
.
.
鄭號錫就這樣子沒有半點疑惑放心讓對方待在自己身邊,本想打電話給金泰亨,結果都找不到人,這讓鄭號錫頭上一直冒問號,
.
打開醫生辦公室裡的衣櫃,挑了件符合對方身形的白襯衫遞給對方,「其其你穿著,不然著涼泰亨會罵我。」
.
不好意思,那隻小老虎已經被小兔子拖回仙界了。
.
「其其不是人類對吧!」鄭號錫睜大雙眼看向對方,眼眶裡滿是好奇的眼神,「是精靈嗎?還是仙子?」
.
「妖精靈。」其其睏倦地縮在醫師辦公室內備用的單人床,「我們是介於神明和精靈的中間,我們可以化成人形,精靈不行,但是我們不能像神明一樣決定所有大小事。」
.
但我可以決定你。
.
「好神奇!那其其你在變回去貓咪!」鄭號錫像個孩子一樣睜大自己的雙眸,小臉也越湊越近,
.
人在面前,但還不能親。
.
其其砰地一聲變回原本白色貓咪的樣子,舔了舔自己的腳背便跳進男人的懷裡蜷縮著,
.
「其其你乖乖的齁,我去工作。」
.
嗯,這媳婦不能不帶回家。
.
.
鄭號錫鎖上醫院的大門,將牌子翻了過來後開始檢查醫院內的各種設施,確定好一切都正常才走回辦公室,
.
「其其阿!」
.
男子翻了個身看向蹲在自己身旁的人兒,迷濛地喊了聲錫錫便抓住對方的小手,
.
天殺的,這皮膚太好摸了。
.
鄭號錫低下頭吻了下又變回貓咪的男子,收拾好一旁桌上的東西便抱起對方走到一旁的樓梯上樓,「其其你沒有家對不對?」
.
「喵嗚…」
.
鄭號錫哼著不成調的曲子,隨意將手裡的東西放上鞋櫃,小腳丫蹬掉鞋子就蹦蹦躂躂跳進屋子內,「其其你先在這裡喔。」
.
男子變回人形點了點頭,回過頭望向那像小孩子的人兒,蹦蹦跳跳地跑來跑去,他搬棉被又搬枕頭的…
.
等等。
.
「錫錫阿…」
.
「嗯?」鄭號錫停下手邊動作看向瞇起雙眼的其其,歪過頭走到對方的身邊蹲著,「其其怎麼了?」
.
「我要跟你睡。」
.
鄭號錫眨了眨雙眼,又抬起頭看向自己的單人床,「睡不下吧?」
.
喔,所以如果是雙人床就可以。
.
「其其你化成貓咪的樣子好不好?」鄭號錫抬手輕柔地按著對方的耳廓,在男子不悅地動著尾巴纏著自己手臂才乖乖放下,
.
「喔,好阿。」
.
.
#Ryan
.
(留言續)

