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柾國jungkook

MOST RECENT

Ch.14

但何明聽了她的話,立馬清醒了不少,“你說的有道理。”現在對外稱的都是邵曉曼被他何明睡了,想要藉機上位才被開除的。
-
思及此,何明看向邵曉曼背影的目光深沉了幾分。他得找個機會,把這罪名給邵曉曼落實才行。
-
邵曉曼跟著田柾國應付不少人,她有些累了,便讓田柾國放她去一邊休息一下。那男人同意了,邵曉曼才一個人幽幽的跑到角落裡的甜品區,挑了點吃的。
-
“曉曼。”一道溫潤的男音在她身後響起,邵曉曼端著盤子的手一抖,險些摔碎。
-
好在李曉峰眼疾手快,幫她接住了,“嚇到你了,真抱歉。”男人淺笑。
-
邵曉曼將嘴裡的東西嚥下去,方才抬目看向他,露出一抹驚訝,“你也在啊?”
-
李曉峰點頭,其實從她跟著田柾國進門起,他就看見了她,只是礙於身份,並沒有上去打招呼。
-
溫潤而深邃的目光在邵曉曼身上游移一陣,男人笑著開口:“你今晚真漂亮。”
-
邵曉曼有些羞怯,不自在的撓了撓耳發,“哪裡啊,是總裁的眼光好。”選的東西漂亮,把她打扮得這麼漂亮。
-
聽她提起田柾國,李曉峰的眼裡閃過一絲不悅,卻很快泯滅了,“我請你跳舞吧!”
-
“算了,我不怎麼會。”其實她會,但李曉峰是華盛集團的CEO,而她身上還背負著污名。
-
今晚本就是陪田柾國來的,要是她再與李曉峰跳舞,指不定大家會怎麼說她。
-
“喲,曉曼,你也來了!”一道突兀的女音打斷了他們兩人的談話。
-
邵曉曼與李曉峰幾乎同時側目看去,只見譚米挽著何明舉杯而來。那兩人臉上的笑意略深,頗有深意,不知道為什麼隨之譚米他們靠近,邵曉曼感到了隱隱的不安。
-
就在她擔憂之際,譚米兩人已經在她面前站定了。
-
何明的目光自然是落在李曉峰身上的,“這不是華盛集團的李總嗎?幸會幸會。”他殷勤的伸出手。
-
李曉峰也禮貌的相握,款款笑道,“久仰何總大名。”
-
“邵小姐,我們又見面了。”與李曉峰握了手,何明便看向邵曉曼,猥瑣的目光打量她一番,笑道:“邵小姐真漂亮,這衣服選的也好,凸顯身材。”
-
邵曉曼牽強的笑笑,不願意說話。
-
倒是一旁的譚米,媚眼如絲的瞟了李曉峰一眼,嗓音嬌媚的開口:“曉曼你可真有福氣,走哪兒都有人賞識。”
-
她的話裡有話,邵曉曼又不笨,更何況,她才不信譚米嘴裡能說出什麼好話來。
-
“比不上譚小姐你,這種場合,何總竟然會帶你過來。”按理說,何明參加舞會,多半會帶他老婆。
-
譚米一聽,急忙道,“何總夫人在外出遊趕不回來,身為下屬理應為何總分憂不是。難道你不應該慶幸今天陪何總來的是我嗎?若是讓何夫人知道你勾引何總的事,還不知道今天你能不能安全走出這個會場呢!”
-
她們兩個女人一言一語,將李曉峰與何明隔絕在外。
-
李曉峰顯然不知道邵曉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對譚米的話很是不解,“勾引何總?”他咬住了關鍵的幾個字,兩眼半瞇,臉上的笑逐漸淡去。
-
“是呀李總,您不知道嗎?”譚米唯恐天下不亂,也根本不知道李曉峰與邵曉曼之間的關係,使勁添油加醋,“曉曼原本是我們何氏酒店的客房部經理,不過……”她刻意拖長嗓音,目光深邃的看著邵曉曼。
-
邵曉曼的臉色微變,垂在腿側的手捏緊成拳,卻是咬著唇什麼話也沒說。
-
“好了小米,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那件事情我也責備過曉曼了,相信她去了別的企業不會再做那種事情了。”
-
責備?那種事情?
-
邵曉曼聽著何明的話只覺得好笑,她的眼簾緩慢的抬起,目光沉沉的看著那男人,輕喚一聲:“何總。”
-
“以前您是我上司,我尊敬您,容忍您。可是每個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邵曉曼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污衊我,陷害我,誹謗我。”她的分貝拔高,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
其實方才就有不少人注意到他們這邊了,現在都聚攏過來。
-
不遠處的田柾國也注意到了,目光穿過人群,只隱約能看見邵曉曼那倩麗的身影。
-
這下,被邵曉曼一頓低吼的何明愣住了。在他的記憶裡,這個邵曉曼向來都挺溫和的,但是脾氣也倔,還挺有骨氣。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bts轉載文

Ch.13

高跟鞋她在酒店的時候常穿,很快就上腳習慣了。一旁的店員把田柾國挑選的珠寶首飾也給她端了過來,邵曉曼看見那天價的數字,臉色都變了。
-
“轉過去。”田柾國來到她身邊,大手取了鑲鑽的項鍊,便給邵曉曼戴上。
-
而後又為她戴上女士表,以及手鍊。握著邵曉曼那纖細的手腕時,田柾國的眉頭蹙了蹙,“怎麼這麼瘦?”
-
他輕聲嘟囔的一句,只邵曉曼一個人聽見了。可她卻以為,是自己幻聽了。
-
等到田柾國為她收拾好,邵曉曼才走到了穿衣鏡前,將自己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
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這麼精心打扮下來,連她自己都快不認識自己了。
-
下午的時間過得很快,田柾國帶著邵曉曼在商場裡逛了許久,最後帶她去做了頭髮,時間已經六點多了。
-
“總裁,舞會開始的時間快要到了。”李思上前提醒。
-
田柾國點了點頭,便對邵曉曼道,“在舞會上你什麼都不用做,保持微笑就行了。”
-
話說完,三個人離開了商場,驅車往舞會舉辦的地點去。
——
晚上七點,在望田酒樓舉辦的舞會正式開始。
-
來參加舞會的都是上流人士,邵曉曼以前在酒店也接待過不少厲害的人物,但是像這樣大型的舞會,她還是第一次以嘉賓的身份參加。
-
從邁巴赫上下來,田柾國如一位帝王站在紅毯上等著她。邵曉曼自然而然的挽上他的手臂,身子依偎著他,跟著他緩步往會場去。
-
一路上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在他們身上,邵曉曼知道,大家都在看她身邊的田柾國。
-
他不僅擁有馳騁商場的帝王身份,還有一張俊美無濤的臉。
-
邵曉曼微微側頭,偷偷打量身側的男人。發現他臉皮緊繃著,眼神深邃淡漠,周身散著拒人千里的寒氣。緊抿的薄唇透著幾分不悅,可見他也不怎麼喜歡這樣的場合。
-
“總裁,我有點緊張。”邵曉曼如蚊蠅一般的聲音說著。
-
男人那緊繃的俊顏鬆了松,眉頭一挑,便垂下眼簾看著依偎著他的女人。旋即另一手微抬,溫暖的掌心剎那包裹了邵曉曼的挽著他的手,輕輕拍了拍,算是安慰她。
-
邵曉曼心裡一暖,唇角溢出一抹淺笑。沒想到,看起來冷冰冰的大總裁,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
就在他們兩人步入會場之際,邵曉曼看見兩道熟悉的身影。
-
何氏酒店的老闆何明,還有他身邊的女人,譚米。
-
邵曉曼小小驚訝了一把,譚米的目光也正好看著她,顯然大驚。
-
何氏酒店在H市也算是數一數二的酒店,何明身為老闆來參加這樣的舞會也是正常的。只是沒想到,他竟然會帶著譚米來參加。
-
田柾國帶著邵曉曼從那兩人身邊走過,長眉壓低,目光不經意間流過那兩人,卻是抿著冷唇沉默的走過。
-
何明正笑著想要與他打招呼,可那人卻恍如沒看見一般,直接忽視了。
-
繼而何明看見了田柾國身邊的邵曉曼,不由得驚訝了一把:“曉曼!”
-
邵曉曼也沒有理他,跟著田柾國去應付那些老總。她如他所說,一直保持著微笑,反正她大學學的就是酒店管理專業,商務禮儀課是重中之重,她學得認真,成績也不錯。
-
“那不是邵曉曼嗎?”何明還有些不確定,不由得扭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譚米。
-
然而此刻,譚米根本沒時間給他說話,挽著何明的手不由緊握成拳頭。她以為,把邵曉曼從何氏酒店趕出來,她就會走投無路,變成一條可憐蟲。
-
她就喜歡那種把邵曉曼踩在腳底的感覺,可是現在的邵曉曼,卻陪在AN集團老總身邊,甚至盛裝出席這樣盛大的舞會。
-
這結果不是她想要的,不是!
-
“啊,小米,你幹什麼?”何明被她捏疼了,不由怒斥了一句。
-
譚米這才回過神來,急忙道歉,“何總,真對不起。您沒事吧,真對不起啊!”她現在一定要抓住何明這個靠山,所以寧可無止境的放低姿態,去討好他。
-
何明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道:“當初要不是你,我怎麼會開除邵曉曼。現在倒好,人家傍上了AN集團的總裁,指不定哪天找我們報仇呢!”
-
“何總放心,據我對邵曉曼的了解,她不會的。”譚米嬌媚一笑,媚眼如絲的湊到何明耳邊,“您別忘了,她身上還有污名。 AN集團的田總,怎麼會要您穿過的'破鞋'呢?”
-
她說這話的時候,儼然沒有意識到,誰才是真正的破鞋。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bts轉載文