#sope 🧡

《洗碗》糖錫甜肉文 不喜誤入 微SM
------開始------
-
拖著身心疲憊的身子回家
-
一進家門就是一陣溫暖的環抱
-
想也不用想的放下東西抱緊了自家寶貝
-
:「閔呀~我回來了~」
-
:「我好想你呀!現在都幾點了,你知道你害我很擔心嘛!」(嘟嘴
-
:「對不起嘛~今天公司臨時加班,來不及跟你說,乖啦!」(摸頭
-
說完便在你嘟的老高的唇上小酌一番
-
:「唔…幹.幹嘛啦!來吃飯啦」(臉紅
-
:「哎呦害羞啦~好~走吧!」
-
他們有說有笑的吃完了晚餐
:「寶貝我來洗碗吧~」
-
:「齁~好啊」(昏昏欲睡
-
:「唉一古!可愛死了」(厚比心想
-
厚比洗碗洗一洗
-
準備洗筷子的當下
-
不知怎麼的
-
邪惡的念頭緩緩的侵入了厚比的腦袋
-
看看手中的泡沫
-
看看洗筷子的動作
-
再轉身往身後那早已睡死的咻嘎
-
:「該死!受不了!」(心想
-
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
手也不洗的就往咻嘎走去
-
(咻嘎視角)
你依舊安穩的睡著
-
突然覺得身體離開了地球表面(?
-
睜開眼一看
-
是厚比
-
:「嗯?你要幹嘛?」
-
:「我 要 幹 你」
-
在你耳邊用氣音
-
一字一句的吐進了你的耳朵
-
你用盡全身的力氣在反抗
-
但你卻不知道這反抗
-
只是更加的誘惑
-
厚比走進了房間
-
把你丟到了床上
-
從抽屜拿出了繩子.眼罩.跳蛋
-
用繩子把你的手舉高至床頭綁了起來
-
腳也不例外
-
不只四隻被牢牢固定住
-
連眼睛也不放過
-
什麼也看不到的你
-
緊張的吐出
-
:「厚..厚比」(小聲
-
:「(無回應)」
-
突然你感到後穴被東西塞住
-
下一秒那東西急速震動
-
讓你忍不住叫了出來
-
:「啊!哈...昂嗯~不要...拿..拿出來..」
-
:「嗯?我也沒有打算拿出來的意思!」(邪笑
-
很快的你迎來了第一次的高潮
-
不讓你休息
-
硬生生的把碩大挺了進去
-
:「啊!哈..太大了~昂」
-
特別敏感的你
-
沒幾下又再次的高潮
-
:「唉呦~我們家寶貝真淫蕩」(添了一下你的唇
-
:「哈!嗯~再...再快一點」
-
:「這可是你說的哦!」
-
便以時速100公里的速度抽插著
-
:「嘶!吼」(低吼著
-
:「要去了~不行了..哈嗯.啊!!」
-
:「吼!!!嗯」
-
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
厚比解開了繩子,拿下了眼罩
-
:「走!去洗澡吧!」
-
:「不要!我要厚比抱抱」
-
:「阿西!真拿你沒辦法」
-
(洗好澡後)
:「寶貝啊~」
-
:「怎麼了嗎?」
-
:「你怎麼會突然想要...」
-
:「洗個筷子就變這樣了!哈哈」
-
:「變態!」
-
:「也只對你變態啊~好了快睡吧~」
:「嗯!」
-
就這樣安詳的進入夢香.....才怪
隔天咻嘎肯定是不用上班了(邪笑
------結束------
點文者: @bts_wun_army0613
嘿嘿希望你喜歡啊
別問我為什麼回想到這題才
絕對不是因為我洗個碗也能那麼的污(心虛
#糖錫 #糖錫cp #糖錫甜文 #糖錫短文 #糖錫虐文 #糖錫肉文 #糖錫cp文 #糖錫文 #防彈肉文 #防彈甜文 #防彈ff文 #防彈短文