Ch.12
“這不好吧……”邵曉曼小聲的開口,“我媽說,晚上不能隨便跟男人出去。”她一副乖女兒的模樣,差點氣得田柾國噴一口老血。據他所知,邵曉曼父母雙亡,寄住在大伯家裡,是個孤兒。
-
看來她是誤會他對她有意思!
-
田柾國好氣又好笑,他不過是為了替徐思遠好好照顧她罷了,抬頭狠狠瞪她一眼,啟唇道,“晚上有個商業舞會,我缺舞伴。”
-
額——
-
邵曉曼總算明白過來,原來是她曲解別人的意思了。當下臉頰發燙,她把頭埋得更低了。
-
田柾國沒再說話,迅速將剩下的文件批好,然後便站起身,傳了李思進來。
-
“總裁,您找我。”李特助速度快,有了上午的教訓,他是一點不敢怠慢了。
-
田柾國已經拿上了外套,轉目看了邵曉曼一眼,“還杵著幹什麼?”
-
“啊?”邵曉曼滿臉不解,卻見田柾國已經提步出去了。
-
李思走到她身邊輕輕推了她一把,“趕緊走吧,想挨罵了?”不知道為什麼,李思總覺得今天總裁心情不太好。
——
邵曉曼怎麼也沒想到,田柾國讓她下午不上班的原因竟然是帶她來買衣服。身為一個才進公司兩天的秘書,她感到受寵若驚。
-
趁著田柾國在前面挑衣服的空當,邵曉曼拽住了李思的衣袖,“李特助,我想知道,為什麼AN集團會給我下聘書?我記得我沒有來面試過……”
-
對於她的疑惑,李思表示不知道,“我只是照總裁的吩咐辦事,至於原因,不如你親自問總裁。”
-
邵曉曼汗然,田柾國要是會告訴她,那她也不用這麼偷偷摸摸的打聽了。今天在秘書室裡,她聽那位饒秘書說,田柾國回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給她下聘書,讓她過來就職。
-
而且還是總裁的貼身秘書,這擱古代,相當於皇帝面前的太監總管……呸呸呸,什麼太監。
-
這麼好的職位,這麼高的薪資,聘用她這個外行人,田柾國莫不是腦袋秀逗了?
-
最主要的是,田柾國是怎麼知道她的?
-
就在她遐思之際,田柾國已經為她選好了一身行頭,轉目喚邵曉曼,“過來!”
-
邵曉曼這才回神,疾步過去,“總裁,您叫我。”
-
話剛落,田柾國便將手裡的禮服裙遞給她,“進去換。”簡潔明了的三個字,迫人的氣勢,讓邵曉曼無從拒絕。
-
她乖乖的去了試衣間,銷售員特別熱情為她服務。
-
田柾國選的是一條艷紅色的抹胸魚尾長裙,邵曉曼一米六幾的個子正好合適。最主要的是,這裙子塑身,上身後立時將身材顯露出來。
-
由於是抹胸款,邵曉曼覺得自己脖頸、肩膀一截涼颼颼的,很不自在。在試衣間裡磨蹭了許久,她才緩步出來。
-
而田柾國正背對著她的方向,垂首挑選著高跟鞋。
-
“總、總裁……”邵曉曼有些口吃,因為她剛才出來的瞬間,便感受到整個店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
連李思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映射出一抹驚艷。
-
田柾國挑了一雙尖頭高跟鞋轉身,深沉的眸裡倒映出邵曉曼的身影。
-
她舉止拘謹立於橙黃的燈下,一身紅裙映襯那白皙如雪的肌膚,白裡透紅,頗有韻味。精緻的五官特別養眼,此刻美目生輝,正膽怯的看著他。兩手交疊在小腹,有些緊張的緊扣著。
-
盤起的髮烏黑亮麗,暴露在空氣中的肩頭圓潤光滑,脖頸更是白皙修長,如美玉一般。
-
半晌,田柾國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再試試這雙鞋。”
-
他說著,已經拿著鞋走到邵曉曼面前蹲下。田柾國接下來的舉動震驚了整個服裝店,李思更是五官都扭曲了,他從來沒有見過總裁為任何一個女人穿鞋。
-
在男人靠近之際,邵曉曼的眼里便滿滿都是他的身影,直到田柾國在她面前蹲下身,修若梅骨的手溫潤如玉,輕輕的抬起她的腳,親手為她穿上鞋。
-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邵曉曼只覺得在他觸碰到她腳掌的時候,她的呼吸一滯,心跳不由得加快了。
-
她此刻宛若被王子套上水晶鞋的灰姑娘,一瞬間變成了公主。
-
可是很快,田柾國便將她拉回了現實中,“好了,走兩步試試。”此時,他已經站起身,退到了一邊,沉著眸打量她。
-
邵曉曼微張的嘴合上,垂首看了一眼自己腳上的高跟鞋。鞋面鑲了黑色的鱗片,在燈光下搖曳生輝。
-
不是水晶鞋,她也不是灰姑娘,而田柾國更不可能是王子。
-
他是帝王,AN集團最年輕的帝王。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bts轉載文

Ch.11
邵曉曼小小驚訝了一把,看著李思放在桌上的保溫盒,她笑道,“咱們AN集團的伙食服務這麼周到啊?”以前在何氏酒店的時候,三餐都是自己在員工餐廳解決的,沒想到李思還會親自給她送過來。
-
說話間,邵曉曼已經合上書站起身。
-
李思暴汗,他能說只有邵曉曼的午餐才是總裁吩咐他特別準備的嗎?就連他都想不通,總裁為什麼要對邵曉曼特殊照顧。
-
可他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點了點頭,便退出去了。
-
邵曉曼吃了飯,便將保溫盒拎了出去。外間裡已經沒有田柾國的身影,她就出去找李思,可是找了一圈,也只看見外面的總裁秘書辦公室。
-
她有些不懂了,明明有秘書室,為什麼田柾國還要把她安排在總裁辦公室內?
-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邵曉曼敲門而入,禮貌微笑。
-
秘書辦公室裡只有三個秘書,現在是飯點,只剩一個值班的。
-
看見邵曉曼進來,那人便站起身,溫柔淺笑,“邵秘書,找我有什麼事嗎?”
-
邵曉曼一愣,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有人認識她,她來AN也才兩天而已,而且一直都沒有跟大家正式打過招呼。
-
“啊,這個保溫盒……”邵曉曼斂了神思,將保溫盒放在桌上,笑道,“我已經洗乾淨了,只是找不到李特助,不如先放你們這邊吧! ”
-
看見保溫盒的時候,那位秘書小姐的目光微變,對邵曉曼又多了幾分敬意。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總裁也是用的同款的保溫盒,看樣子傳聞不假,這位空降來的邵秘書,跟總裁真的關係不凡。
-
思及此,秘書小姐臉上的笑意又深了幾分,“總裁對您可真好,公司裡的職員們都是在員工餐廳就餐,沒想到總裁還讓李特助給您送飯。 ”那語氣裡滿滿都是羨慕,聽得邵曉曼一愣一愣的。
-
她半晌沒反應過來,什麼叫做總裁對她可真好……
-
“是這樣嗎?大家都是在員工餐廳就餐的?”她還以為每個人的待遇和她都一樣呢!
-
秘書小姐還是笑,“是啊,其實總裁剛接手公司就把貼身秘書的位置空出來了。前陣子姐妹們還很不解,現在才知道,原來總裁是給邵小姐準備的。”
-
邵曉曼在何氏酒店的事情,AN集團的員工們並不知道。這位秘書小姐,不過是看邵曉曼容貌出眾,且總裁對她的態度不一樣,所以暗自揣測,她和總裁的關係不一般。
-
“其實我們一直都很想跟邵秘書您見面聊聊天的,要是邵秘書不介意的話,今天下班後,咱們一起去吃飯吧!”
-
秘書小姐盛情相邀,邵曉曼念著自己是新人,理應多結交幾個朋友,也就答應了。
-
在秘書室裡閒聊了許久,她才慢悠悠的回了總裁辦公室。
-
而此時,田柾國已經回來了,正坐在皮椅上處理文件。
-
看見邵曉曼進門,他手中的筆頓住,抬目淡漠的開口:“你去哪兒了?”方才他不過是出去處理一件事情,回來就沒看見邵曉曼了。
-
邵曉曼驚了驚,有些愕然的看向辦公桌前的男人,“總裁,您回來了。”剛才她是一點沒有註意,沒想到田柾國已經回來了。
-
“你剛才去哪兒了?”田柾國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
-
邵曉曼如實交代,還順帶把心裡的疑惑問了出來,“總裁,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
田柾國的臉色立時一變,總覺得邵曉曼的話有點歧義,“對你好?”他什麼時候對她好了?
-
“方才饒秘書說……”
-
“我招你來是工作的,不是讓你去聽流言蜚語的。”田柾國冷聲打斷了她的話,點了點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身為貼身秘書,起碼你應該把辦公桌收拾整齊。”
-
他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去。邵曉曼閉了嘴,腦袋慢慢低下去,急忙將桌上的文件整理好。
-
田柾國已經轉移到沙發那邊去了,端起茶几上的咖啡抿了一口,他那兩道濃眉不約而同的蹙起,“咖啡冷了,幫我換一杯。”
-
“好的,總裁!”邵曉曼急忙去換。
-
看著她去茶水間的背影,田柾國微蹙的眉才慢慢展開。將咖啡放下,他不由摩挲著指腹。
-
等到邵曉曼回來,他便徑直開口:“下午不用上班了,晚上陪我去個地方。”他話說完,便起身回到了辦公桌前,埋頭工作。
-
邵曉曼呆愣在原地,因為那男人埋著頭,她看不見他的臉。
-
她剛才沒有聽錯吧,田柾國晚上約她?這……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10
“總裁……”她輕聲喃喃,眼裡閃過一抹複雜的光。扭頭再看看堵在小區門口的那輛車,不正是田柾國的御用坐騎,那輛邁巴赫嗎?
-
就在她遐思之際,街對面的田柾國與李思已經踱步過來了。
-
“還杵在這裡做什麼?你已經遲到十分鐘了。”從她身邊經過時,田柾國冷淡的道了一句。
-
李思為他拉開車門,邵曉曼也不敢懈怠,急忙上車。
-
直到車子開走,她還隱約聽見窗外傳來群眾的議論聲。
-
“那不是被何氏酒店炒了的邵曉曼嗎?”
-
“好像是她啊!我聽說她是被潛上位的,嘖嘖嘖,這年頭的姑娘,真是一點羞恥心都沒有了。”
-
“可不是,我家女兒不也在何氏酒店上班嗎?聽說現在別的酒店都不敢收那姓邵的呢!”
*
車子漸遠,那些刺耳的言語也逐漸消失在邵曉曼耳邊。
-
她面色慘白,兩手緊緊抓著皮包的帶子,薄唇緊抿,似是極力忍耐著。
-
“沒想到,流言蜚語的傳播速度比病毒還快。”身側傳來男人低沉帶笑的嗓音。
-
邵曉曼沒有說話,因為何氏酒店的事情是,是她的污點。即便自己沒有做過,但是找不到證據證明清白,她就只能默默受著。
-
田柾國扭頭看她一眼,臉上的笑意淺了幾分,目光漸沉。
-
一路上邵曉曼都沒有說話,車內很安靜。直到進了公司,邵曉曼回到了自己的小隔間。
-
她緊繃的臉一下子鬆垮,眉眼間露出委屈,心裡將何明跟譚米罵了一千二百遍。憑她現在的能力,根本撼動不了那兩個人,也報不了仇。
-
為此,邵曉曼很是苦惱。
-
田柾國就站在隔間外面,透過玻璃打量著邵曉曼。那人卻低垂著腦袋,似乎在為什麼事情感到苦惱,神情專注,絲毫沒有察覺到他的目光。
-
看了她好一會兒,田柾國才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
-
恰好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李思抱著文件進來,“總裁,您要的文件。”
-
他將文件整理好放在辦公桌上,然後看了田柾國一眼,“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身為特助,他每天的工作比田柾國本人還要繁忙。
-
誰知剛走出兩步,李思就被叫住了,“等一下。”
-
腳步立時頓住,李思回眸,有些不解的看向那辦公桌前的男人,“您還要什麼吩咐?”他內心很是納悶,邵曉曼已經來公司兩天了,田柾國一點工作任務都沒有安排給她。
-
倒是他這個特助,連帶秘書的工作一起完成了。
-
田柾國自然沒有註意到李思的不滿,只是捏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道,“我讓你查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
李思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
昨天田柾國讓他查一下邵曉曼被炒的原因,原因已經查出來了,到那時內裡還有隱情。李思還沒有調查清楚,不敢輕易匯報。
-
所以,他道,“請您再給我一天時間。”
-
田柾國睨他一眼,微微蹙眉,“辦事效率,似乎降低了。”
-
他不輕不重的一句話,卻讓李思內心狠狠顫了顫。總覺得田柾國看著他的目光,能把他吃了似的。
-
“對不起總裁,中午前一定給您答复。”李思深深鞠了一躬。
-
他的聲音略大,連隔間裡的邵曉曼都聽見了。她好奇的站起身,從隔間裡出來。
-
卻見李思已經出去了,而田柾國正靠在皮椅上,慢條斯理的喝著咖啡。
-
“我讓你看的書都看完了?”田柾國放下了咖啡杯,掀起眼皮看她一眼。
-
書?
-
邵曉曼半晌才反應過來,早上來的時候,桌上就放著十幾本厚厚的書籍。她完全沉浸在悲傷裡,還沒來得及看呢!
-
“那個……”
-
“專心看書,做好自己的事情。謠言而已,總會止於真相的。”
-
邵曉曼抬頭,有些訝異的看著田柾國,卻見那人已經垂首翻開了桌上的文件。彷彿方才那句話,不是他說的一樣。
-
他說謠言總會止於真相,看樣子早上小區里居民們的話,田柾國也聽見了。
-
不過一向冷冰冰的田柾國,竟然會說這種類似安慰的話,倒是讓邵曉曼小小驚訝了一把。她乖乖的回到自己的小隔間,將桌上的書整理了一下。
-
大都是一些名人傳記,還有國外比較知名的小說,另外有幾本關於秘書這一職業的書籍。
-
邵曉曼深深吸了口氣,平復了心境,就開始專心看書。
-
看書讓她很快忘記了早上的事情,心情也好轉了,只是到了飯點她也全然不知。
-
叩叩——
-
門被敲響,邵曉曼從書頁間抬起頭來,只見李思已經推門而進,手裡拎著一個保溫盒,“邵秘書,你的午飯。”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9

他這話說得慢條斯理,明明是笑著說的,卻讓邵曉曼心裡一陣惡寒。
-
果然,下一秒,男人便暴露了。
-
只聽田柾國道,“1000萬怎麼樣?”
-
田柾國臉上的笑意逐漸褪去,目光從李曉峰身上移開,幽幽的落在邵曉曼身上,接著道:“如果李總覺得低了,我還可以再加。”
-
他的意思很明顯,他給邵曉曼的年薪可以一直加到李曉峰無法承受的價格。
-
李曉峰的臉色有些難看,半晌才抬目對上田柾國的雙眼。
-
視線交匯之際,田柾國笑道,“李總怎麼不說話了?”
-
李曉峰尷尬一笑,站起身去,本打算說點什麼。誰知一旁的邵曉曼卻搶先開口了,“我在AN集團呆的挺好的,暫時不想離職。”
-
她的話讓兩個男人的目光一滯,繼而都轉目看著她。
-
邵曉曼搓著手心,看向田柾國的目光有些閃避,“以後還請總裁,多多指教。”她鞠了一躬,禮數周到。
-
大家都知道,邵曉曼做出這個決定,無非是不想讓李曉峰為難。田柾國擺明了就是不想放人,順便為難李曉峰,所以不管李曉峰出多少價,他都不會放她走的。
-
因為深知這一點,邵曉曼心裡萬分鬱悶。她又不是什麼特殊性人才,怎麼田柾國就是不肯放人呢?
-
對於她的妥協速度,田柾國略略不滿。轉目深邃的看了李曉峰一眼,他道,“邵秘書吃好了嗎?今晚公司加班,一起過去吧!”
-
公司加班?
-
邵曉曼有些愣然,她怎麼不知道公司加班的事情?
-
田柾國話落,已經轉身離開了。李思自然跟上去,至於邵曉曼,面帶愧疚的看了李曉峰一眼,抓起包包。
-
“曉峰,咱們下次有空再聚啊!”她的臉上寫滿焦急,不知道去晚了,田柾國又會整出什麼么蛾子來。
-
李曉峰儒雅淺笑,點了點頭,“嗯,我等你電話。”反正他已經回國了,沒有了徐思遠,邵曉曼必定會是他的。

邵曉曼步出飯店的時候,邁巴赫的車燈亮著,後座車門敞開,顯然是在等她。當即加快腳步衝過去,生怕田柾國久等了。
-
咚——
-
車門關上,邵曉曼深深吸了口氣,轉目笑著看向田柾國,“走吧,總裁。”
-
李思已經發動引擎,身側的男人沒有回話,只是閉著眼簾假寐。邵曉曼只覺得有些尷尬,被人忽略的感覺,實在不怎麼樣。
-
“總裁,我們去哪兒?”李思身為特助,其實比誰都清楚,今晚根本沒有加班一說。
-
別說是今晚,AN集團一年365天,很少會有加班的時候。至於總裁為什麼那麼說,李思尋思著,應該與邵曉曼有關。
-
後面的邵曉曼聽見他的話,有些傻了。半晌她才反應過來,轉目狠狠的瞪著田柾國,質問的語氣道,“今晚不用加班?”
-
田柾國慵懶的掀起眼簾,目光微轉,靜靜打量著邵曉曼,“剛才要,現在不用了。”
-
他的語氣很平淡,絲毫沒將邵曉曼的惱怒放在心上,只淡漠的吩咐李思,“送邵秘書回家。”
-
李思應了一聲,調轉車頭便往邵曉曼家那小區去。
-
深夜十點左右,邵曉曼才回到家。
-
雖然一天到晚沒做什麼重活,她卻覺得無比心累,甚至累得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翌日清晨,初陽升起,微光從半開的落地窗照進。涼涼的晨風拂過面頰,邵曉曼一個激靈坐起身,砸吧了兩下嘴。
-
抬起手腕看了看,早上七點。
-
AN集團的上班時間是9點,不過她答應田柾國,第一個月早上8點就趕過去。
-
一想到田柾國,邵曉曼就覺得頭大。
-
輕嘆一氣,她頹廢的往浴室去。衝個熱水澡,簡單的洗漱後,邵曉曼出門了。
-
剛走出小區門口,邵曉曼看見門口堵了不少的人,一個個議論紛紛,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
“這車真不錯,也不知道是誰家的?”
-
“車停在這裡,怎麼沒見人呢?擋住道路了,別人的車怎麼出去啊?”
……
隨著邵曉曼腳步靠近,斷斷續續的議論聲傳入她耳裡。大致是有人的車停在了小區門口,擋住了去路,怪不得剛才她出來看見幾輛小車堵在路上。
-
誰這麼缺德?
-
邵曉曼心裡腹誹著,匆忙繞過人群,打算先去小區對面那家早餐店吃點東西。誰知剛擠出人群,便看見街對面站著兩道人影。
-
為首的男人一襲深藍色西裝,眉目俊朗,五官盡顯張揚,周身氣質卻無比冷漠。他就站在陽光下,儘管離了一條街,邵曉曼還是能感覺到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8