#糖錫



#糖錫
望下望下

°SOPE (SUGA × J-HOPE)
[ Trouble Maker ]
~
寄人籬下,是閔玧其的童年。孤兒院的小孩都不喜歡他,甚至是討厭,因為他長得太完美了。
原本沒有發生的事,被詆毀誣賴。流言亂語讓原本應該是單純的孩子也變得有許多的沉浮。
嫉妒,使人丑陋,但偏偏就是著相信面具的人。
/
閔玧其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雛鳥,遠遠離去的小朋友們是殘害雛鳥的凶手。
“小鳥,你回天堂吧,天使會保護你。”閔玧其低下小頭顱,親了親雛鳥便拿起旁邊的石頭大力的砸死它。
減輕它的痛苦,讓它能夠躺在天使懷裡,這就是閔玧其的思想。
但這一切入了老師眼裡,卻變了樣。
/
“你干什麼?”老師把閔玧其拉開看,石頭地下的血腥讓同學們都嚇哭了。
唯有剛剛的凶手,卻站在那裡看好戲。
閔玧其緊閉著雙唇,老師的問題,閔玧其並沒有想要回答。
人類就是如此,相信眼前的事物,卻沒有勇氣解開事物后邊的經過。
/
從此,閔玧其就被老師和同學們列為-麻煩制造者。
無論何時,他都默默的坐在角落。看著窗外熱鬧的人群才知道自己有多向往這樣的生活。
在孤兒院裡被孤立的閔玧其隻有看到鋼琴的時候才會露出一絲笑容。
白色的鋼琴,是閔玧其夢寐以求的。
黑白的琴鍵,竟然能夠彈出感人肺腑的音樂是閔玧其好奇的。
/
他多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夠擁有這樣一台的鋼琴。
半夜三更,閔玧其總是背對著老師來到了音樂室。白皙的小手在琴鍵裡穿梭,盡管沒有真正的彈琴,但這樣撫摸著它就能夠給自己帶來無比的快樂。
臉上敞開的笑容,讓音樂室外的小朋友嫉妒。他們認為,這樣的笑容不該出現在他臉上。
/
“閔玧其!這是你畫的嗎?”老師把坐在角落的閔玧其拉到了鋼琴前。
琴鍵上布滿了黑色的痕跡,似乎是麥克筆的痕跡。
閔玧其並沒有給予任何的答案,老師一氣之下,狠狠的用藤鞭教訓了他。
陣陣的刺痛,都不比心裡的痛來的狠。
對於這世界,閔玧其已抱著冷漠的心去處理了。
那時的他,隻有五歲。 /
聽說今天有人會來領養小孩,但閔玧其從來不抱有希望。對於他冷漠的態度,大家都覺得太過冷血了,而且院長的評語也讓領養的家長們對他沒有信心。
閔玧其在公園裡,抱著小小的貓咪。隻有這隻貓咪願意陪伴他,或許有著相同的經歷吧。
一隻黝黑的手把他懷裡的貓咪抓起來,並且狠狠的摔到地上。
閔玧其二話不說就和那群人打了一架,很明顯的自己屬於弱勢的,在敵不過多人的情況,他跌倒在地上。
/
身邊那隻貓咪和自己一樣躺在地上,掙扎在這個邪惡的世界。
“不要欺負哥哥!”一雙小小的手在閔玧其快要失去體力的時候,把他輕輕的扶起來。
閔玧其頂著朦朧的眼睛,努力的看向眼前的人兒。
一張陽光的小臉蛋讓閔玧其記住了,說話時莫名的露出的犁窩讓他看起來毫無殺傷力。
/
這陌生的孩子讓剛剛欺負閔玧其的孩子們都落荒而逃了。
他小心翼翼的攙扶著小貓咪,並且把手上的白色手巾包扎在貓咪的身上。
“謝謝。”從來不曾道謝的閔玧其第一次道謝。
男孩露出了陽光的笑容,這是閔玧其第一次感受到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溫暖的人。
“哥哥,你笑起來好好看。”小男孩突然捧起了閔玧其的臉說到。
被稱贊的閔玧其臉紅的低下頭來,但嘴邊的微笑卻越來越深了。
/
就在閔玧其要詢問男孩的名字時,屋子裡傳來了一名婦女的呼喊聲。
“哥哥,我們還會見面嗎?”小男孩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會的!”堅決的眼神安撫了小小的心,小男孩露出了陽光笑容。
而小男孩突然墊腳,閔玧其的臉上感到一點濕潤溫熱的感覺。
男孩在親吻閔玧其的臉頰后,就揮手跑開了。人生第一次,閔玧其好想再見到他。
/
幾天后,院長把閔玧其叫到辦公室裡。
“閔玧其,他們是你新的爸爸媽媽。”院長的語氣並沒有很開心,可能是能夠想象幾天后自己又被送回來的情景吧。
“哥哥!”一個熟悉的小男孩從領養人的背后鑽出來,陽光的笑容很溫暖。
小男孩沖過來給閔玧其一個擁抱,小小的頭顱隻到了他的胸口。
/
坐在餐桌前,閔玧其才曉得自己已經開始了被領養的生活。
“來,吃一點吧。”坐在飯桌前的溫柔阿姨給自己夾了塊肉。
豐盛的佳肴讓閔玧其有些的別扭,記得在孤兒院,自己也不曾有過如此豐富的晚餐。
“吃多點才長得高。”壯碩的男人大力的摸了摸鄭號錫的頭發。
“哥哥!給你!”閔玧其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雙手捧著牛奶。
因為不穩的走著,牛奶也不剩半杯了。
好溫暖,好和平,這樣的幸福會一直持續嗎?
答案是會的。
/
多年后的今天,兩個孩子也長大成人了。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兩人的樣貌和才華也格外出眾。
“哥!”耀眼的身影在籃球場裡穿梭。
聽到那個期待已久的人的聲音,瞬間充滿了力量,一口氣分數就追上了敵方。
“哥,你好厲害呀!”中場休息的時候,鄭號錫從觀眾席跑了下來擁抱汗如雨下的閔玧其。
“還好。”冷酷的回答,但臉上微微拉起的笑容出賣了他的心情。
/
其實,閔玧其很討厭別人的接觸。與其說討厭,不如說會覺得惡心吧。
“學長!給你的。”一個嬌小可人的女孩紅著雙頰遞了瓶礦泉水給閔玧其。
閔玧其還來不及拒絕,鄭號錫已經緊緊的抱住他以宣誓主權。
“不行!哥哥是我的!”鄭號錫嘟嘴說到。
閔玧其不知何時開始,對鄭號錫的感覺開始變了。不是哥哥和弟弟單純的愛,而是有著不明欲望的愛。
/
女孩其實都把這一切看在眼裡,自己得不到,也別想有人擁有!
一進學校的那一刻,閔玧其就感覺到了大家似乎在討論些什麼。
(留言續)