邵曉曼聽後臉色一變,忍不住抬目看向田柾國,“我和曉峰只是朋友關係。”
-
她急著撇清關係,李曉峰淡淡一笑,眸中卻閃過一抹不甘,“是啊,我們現在只是朋友關係而已。”不過早晚有一天,邵曉曼會是他的女人。
-
後話李曉峰並沒有說出來,可田柾國卻一眼看破了他的心思,眼神越發冰冷。
-
菜已經上了,田柾國沒再說話,只是安靜的吃菜。一旁的李曉峰體貼的為邵曉曼夾菜,還話話家常。
-
“兩年多沒見,你……還好嗎?”
-
男人的聲音微頓,語氣略沉,餐桌上的氣氛一瞬就變了。邵曉曼夾菜的動作停住,眼睫輕顫,半晌才抬目看向李曉峰,牽強一笑,“我挺好的。”
-
李曉峰抿唇,淺淺一笑,點頭。其實他想問,沒有徐思遠的日子,她還好嗎?
-
可看見邵曉曼那一瞬微變的臉色,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
不過有一件事,李曉峰還是要問的,“我聽說,你丟了何氏酒店的工作?”
-
被他這麼一問,邵曉曼面露尷尬,放下了筷子,笑笑,“沒想到,連你都知道了。”對於邵曉曼來說,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對外的那些傳言。
-
誰知李曉峰卻絲毫不在意,“我現在也回國了,手底下正缺一個秘書,你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工作?”
-
他的話說的委婉,在座幾人卻是都聽明白了。
-
邵曉曼有那麼點心動,反正都是做秘書,她在李曉峰身邊會自在很多。思及此,她抬目看了一眼對面吃菜的田柾國。
-
男人只是微垂眼簾,靜靜的吃菜,彷彿他們倆方才的對話他根本沒有聽見似的。
-
“曉曼?”似是許久沒有等到回答,李曉峰不由得碰了碰她的手肘。
-
邵曉曼這才回神,“我考慮一下吧!過兩天……給你答复。”
-
她的話還沒說完,只聽見“噠”的一聲,田柾國手裡的筷子拍在了桌上。將邵曉曼和李曉峰嚇了一跳,兩人下意識的看向他。
-
田柾國抽了餐巾擦了擦嘴,方才目光沉沉的看著邵曉曼道,“邵小姐今天才與我們AN集團簽了合約,怎麼,這麼快就忘了?”
-
邵曉曼的心裡一驚,她原本打算私下跟田柾國好好商量。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現在就把合約搬出來了。
-
“李總這是要當著我的面挖我們AN集團的牆角不成?”田柾國笑了,只是那笑意未達眼底,還帶著幾分冷意。
-
話說完,田柾國身子後靠,側目看了一眼李思,“李特助,不如你跟邵秘書說說,違約的後果。”
-
李思垂首,上前一步,若尤其是的開口,“根據AN集團員工製度規定,凡是與AN集團簽約5年以上的員工,如果提前解約,則應付給AN集團該員工三倍以上年薪酬,作為違約金。”
-
“並且,AN集團會在業界發出通告,告知業界各企業該員工的違約行為。”
-
李思的話有條有理,對公司製度也十分熟悉。
-
他這麼一說,邵曉曼只覺得自己的心裡涼颼颼的,剛才升起的希望火焰,一下子就撲滅了。
-
三倍以上年工資……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
心裡打著轉,邵曉曼的雙手不由垂到了腿上,萬分不安的搓著自己的大腿。
-
她所有的小動作,李曉峰都看在眼裡,旋即唇角一勾,男人身子前傾,對田柾國道,“敢問田總,是否付了違約金,您就可以放人了?”
-
李曉峰的話一出,一旁的邵曉曼差點從凳子上跌下去。
-
轉目,她驚恐的瞪著李曉峰,卻見那男人側目對她溫柔淺笑,接著道,“曉曼是個人才,為了這樣的人才,我們華盛集團,願意出價為她'贖身'。”他刻意用贖身二字,擺明了是在揶揄田柾國。
-
田柾國的俊臉明顯陰沉了不少,周身散出的冷意也深了幾許。一旁的李思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家總裁,方才李曉峰的話明顯是挑釁,總裁聽了想必很是惱怒。
-
就連邵曉曼都感覺到了對面氣場強勢壓來,她想說點什麼打圓場,可是嘴巴張了張,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
對面的田柾國忽然笑了,臉色一剎明了,正好落地窗外的路燈亮了,燈光灑在他身上,映襯出幾分暖意。
-
“想不到,在李總眼裡,邵小姐竟然是如此重要的員工。既然如此,那我們AN自然不能錯失了這位員工才是。”
-
清冷帶著笑意的嗓音徐徐說著,田柾國兩手捻住西服的領口,慢條斯理的理了理,站起身去。
-
淡漠的目光垂落在李曉峰身上,迸出幾分寒意,“忘了告訴李總,邵小姐與AN集團簽下的合約書上,年薪未定。既然邵小姐是連李總都如此看重的人才,那這年薪我們AN自然是不能給低了。”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7

就餐地點是田柾國選的,H市最為豪華的九洲大飯店。
-
車子剛挺穩,李曉峰便下車,隨即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將邵曉曼迎了下來。
-
“我們真的要在這裡吃晚飯?”她有些不敢相信,畢竟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來過這裡。
-
李曉峰溫潤一笑,大手微抬,將她的耳發勾到耳際,“像田總這樣不凡的人物,只有這裡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
邵曉曼點了點頭,悄悄看了一眼前面邁巴赫上下來的田柾國,“說得也是。”
-
話落,李思便走到了她的面前,“邵秘書,總裁讓你過去一趟。”
-
“啊?”邵曉曼狐疑的看他一眼,認命的點頭,“好的。”
-
跟在李思身後走到田柾國,面前,邵曉曼恭謹的垂首,“總裁,您找我?”
-
男人的目光此時正看著九洲飯店的招牌,聽見邵曉曼的話,他並沒有任何反應。邵曉曼耐著性子又問了一聲,田柾國這才緩慢的垂下頭,淡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
“邵曉曼,身為秘書,你連最基本的職責都忘了?”他的眼神高深莫測,濃眉微挑,似有不滿。
-
弄得邵曉曼滿頭霧水,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
田柾國也絲毫沒有向她解釋的意思,抬步便往飯店裡去,根本沒把後面的李曉峰當回事。
-
邵曉曼杵在原地,若非李思上來解釋,她還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
“邵秘書,你現在是總裁的近身秘書,隨時隨刻,都該跟隨在總裁身邊。明白嗎?”
-
邵曉曼這才明白過來,原來田柾國的意思是這個。
-
她有些鬱悶的回身,看了李曉峰一眼,男人溫柔淺笑,滿目寵溺的看著她點了點頭,示意她跟上田柾國。
-
看著邵曉曼遠去的背影,李曉峰臉上的笑意才慢慢斂去。他外貌俊朗,戴著眼鏡更是儒雅斯文,站在保時捷車前,立時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
李思站在不遠的地方打量他,自然是將李曉峰臉上那細微的變化攬入眼簾。那個男人轉瞬就換上了一臉笑意,彷彿剛才那一抹陰冷是李思的錯覺一般。
-
李曉峰款步走到李思面前,唇角揚起,謙恭一笑,“李特助,請吧!”
-
“李總請。”李思身為特助,還是分得清尊卑貴賤的。
-
李曉峰乃是H市內排行前三的華盛集團代理CEO,怎麼說也是老總級別的人物,他可不能像田柾國那樣對他無禮。
-
兩人一前一後進門,而此時,邵曉曼跟在田柾國身後已經拐進了包廂。
-
“田總真是稀客,怎麼過來也沒人提前通知一聲。”跟在田柾國身邊的飯店大堂經理,一直說個不停。
-
一行人跟在田柾國身邊,愣是把邵曉曼擠到了最後面。
-
田柾國剛步進包廂的門,腳步便頓住了。
-
“田總,怎麼了?”大堂經理有些忐忑的看向他。
-
田柾國卻只是回眸,遠遠的掃了一眼邵曉曼,蹙眉,“你是烏龜嗎?”走路那麼慢。
-
邵曉曼頓時委屈不已,卻只能嘟嘟嘴,什麼話也沒說,乖乖步到他身前。
-
大堂經理這才意識到邵曉曼的重要性,立時滿臉堆笑,“小姐是否鞋子穿著不舒服?”也算是為邵曉曼找了一個不錯的藉口。
-
田柾國沒再說什麼,進了包廂,便把菜單丟給了邵曉曼,“要吃什麼,隨便點。”
-
他的態度始終冷硬,邵曉曼捧著菜單,在大堂經理以及幾位服務員的注目下忐忑翻開,目光卻時不時的往門口望。
-
約莫幾分鐘過去,李思和李曉峰才緩步從門外進來。
-
剛進門,李曉峰便一眼望見了邵曉曼那張苦瓜臉,頓時心疼的蹙起眉,不悅的掃了田柾國一眼。
-
他在邵曉曼身側坐下,自然而然的從她手中接過菜單,淺淺一笑,“我來點吧!保證你都會喜歡的。”
-
這話是跟邵曉曼說的,無形之中也表明了他和邵曉曼的關係匪淺。
-
田柾國抬目,陰岑岑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不由支著下頜,定定的看著邵曉曼,“想不到邵秘書還認識李總這樣的人物。”
-
他的話音微冷,卻含著幾分揶揄的味道,邵曉曼全都聽明白了。
-
未等她開口回話,一旁的李曉峰又笑著道,“田總有所不知,我和曉曼大學的時候就是好朋友。”
-
他說著,目光柔柔的看向邵曉曼,那眼神裡滿懷愛意,只是邵曉曼自己沒有發覺。
-
氣氛有些尷尬,田柾國的目光在邵曉曼兩人身上游移,垂在桌側的手輕輕敲打,眼神裡帶著探測的味道。
-
“怎麼?李總和邵秘書是戀人關係?”他問這話的時候,語氣比平日里還要冷上幾倍,帶著幾分試探意味的觀察者李曉峰的表情。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不知道上次的ibon大家喜不喜歡,呆熊會努力做出更好的作品
-
背德男女 07 前塵未散
她努力冷著一張臉說:「先生,請自重。」 他鬆開手:「啊,我現在確定是你了。」 蕭明明走到電梯外,她需要回家。  聽說和一夜情對像再次見面是很惡劣的情況,更不要說是工作場合,而且似乎他是剛才那一行人中的一員。  既然是老陳親自接待,很可能就是這次的……投資方?  她想起兩人在紐約相遇的地點,那地方好像離華爾街有點近,她覺得頭開始痛。 「這麼晚了,去坐地鐵?」他走上來。 「嗯。」蕭明明回應得儘量漫不經心。 「這麼晚了不安全,要不我送你?」 蕭明明停下來白了他一眼:「不用了,你不跟著我最安全。」 他也不生氣:「不穿連衣裙了?」 「這位先生,你這種言行已經構成性騷擾了。」蕭明明頭也不回,甩出這麼一句話。 「頭髮也盤起來了?」 她不想接話,加快腳步,走到從B1到地面的樓梯時,高跟鞋沒踩穩,一個踉蹌。  她被他抱住,才沒有摔倒。 「別顧著跟我賭氣,我又不是什麼壞人。」他在壞人兩個字上加了重音。 「那個在電話裡承認自己是色狼的不是你嗎?」 「那個在電話裡承認自己快樂的不是你嗎?」 他抱著她,促狹地問。  熱氣吹在耳邊,電流滾過背脊。  夜色無邊,前塵未散。  有腳步聲接近,蕭明明低聲呵斥: 「放手!」 他反而抱得更緊,手從她肩膀滑到鎖骨,再往下游移。 「為什麼?」 一男一女說笑著走過,女方好奇地停下腳步一瞬,又繼續向前。蕭明明不敢動,他也不動,兩個人以一種暫停的感覺僵持著。 「他們怎麼了?」「大概情侶吵架吧……」 兩位路人的聲音越來越遠,他笑出聲。  她瞪了他一眼,手肘向後一頂,他悶哼一聲。蕭明明趁機站了起來,回頭一看他正捂著肚子蹲在原地。 「別裝,我不會理你的。」 她向前一瘸一拐走了兩步,走到樓梯拐角處,看到他還蹲著。 「你幹嘛……我打你哪兒了?」 他抬頭看她,眉頭緊皺。今天他穿得比那天還正式,領帶還好好繫著,非常商務,非常精英——如果不是蕭明明見識過他本性如何,大概也會認為他是不錯的青年才俊。 「喂,問你話呢,你沒聽見?」 他抿著嘴唇,表情痛苦。  蕭明明捂嘴偷笑:「你也有今天?」 他低聲擠出一句:「胃痛……」 蕭明明半信半疑。  想起眼前這個她仍然不知姓名的男人,曾經對自己做過的種種:他在卡座上用手隔著內褲用手指刺激出她的愛液,又在吻得她意亂情迷之間褪去她的內褲,誘她去陰暗的角落……然後則是他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侵入她,佔有她,讓她看著他一下下給她帶來快樂。
留言繼續!

Ch.6
-
這次邵曉曼學乖了,麻溜的上了車,與田柾國坐在後面,連大氣兒也不敢喘。李思已經回到了駕駛座,發動引擎,驅車便離開了AN大廈。
-
一路上邵曉曼都很安靜,車內的氛圍壓抑,她不敢看田柾國,便只好扭頭看著窗外的街景。這條路她很熟悉,是她回家的路。
-
可是……李思怎麼會知道的?
-
“那個……李特助,你怎麼知道我家在哪兒?”邵曉曼猶疑的話音傳到李思耳裡。
-
他有些尷尬,從後視鏡裡看了看田柾國。田柾國卻在閉目養神,彷彿根本就沒有聽到邵曉曼的話似的。
-
李思抿唇,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難道告訴她,自家總裁一回國,就派人找她的下落調查她的住址?
-
而且不僅如此,還幫她交了一年的房租,聽說她失業在家為錢發愁,還好心的給她發聘書。這些事情,李思可沒膽子告訴邵曉曼。
-
畢竟,總裁交代過,做這一切都得保密。
-
“李特助?”邵曉曼以為李思沒有聽見,本想再問一遍。
-
誰知身邊那男人漫不經心的開口了,“AN集團每一位員工的資料都很詳細,李思看過你的檔案,知道你家地址,有什麼不對的嗎?”
-
邵曉曼扭頭,對上田柾國那雙淺淡的眸,搖搖頭,“沒有。”
-
男人瞧她驚怕的樣子,不由生笑,“那你還有什麼疑問嗎?”
-
邵曉曼依舊搖頭,“沒有。”
-
果然,田柾國的氣場能壓得她乖巧聽話,他說往東,她絕對不敢往西。
-
邁巴赫拐進了一條小巷,在一棟老小區門口停下。
-
邵曉曼推門下車,抱著包包恭謹的朝車裡的田柾國鞠了一躬,“我已經到了,謝謝總裁。”
-
車裡的男人終於掀起眼簾,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身後的老小區,“這裡的治安怎麼樣?”
-
“啊?”邵曉曼微愣,不知道田柾國為什麼這麼問,“挺好的,進出門都要刷卡呢!”
-
男人斂眸,沒再說話。他心裡卻尋思著,什麼時候給邵曉曼換個地方。
-
邵曉曼見他沒說話,便自覺的道別,“謝謝總裁,謝謝李特助,你們回去吧,我就先進去了。”她的話說完,轉身就走。
-
誰知剛一轉身,便看見小區門口又停了一輛保時捷。直接越過了邁巴赫,停在小區大門前,擋住了邵曉曼的去路。
-
李思見狀,回眸看了一眼後座的田柾國,見他沒有表示,也就沒有驅車離開。
-
邵曉曼本打算繞進小區,誰知剛邁出兩步,保時捷的車門便開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她面前,遮住了傾瀉在她臉上的陽光。
-
“好久不見,曉曼。”高大的陰影投在她身上,頭頂傳來溫軟的男音,邵曉曼覺得很是熟悉。
-
她舉目看去,而那男人也體貼的側身湊近,讓邵曉曼看得清楚。
-
看清男人面容的一剎,邵曉曼瞪大了眼,“曉峰!”
-
李曉峰則是溫和一笑,抬手便揉了揉邵曉曼的發頂,“三年不見,曉曼可是越來越漂亮了。”
-
陽光下那兩道身影映入車內的田柾國眼裡,看著李曉峰眼中對邵曉曼那十分明顯的佔有慾和愛戀,田柾國甚覺不妙,在徐思遠醒來之前,絕不能讓任何男人別有用心的接近邵曉曼,他濃眉微挑,隨即下車。
-
李思跟著下車,“總裁,您這是?”
-
田柾國並未看他一眼,兩手揣在褲兜,緩步走到了邵曉曼身後。
-
李曉峰的目光隨之看去,似有疑惑,“曉曼,這位是?”
-
“AN集團,田柾國。”未等邵曉曼開口,站在她身後的男人,已經淡漠的開口。
-
田柾國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邵曉曼立時渾身繃緊,動也不動。
-
倒是站在她對面的李曉峰,臉上的笑意微滯,看著田柾國的眼神帶著幾分訝異,“原來是田總,幸會。”唇角的弧度深了些許,李曉峰朝田柾國伸出手。
-
那人卻並沒有理他,只是低垂眼眸,看著邵曉曼的後腦勺,“邵秘書,還不進去?”他催促著,明明知道邵曉曼遇上了故人,卻一點讓她敘舊的意思都沒有。
-
對於他的無視,李曉峰並沒放在心上,只是優雅的抽回手,亦是垂眸瞧著邵曉曼,“曉曼,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一起吃晚餐敘敘舊怎麼樣?”
-
他一邊說著,一邊淺笑著抬目,對上田柾國那被冷意渲染的眸。
-
一時間,邵曉曼夾在中間,只覺得前後兩人的氣壓不斷的匯聚在她身上,有些透不過氣。
-
未等她回答,身後的田柾國便先替她回答了,“正好,我和李助理也沒有吃晚飯,一起怎麼樣?”
-
不遠處的李思微微驚訝,總裁向來不喜歡熱鬧,怎麼今天還主動去湊熱鬧了?
-
李曉峰垂首,溫聲有禮的道,“能與田總吃飯,可是我們的榮幸。”
-
“那就走吧!”田柾國也不客氣,目光掃過邵曉曼,轉身便回到了車上。
-
至於邵曉曼,自然上了李曉峰的車,至少不用面對田柾國那張冰山臉,不會那麼緊張。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5