#糖錫
因為要多過三秒我吹佢唔漲

#糖錫
我相信
大家
即係

一定有睇過呢段

無錯

#糖錫
一係你講野 佢笑
一係佢講野 你笑

#糖錫
我可以loop呢段片到我瞓著覺 把聲真係不得了

18.08.17
🌈七夕情人節🌈
情人節快樂各位❤️
我現在正在後悔我沒有買夏寫
因為糖錫狂發糖啊😭
#방탄소년단 #민윤기 #정호석 #솝 #糖錫 #手寫 #手繪 #sope #情人節快樂

0315
哈嘍
請問這是在耍什麼可愛
以為大家都沒看到嗎:))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花開富貴金狗年🌸
#솝 #sope #soulpartners #yoonseok #runbts
#민윤기 #정호석 #화개장터#糖錫#錫糖#花開#花開市場

0315
餵這麼大口到底在幹嘛ㅋㅋㅋ
愛到深處就可以這樣嗎
好吧可以🙆‍♂️
ㅤㅤㅤㅤㅤㅤㅤㅤ
#花開富貴金狗年🌸
#솝 #sope #soulpartners #yoonseok #runbts
#민윤기 #정호석 #화개장터#糖錫#錫糖#花開#花開市場

啊啊啊🤤我終於搵到呢張相啦
叫聲田大佬先😂😂
Haha紅髮果真係好靚仔啊
Cr.bighit
——————我是分隔線——————-
#bts #bangtanboys #bangtan #kimnamjoon #kimseokjin #minyoongi #junghoseok #parkjimin #kimtaehyung #jeonjungkook
#南碩 #柾泰 #國旻 #95cp #糖雞 #糖錫

感謝你們每一個人的追蹤、愛心、留言、匿名,都是我寫文的動力(⁎⁍̴̛ᴗ⁍̴̛⁎)❤️❤️
這篇無肉請盡情食用💜
#
《Sope花開不開門市場》
暖陽。
這是個溫暖的春天,花也開得很茂盛。
一個沒有行程,悠閒的下午。
號錫拉著玧其的手,來到花田。
向日葵開得很漂亮。
號錫拿起一朵被丟棄在地上的向日葵,插在玧其頭上。
「雖然它被拋棄了,但他還是把握時間,努力的在綻放最美的樣子。」號錫憐惜的撫摸著玧其頭上的那朵向日葵。
「就像哥一樣努力呢。」
號錫看著玧其的眼睛。
玧其笑了。
「你喜歡什麼花?」玧其問。
「我嗎?只要是美麗的,玫瑰、櫻花、牽牛.....什麼都喜歡。」
所以才會寫出那麼美麗的歌詞啊。玧其心想。
號錫笑看著玧其,這哥哥每次都J-hope、J-hope的大聲喊著自己,真的很可愛。
玧其突然拉住號錫的手,拉他躺在草地上。
他們就這麼曬著太陽,感受著溫暖的溫度。
「不過玧其哥啊,我們什麼時候才要開門?好像已經很久沒開門了。」號錫問。
玧其把頭轉向號錫,輕輕往他臉上吹氣。
像微風一樣,不過甜甜的。
因為摻了Suga。
「為什麼要開門?」玧其反問。
「因為開門才能...」
玧其突然靠近,吻在號錫的鼻尖。
「關上門才能做壞事,不是嗎?」
微風涼涼的吹在他們兩個身上。
Sope花開,不開門市場。
#
#防彈 #閔玧其 #鄭號錫 #sope #花開 #花開甜文 #糖錫 #糖錫cp #玧其 #號錫 #玧其甜文 #號錫甜文 #玧其ff文 #號錫ff文 #suga #jhope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