她的每一句話,都像是針刺一般,扎在邵曉曼的心裡。
-
垂在腿側的手不由攥緊,邵曉曼死死的咬著唇瓣,看著眼前的女人,像是不認識她似的。這也的確不是她認識的譚米,內心如此的醜陋。
-
“我以前怎麼就沒看出來呢?”邵曉曼笑著,眼神逐漸變得冷漠,“為了一個客房部經理的位置,你把自己送到何明的床上!現在還有臉來怪我?”
-
她的態度轉變,言語間滿滿都是諷刺,倒是讓譚米大吃一驚。在她的記憶裡,邵曉曼一向是個好說話的,說她善良,倒不如說她愚蠢。
-
可是現在……
-
“你當真覺得我愚蠢嗎?”邵曉曼略略往前邁了一步,唇角的笑更為諷刺,“我當你是朋友,你卻想著污衊我毀我的名聲……譚米,你的良心被何明吃了嗎?”
-
提到“朋友”兩個字,譚米心中怒火蹭的往上冒,揚手衝著邵曉曼那張臉就想一巴掌扇下去。
-
掌風拂過邵曉曼的面頰,她眼也不眨,定定的看著譚米,目光下滑,落在譚米被截住的手腕上。
-
男人的手白皙修長,緊緊的攥著譚米的手腕,她根本動彈不得。
-
“你放開我?你誰啊?”譚米氣急,不滿的叫囂著。
-
田柾國微微用力將她往後一送,爾後抽手。李思試試遞上一條絲綢手帕,田柾國仔細的擦了擦方才握過譚米手腕的手。
-
邵曉曼卻愣住了,看著男人擋在她身前的背影,不知所措。
-
許久,她才聽見田柾國那低沉淡漠的嗓音說道,“李思,把鞋拿給邵秘書試試。”
-
李思得令,急忙捧著鞋盒走到邵曉曼面前,“邵秘書,這是總裁親自為你選的鞋。”
-
跟在田柾國身邊多年,李思對田柾國的心思最了解不過了。方才他們就在店門外站了許久,邵曉曼被欺負打壓笑話,他們全都看在眼裡。沒想到那個叫譚米的女人竟然還動手!
-
總裁這是想幫著邵曉曼反將一軍,身為特助,他豈能不配合。
-
邵曉曼受寵若驚,狐疑的看了田柾國一眼,卻見那男人已經緩步走到了譚米面前。
-
腳步聲在譚米麵前止了,她抬目訝異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在觸到那張俊臉時,心狠狠的顫了顫。不是因為男人長得英俊,而是因為男人那暗沉駭人的臉色。
-
他居高臨下的睨著她,那眼神淡漠疏離帶著幾分厭惡,譚米被他那麼盯著,儼然沒了方才囂張的氣勢。
-
田柾國兩手插在褲兜里,脊背筆直的站在譚米面前,擋住了她看向邵曉曼的視線。
-
“這位小姐。”田柾國開口,語氣淡漠疏離,如他的目光一般。
-
譚米不得不看向他,只見男人微微傾身,薄唇遞到了她的耳邊,“我田氏集團的人你也敢打,何氏酒店客房部經理的位置,你坐膩了是嗎?”
-
田柾國的聲音很小,除了譚米聽得清楚,其餘人一概不知他說了什麼。
-
邵曉曼只是看見譚米的目光一變,臉色霎時慘白,爾後驚恐的看了她一眼,轉身落荒而逃。
-
看著譚米跑出去的背影,邵曉曼狐疑的蹙了蹙眉。
-
李思遞給她的鞋子,已經試好了,很合腳,穿著也舒服。
-
田柾國徐徐回身,斂起了眼角的冷意,不溫不火的看了邵曉曼一眼,道,“你已經是AN集團的人了,以後少跟何氏酒店的人接觸。”
-
邵曉曼點頭,雖然心裡好奇譚米落荒而逃的原因,但是她沒膽量去問田柾國。
-
譚米的事情告一段落,邵曉曼跟著田柾國在商場裡逛到中午,方才去吃午飯。下午的時間她自己打發,因為還在熟悉秘書工作內容階段,邵曉曼幾乎沒什麼事情做。
-
把田柾國買回來的一些小飾品擺放在小隔間裡,又趁著田柾國外出的空當收拾了一下總裁辦公室。做完這一切,差不多到了下班的時間。
-
AN集團的員工不僅每周雙休,凡是法定節假日也都會休假,每天朝九晚五,工資還高,也難怪那麼多人想來AN了。
——
下午五點十分,邵曉曼見田柾國還沒回來,便打算自行離開。
-
誰知剛走出AN集團大廈的大門,就看見一輛黑色的邁巴赫在門口停下,緊接著李思下車,走到後座拉開了車門。
-
田柾國抬目往外看了一眼,看見邵曉曼時,他瞇了瞇眼,“上車,送你回去。”
-
李思立時明白了他的意思,只好側身看向邵曉曼。
-
邵曉曼張了張嘴,乾笑兩聲擺手,“不用麻煩了,總裁,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她一個小秘書,哪能讓總裁親自送她回家。
-
被她拒絕的田柾國卻有些不爽了,濃眉一蹙,便不耐的道,“我再說一次,上車。”
-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Ch.4
邵曉曼被帶到一邊量三圍,李思則跟在田柾國身邊,好奇道,“您不是有個會議嗎?怎麼親自過來了?”
-
田柾國沒有回答,只是掃了一眼正在量三圍的邵曉曼,忽然想起關於邵曉曼被炒魷魚的事情。
-
 那個女人不肯說,不代表他查不到。
-
“李思,查一下邵曉曼離職的原因,我明天就要答案。”田柾國說完,便提步往外走,他打算去給邵曉曼挑幾雙鞋。
-
李思自然是跟上去的,反正邵曉曼在這家店裡,是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
誰知,他們兩人前腳一走,後腳便又進來兩人。
-
而邵曉曼三圍正好量完,經理站在她面前,滿臉堆笑道,“邵小姐,您身材可真好。”
-
對於經理的恭維話,邵曉曼並不在意,笑著抬目,尋找田柾國和李思的身影,卻發現兩人已經不見了。
-
不過,她的目光卻頓在了剛進門的一男一女身上。
-
男人四十歲上下的年紀,女人與她年紀相仿,二十四五歲。
-
邵曉曼的目光在他們身上停留片刻後,那女人也發現了她。
-
女人先是腳步一頓,旋即是一聲嗤笑,“這不是邵曉曼嘛?”
-
“譚米……何總!”邵曉曼在看清男人的臉時,低低驚呼。
-
女人叫譚米,是她在何氏酒店時的同事,也是客房部的副經理,後來頂替了她的位置成為了經理。而被她挽著手臂的男人,則是何明,是何氏酒店的老總。
-
他們兩個人出現在這裡,還如此親暱的挽著手依偎著,邵曉曼自然驚訝。
-
“曉曼啊!在這兒做什麼呢?”何明將她上下打量一番,細長狹小的眼瞇成一條縫,看上去色瞇瞇的。
-
賊眉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貨色。
-
邵曉曼當職的時候不是沒被他打過主意,不過她總能巧妙的擺脫他,始終潔身自好。可最終,還是被傳言,說她勾引何明,藉機上位,坐上客房部經理的位置。
-
一看見他們兩個人,邵曉曼的心情就變差了。
-
“何總,您這是帶著新歡出來逛街呢?”她揚唇譏諷,眉目輕蔑的掃了譚米一眼,彷彿對一個月前譚米污衊她的事情不以為意。
-
邵曉曼又不笨,這個時間段,譚米和何明在一起,而且看上去關係親密曖昧,兩個人必然關係匪淺。
-
譚米的臉色一變,挽著何明的手自然鬆開了,“邵曉曼,別以為天下人都跟你一副德行。我今天是跟何總來買東西的,什麼新歡?你嘴巴最好放乾淨點。”
-
邵曉曼但笑不語,打量的目光在那兩人身上來來回回。何明到底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更何況家裡還有一頭母老虎。要是邵曉曼將他和譚米的事情說出去了,那回家他可有得受了。
-
隨即眼珠子一轉,何明笑著拍了拍譚米的肩膀,“你們以前關係挺好,這麼久沒見就敘敘舊吧!我去趟洗手間。”說完,男人轉身迅疾的離開現場。
-
邵曉曼目送那猥瑣的背影遠去,然後看向譚米。
-
何明走了,譚米卻似乎並沒有打算放過邵曉曼,“這一個月,你的日子想必不好過吧!”
-
看著她們兩個女人,店裡的店員以及方才那位經理已經迴避了。反正這個時段店裡也沒什么生意,權當免費看場戲。
-
被譚米這麼一問,邵曉曼擰眉,想起之前酒店里傳出的謠言,始作俑者,恰好就是譚米。
-
“為什麼要污衊我?”邵曉曼看向她,摘下了不以為意的面具,眼裡帶著幾分痛心。
-
當初譚米進酒店,全虧她一手提攜,沒想到最後,卻也是她反咬一口,將她變得一無所有。
-
譚米輕蔑一笑,目光從淡然轉為狠厲,“自然是因為你蠢笨無知好欺負!”
-
邵曉曼愣住,她從來不知道在譚米的眼裡她竟然是這麼好欺負的人。
-
“你說的對,我就是污衊你了。被潛的人是我不是你,和那個猥瑣男人睡覺的人是我不是你。可是邵曉曼,你知道我為什麼甘願被潛嗎?”
-
譚米的情緒有些激動,可是她還有分寸,這些話都只是覆在邵曉曼耳邊低聲說的。
-
她極力的克制自己內心的激盪,將聲音壓得更低,“全都是因為你。”
-
因為邵曉曼,她一直屈居副經理的位置,一直屈居光芒萬丈的她身後。譚米也算天生反骨,即便邵曉曼當初待她很好,即便知道沒有邵曉曼就沒有今日的自己。她還是不甘心。
-
“能用身體換你下台,我這副軀殼也算是犧牲得值了。”
-
“倒是你……”譚米從她身邊退開,陰沉的臉忽然雲開霧散,揚著笑意,“邵曉曼,你現在臭名昭著,在業界怕是難混吧!要不要我代你向何總求求情,讓你回酒店裡討個服務員做做?”
待續。。。。。。

《寵妻成癮:拒愛總裁大人》
Ch.3
他會替他好好守護,等著他醒過來!
-
思及此,他微微挑眉,沉聲開口,“怎麼?不滿意?”
-
邵曉曼被他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倉皇抬頭,小臉慘白的看著他,半晌才牽強笑道,“沒有啊……這裡很好,我很喜歡。”
-
這田大總裁走路怎麼沒聲兒的,什麼時候跑到小隔間門邊來了?
-
心裡暗自腹誹,邵曉曼面上還是笑著,即便笑意未達眼底。
-
田柾國聽她這麼說,點了點頭,爾後將她身上的衣服來回打量個遍。
-
邵曉曼原本就揣著懷疑,抱著試一試的心態來的,所以沒穿正裝。一件單薄的黑色西服款風衣,裡面套了件白襯衫,下身一條牛仔褲,腳上一雙坡跟鞋,就這麼來了。
-
現在被田柾國那沉甸甸的目光一打量,她有些心虛的開口,“田總放心,我明天一定會穿正裝來上班。”
-
“太麻煩。”男人喃喃一句,旋即轉身掏出手機給特助打了個電話,“進來一下!”
-
邵曉曼愣在原地,看著他那挺拔穩重的背影,無端覺得安心。那種安心的感覺很熟悉,讓她想起了徐思遠。
-
厚重的門再次被推開,邵曉曼從恍惚中回神,只聽田柾國道,“帶她去對面的商場,買幾套職業裝。”
-
邵曉曼張大嘴,本想拒絕,可是田柾國根本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只道,“我還有個會議要開,先這樣。”
-
話落,他闊步離開,走得頭也不回。邵曉曼只得閉上嘴,心裡暗暗添了幾分好奇。

AN集團位於H市最繁華的地段,集團大廈對面的沃森商場,以及大廈前的廣場都是AN集團名下的。
-
名叫李思的特助此刻就領著邵曉曼,穿梭在沃森商場裡。
-
總裁要他帶著邵曉曼來買正裝,李思平日里沒伺候過女人,所以顯得有些拘謹。
-
倒是邵曉曼,跟在他身邊,時不時的跟他說話,“李特助,你跟在總裁身邊多久了?”
-
邵曉曼眉開眼笑,神情溫柔真誠,與之前在田柾國面前時膽怯怕事的模樣截然不同。
-
李思有些苦惱,他跟在田柾國身邊久了,習慣了沉默。
-
“邵小姐,我們到了。”索性已經到了最好的那家正裝店,李思領著她進去。 -
邵曉曼覺得他很是無趣,“看來你跟在總裁身邊的時間想必不短。”
-
她跟進店裡,因為她的嘀咕,李思回眸看了她一眼,一副“為什麼這麼說”的眼神。
-
“你和總裁一個樣,話少性冷。這樣是很難娶到媳婦的,知不知道。”邵曉曼說笑著,已經從李思身邊過去了。
-
整個沃森商場都是屬於AN集團的,田柾國剛回國就帶著李思來商場轉悠了一番,誰都知道李思是田柾國身邊的特助,所以他這張臉,在這個商場裡,比金卡還要管用。
-
“李特助,您是來拿田總的西服的吧!正想著給您送過去呢!”出來說話的是經理,一看見李思就喜笑顏開,像是見了財神爺似的。
-
邵曉曼心裡感慨萬分,尋思著,是不是以後她也會和李思一樣,出門只需要刷臉就行了?
-
李思和煦的笑笑,點頭,又看了看邵曉曼,“順便給邵秘書選幾套正裝。”
-
一聽是秘書,經理驚訝了一把,繼而目光落在了邵曉曼身上,“這位小姐年紀輕輕的,就當上田總的秘書了?”他笑問,已經伸手打算與邵曉曼握手。
-
誰知店門口卻出現一道挺拔清冷的身影,他掃了一眼邵曉曼伸出去的手,旋即冷沉的嗓音傳過去,“衣服挑好沒?”
-
正要與經理交握的手頓住,邵曉曼愣了愣,旋即與店裡幾人一同看向門口。
-
只見一襲黑色名貴西服的田柾國,正兩手揣在褲袋裡,邁著閒散的步子從門口進來。他面若寒霜,目光是有意又似無意的掃過她,最終看向李思,“辦事效率什麼時候變慢了?”
-
李思的臉色一變,立時垂首,“抱歉,總裁。”
-
其實邵曉曼想說,速度也不慢了,只是剛才等電梯上樓等久了而已。田柾國刷的金卡走的總裁通道,自然不明情況。 -
可看見男人那張冷臉,邵曉曼到嘴邊的話,再次咽回去了。
-
“田總,您怎麼親自來了?”經理的手急忙探向田柾國,邵曉曼只好默默地收回手,站在一邊不吭聲。
-
田柾國看了經理一眼,揣在兜里的手根本沒打算抽出來,只轉目看著邵曉曼,“給她量下三圍,按照我衣服的質地,給她定做三套正裝,兩天后送到我辦公室。”
-
經理訕訕的收回手,連連點頭應下。
-
待續。。。。。。。

背德男女 06 夜色無邊
幾個月後,蕭明明回到國內,到家鄉陪伴媽媽處理了爸爸的喪事,最終說服媽媽,隻身到大城市闖蕩。如今的海龜越來越不值錢,好在蕭明明最終還是找了份還不算非常糟心的工作。

她在逐漸適應時差,適應這個城市渾濁的空氣,適應和之前幾年全然不同的生活。從地鐵口到寫字樓還有幾分鐘的距離,她看到路邊的廣告上有新上的某電視劇海報,男主角佔據搶眼的位置。恍惚之間,眼前閃過某個夜裡欺近又消失的身影。她心中一凜,像是要甩開這段回憶,加快了腳步。

往事如塵,往事如煙。  可惜塵煙雖在旁人眼中毫無存在感,對當事人來說卻始終揮之不去。  上班,午飯,繼續上班,加班,開會,討論。這個行業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是常態。終於把今天計畫的事項一一完成,她收拾好提包關了電腦出門,想到剛才老大說最近會有投資方的人要來,說不定晚上就要安排過來先碰個頭。蕭明明雖然為了給上班省點時間租的房子不遠,但對飯局一點興趣都沒有。  沒錯,她不好酒,特別當她親身體驗過「酒後亂性」這個成語之後,更是對此不感冒。  她走過空空的前台,穿過走廊,走到電梯間。那部男主眼熟的新電視劇的推廣力度倒是不小,寫字樓的電梯廣告也有覆蓋。夜色漸深,華燈閃爍,流光溢彩間蕭明明又看了幾眼,思緒翻湧。  雖說當時有些害怕,但幸好事後一切正常,她鬆了一口氣,也沒有想過去打電話說些什麼。歡愉是真實的,卻也是虛無的。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是寧願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想面對骨子裡的另外一面,更何況自己和對方的段數差太多。有那種手段又很懂自控的男人,還是少惹為妙。  電梯門打開,走出一群人,被簇擁著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老外,正和他交談著的是蕭明明公司的合夥人之一,老陳。  蕭明明低著頭站到一邊,總感覺沒什麼好事。好在老陳正和老外聊得熱火朝天,並沒有注意到躲在一邊準備下班的她。哦不對,他旁邊應該還有個翻譯,老陳的口語實在是混合太多本土口音,尋常人聽不懂。想到這裡,蕭明明更覺得自己決定早點跑路的準備是正確的,因為說不定老陳為了跟美國佬交流方便,會想起她這只美國小海龜。她等這幫人過去,忍不住捂著嘴小聲笑了笑,走進電梯。  她剛準備轉身去按B1的按鈕,後面有人說:「不好意思。」 她如遭電擊,一時間愣在那裡,那人從她身邊跨進電梯,按下樓層按鈕。  她偏過頭,直直盯著地面。 「這位……你沒事吧?」 她覺得應該不會有這種巧合,於是硬著頭皮轉過臉,面對聲音傳來的方向。 「沒……」她平視,只能看到他的領結和喉結。  對方低下頭看她。 「你……」 電梯門關閉,電梯開始下降。略微的失重狀態中,電梯裡謎一樣的沉默。  電梯門打開,她想搶在前面出去,一邁步就被捉住手腕拖了回來。  她轉頭盯著他,表情儘量平靜。  他聲線特別,又曾經對她說過那許多她聞所未聞的調情話語。  他手指修長,又曾經對她做過那許多她羞於啟齒的淫靡之事。  溫柔又挑撥,紳士又危險。  是他,真的是他。  曾經給予她極度的歡樂和羞恥,讓她不知道自己身在天堂還是地獄。  肢體接觸的瞬間,那些影像再次浮現,她心跳加速。
-
希望你們會喜歡🖤
呆熊🐻
#轉載文 #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ff #田柾國jungkook

《寵妻成癮:拒愛總裁大人》
Ch.2

難道說因為流言?她被炒的原因是酒店里傳聞她被老總潛了,藉機上位,所以事業才風生水起,很快升到了客房部經理的位置。

流言蜚語甚多,老總把她炒了,以證自己清白,她也不是不能理解。畢竟,老闆家的那隻“母老虎”不是好惹的。

但是在外人看來,她就是狐狸精。要是被田柾國知道這件事情,AN集團能收她麼?

許是良久沒有等到她的回答,田柾國也覺得自己唐突了點,隨即輕咳一聲,伸手點了點合同,“不方便回答就不用回答了,合同看好了,沒問題的話把字簽了。” 邵曉曼這才回神,看了田柾國一眼,埋頭簽字,連看都不看了。一是她心裡還是不確定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二是想著萬一要是AN集團真的搞錯了,她有了合同,他們也反悔不了。

見她如此驚慌,田柾國心裡覺得好笑,面上卻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你不看看?” 此時,邵曉曼已經把字簽好了,將合同與筆遞還給他,“AN集團的福利和信譽,我還是信得過的。” “哦?”田柾國接過其中一份,然後優雅的伸出手,“那麼,歡迎你加入AN集團。” 邵曉曼的目光垂下,看著眼下那隻白皙修長的手,愣了半晌才伸手握住。田柾國的手很漂亮,像是白玉一般滑膩白皙,握著冰涼涼的,夏季必然解暑。

兩人一握後便鬆開了,邵曉曼點頭道謝,“謝謝田總,我一定會好好工作。” 話落,她忽然想起什麼,緩緩抬頭,怯怯的看向田柾國,“不過……田總,我還不知道我就職的職位是……” “秘書。”男人頭也沒抬,將合同放進抽屜。

邵曉曼微愣,眨了眨眼,“秘書?” 秘書這差事,她可從來沒有乾過,“田總,您確定是秘書嗎?我……” 她的話沒說完,田柾國便掀起眼簾,半瞇眼眸看著她。邵曉曼抿唇,將後話吞了回去,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田柾國,她總是覺得很壓抑,很膽怯。

這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迫人的氣質,就像一位王者,在他面前她就像螻蟻,只能被他踩在腳下。她原本揣著滿腹狐疑來到AN集團,打算先把問題問清楚的,可是在看見田柾國的那一秒,她就什麼問題也不敢問了。

就好比現在,她被他那高深莫測的眼神一打量,原本拒絕的話全都咽回去了,“好的田總,那請問我的崗位在哪兒?” 對於她的順從,田柾國不甚滿意。

隨即他揚起下頜轉向辦公室裡的小隔間,“以後你就是我的隨行秘書,換而言之,上班時間你都要隨叫隨到。” 邵曉曼的目光隨之看去,田柾國低沉的嗓音在寂靜的辦公室裡繼續響起,“隔間我已經派人收拾過了,你進去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 他的話落,邵曉曼已經步進了小隔間。

空間倒也不小,30平米,還有個小陽台,陽台上還養著盆景。辦公設備齊全,辦公桌對面還擺了一張長沙發,估摸著是休息用的。

有空調,有飲水機……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小型辦公室。

邵曉曼將包包放在沙發上,自己去了陽台,此時陽光已經散了白霧,視線能放得很遠。

田柾國的辦公室在AN大廈的頂層,高處風大,將邵曉曼吹醒。她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心裡的狐疑又浮起。想到昨天收到的聘書,以及今天田柾國的態度,她就有些迷茫。

一個月前,她從何氏酒店離職,因為業界謠傳她被潛上位的事情,導致其他酒店不肯收她的簡歷。

本來霉氣沖天的,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走運的呢?

邵曉曼抬手摸了摸下巴,要是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前天房東給她送燉肉來開始的。

原本房東還兇巴巴的告訴她,沒房租就滾人,可是轉眼房東又嬉皮笑臉半帶討好的來給她送燉肉…… 緊接著,第二天又收到AN集團的聘書……
(留言續)

《寵妻成癮:拒愛總裁大人》
Ch.1
“邵小姐,這裡就是總裁辦公室了。總裁現在在早會,您先休息一會兒。”前台小姐用知性優雅的聲音禮貌的說著。

她為邵曉曼泡了茶,然後便笑著退了出去。

偌大的辦公室裡,頓時只剩下邵曉曼一個人。她坐在真皮沙發上,彷彿坐在雲端,腳下空落落的,心裡也沒底。

昨天拿到AN集團的聘書時,她完全不敢相信。可是現在,她就坐在AN集團總裁辦公室裡,周圍的裝潢偏冷色調,讓她覺得壓抑。

這種胸悶氣短,心跳加快的感覺,實在是真實的可怕。

AN集團是h市最著名的集團,聽說選拔員工的要求很高,就連集團裡一個清潔員工都得過六級英語,且本科畢業。

可是邵曉曼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從來沒有投過簡歷到AN,怎麼就稀里糊塗的被錄取了呢?

噠噠噠——— 門外隱約傳來腳步聲,緊接著邵曉曼看見辦公室那厚重的門被推開,她的思緒也終止了。

在門開的一瞬,邵曉曼站起身,有些好奇又有些緊張的看向洞開的大門。

一隻黑亮真皮男鞋邁進,邵曉曼的目光垂落,繼而順著那筆挺西褲,爬上男人結實的胸膛,最終,落在男人沉冷晦暗的臉上。

男人長得英俊硬氣,唇薄眉濃,卷長的眼睫壓低,掩去淡漠疏離的目光。他一進門,就察覺到了屋裡有人。

削尖的下頜微抬,眼睫微抬,目光悠然飄落在沙發前站著的邵曉曼身上。腳步不緊不慢,但因為腿長的關係,轉眼便走到了總裁辦公桌前。

落了座,田柾國兩手交握在桌面,冷厲的掃了一眼門口兩名特助,薄唇輕啟,“你們都出去,把門帶上。” 一聽到“把門帶上”,邵曉曼只覺得腳底一寒,捏著包包的手緊了緊,警惕的看著那個男人。

男人逆光坐著,他身後是落地窗。晨光照進,撲灑在他身上,映襯著那周身散發的陰冷氣質,讓邵曉曼不敢靠近。他逆光打量著她,眼神中多了一些她看不懂的情緒.

辦公室裡沉寂了片刻,邵曉曼咽了口唾沫,強裝鎮定的上前。

深深鞠了一躬,她道,“總裁你好,我叫邵曉曼,昨天接到貴公司聘書,今天來入職的。” 她彎下腰,躲避男人的視線,可是卻覺得頭頂兩道打量的光芒如x光似的,似是一眼要把她看穿。

邵曉曼捏了把汗,男人久久沒有說話,她只能自己慢慢的直起腰,悄悄打量他。

誰知一抬眼就對上了男人如寒潭般深邃幽冷的眸,邵曉曼一時間挪不開眼了。

他的五官太過俊美,宛若畫中人。尤其是在朦朧陽光下,更顯得虛幻不真實。他周身散發出的生人勿近的氣息讓邵曉曼一動不敢動,在她看來,眼前的男人就像一頭匍匐的獅子,隨時可能朝她撲過來,吃掉她。 “你就是邵曉曼。”田柾國打量她許久,才幽幽的開口。

說話間,他的目光挪開,從桌上抽出一份合同,隨手落在辦公桌邊沿,“過來坐下,把這份入職合同填了。” “欸,好的。”邵曉曼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說話。

走到田柾國對面,恭謹的落座,然後田柾國遞給她一隻純黑色的鋼筆。邵曉曼接過,只覺得比她一般寫的鋼筆要沉,應該是上等質地。 “我有幾個問題。”男人沉著嗓音開口。

邵曉曼執筆的手抖了抖,連忙抬頭看著他,僵硬微笑,“田總您說。”她就知道,AN集團根本就不是那麼好進的,別是昨天的聘書發錯人了吧…… 邵曉曼滿懷忐忑的等待他開口,田柾國卻是沉吟片刻,才道,來AN之前,你在哪裡就業? ”

提到這個,邵曉曼那堅如磐石的心碎了一角,“報告田總,是……何氏酒店。”
“什麼職位?” “客房部經理。” 田柾國微微揚眉,抿了抿薄唇,方才繼續問:“為什麼離職?” 終於問到了重點,邵曉曼緊張的閉了閉眼,搭在膝蓋上的兩手不由收緊,“抱歉田總,我其實是被炒魷魚了……”她說話時,已經緊張得站起身去了。

小臉繃緊,帶著幾分難為情,看上去像是做錯了事情向老師承認錯誤的學生。

田柾國微愣,他沒想到只是隨口一問,邵曉曼的反應竟然這麼大。她此刻迎著晨光而立,柔嫩金黃的光在她發頂鋪開,幾縷傾瀉的陽光落在她的小臉上,能看見軟柔的絨毛。模樣,很是可愛。 “冒昧問一句,為什麼被炒?” 溫沉黯啞的男音帶著幾分好奇,田柾國這個問題,邵曉曼實在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待續。。。。。
#宠妻成瘾拒爱总裁大人#田柾國 #田柾國甜文 #田柾國ff文 #田柾國肉文 #田柾國jungkook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h文 #防彈甜文 #防彈少年團 #防彈ff文 #防彈小說#bts#防彈轉載文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