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柏說

MOST RECENT

#安柏說#安柏説
我想做所有,與你相襯的人。

我想日日為你燒飯洗衣。
拿著半壞的手機,替家裡添一台更好的空氣清淨機。
在成為家人以前,和鹽巴味精副食品,先打好關係。

我想走在全世界以前,率先滿足你。

我想夜夜聽你說說話。
說什麼都可以啊,就像過去那樣。

貓咪吃飯了嗎?貓砂是不是還沒有清?
好不好,pk一場皇室戰爭,輸的人去。
我知道我會輸,更清楚你會讓我賴皮。
你掃地,我在一邊吃薯片,一邊想著我愛你。

我想念我還能自然地說著我愛你。

一個人了以後,
那些話一天不知吞了幾次,甚至沒了食慾。
不知道說給誰聽,他們不懂,沒有人是你。

我想和你在一起。

餘生還有少說一百個生日願望,
把所有的想像丟進許願池,我願意。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安柏說#安柏説
偶爾寫寫詩,如果可以的話。

#何の每日一寫✒️
amber是一個很灑脫的水瓶座女孩,從認識她文章之後就經常是我的心靈雞湯,我們也曾經互相打氣,彼此都是寫文字來溫暖他人的同類,此刻妳說需要時間,那我們就給妳時間,等一切都恢復原狀,我們一樣會在這裡陪妳,加油❤️
📸今天最棒的紀念品搭配安柏的文字簡直完美
#手寫 #writing #handwriting #he_handwriting #安柏說

#安柏說#安柏説
日常的常糊掉了,糊進水裡了。
你說說,你是不是希望我長大?
可長大這兩個字連偏旁都沒有,一看就很孤獨。

#安柏說#安柏説
寫給我的母親:

儘管我幾乎很少看到她作為一個母親的樣子。

我的意思是,她會在我失戀的時候比誰都還生氣地說著她早就看出來,他們的種種不是:
這個人看誰都是自己人,不懂得避嫌,
沒有防衛心更沒有同理心,自然就會滑進別人床裡;
這個人嬉皮笑臉的樣子像一隻蟋蟀,腦子小得找不著;
這個人做錯事就算了,不道歉還狡辯,這個人沒種。

「妳這麼年輕,雖然沒比我漂亮,
但也不要浪費在這種人身上。」我們都笑了。

那個時候,她像是我最親密的姐妹。
她看著我笑,陪著我罵,帶我慢慢地長大。

我像是跌倒的人。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看我摔得滿身是傷,她也就護著我,從不嫌我髒。

我沒有印象,可是從她口中聽到過很多自己的過往:
我有四個姐姐,兩個還來不及出生就先去了天堂。
只因為阿嬤要的是「能夠頂天立地獨當一面的」男孩子,而不是「終究要變別人家的」女孩子。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台大醫生居然誤診我是男性,會不會母親曾經哭著跪著求他說謊,又或者口罩下面的醫生,是耶穌假扮的模樣。

如今,我二十一歲了,
妳仍是我每年生日的第三個願望:
要妳有用不完的幸福快樂和健康。

謝謝妳無論如何都要我生在這世界上。

母親節快樂,我的小小鳳梨頭。
妳像美酒,越陳越香。
#照片裡的母親正是二十一

#安柏說#安柏説
或許我們都在等一個人。

他會牽起妳的手,帶妳到夜市買串燒撈魚射氣球。
他會攬著妳的頸,哼起小曲,哄著妳直到妳睡著。
他會說等我,然後他會回來,不會讓你從此就落單。
他會需要自己的時間,可是從不忘記把妳納入未來。

或許我們都在等一個人。
他不用是最好,也絕對不必最閃耀。
他只要準備好自己,能夠真誠地去愛他人。
那時候,妳會知道,妳就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安柏說#安柏説
住院的日子,生活沒有變得更糟。
她至少能名正言順地躺著等死,
沒有人能夠小看她的憂傷。

爾後,她開始嘗試在那樣一個充滿善意與包容的地方過新的生活。
她申請瑜伽課,夜夜嘗試枕邊冥想。
她學開伙,自己做飯少油少鹽多健康。
她學習去認識各種不同背景的人,
分享著沈澱在彼此生命中的重量。
她把他們相愛的故事,
直至所有還來不及言表的感謝與遺憾,
都告訴了他們。

她慢慢的要好起來,儘管偶爾還是悲傷。
很多個孤單的晚上,她就要被憂鬱打敗。
她想著他會是她一輩子的坎。
她到最後都還是要放不下他。

就這樣他一直住在她的心裡,
直到她認識了父親刻意安排的對象。
那姓名後的頭銜,擔負著父親對她的期望。

她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更好的選擇,
含笑望著眼前人,想起了高中學長。

就這樣看著另外一個人進入自己,
她不覺得痛,也不感到可惜。

她從一而終。
她還是愛他。

他們再次見面的時候,傷害已經褪色。
就像劃得再深的傷口,最後還是會結痂。
她有了新的稱謂,成為了別人的太太。

他收到喜帖,排了休假,準備到別的城市祝福她。
那個地方和他們的家鄉都不一樣,
那個地方有著她依戀別人的模樣,
想著想著,他的心底是一片荒涼。

可是有些愛情,就像他們一樣。
就是會被現實打敗,就是會走不下去。

他不是不願意愛她,是真的做不到而已。
他知道不該以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為恥,
盡力過了就不算浪費、不以為荒唐。
他知道如果一切再重新一次,
那些夢魘般的拉扯再來一次,
他還是會選擇再經歷一次。
像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毫不猶豫,就想把她揉進懷裡。

他是真的愛她。
想過和她談感情,一談就是一輩子,如果可以的話。

她是真的愛他。
儘管後來去過那麼多地方,仍心心念念著故鄉。

可她要結婚了,而對象不是他。

#20180503
你說我要很努力向上
生活才能過得不一樣
可健康快樂才是嚮往
可最好的生活是日常 🥀

By #安柏說 #很喜歡的一段話
#期中考已經爆炸了那來點正能量 💡

#安柏說#安柏説
「嗨,L。
我那時候是不是沒有告訴你我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V,是Vivian的縮寫。

謝謝你的訊息,謝謝你的惦記。

我是個習慣和孤單共生共存的人,
以至於在收到訊息時,
我其實感到有些震撼。
震撼於我被人掛心,即使那或許並非有意。

我還是沒有完全地好起來,
但至少願意去相信只要活著事情就不會變得更壞。

對了,那我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那時候是不是有看到我的內衣?
你整個臉紅得像冬天的番茄。

如果是的話,你欠我一次了。
有個畫展我有興趣,地點在XXX,
禮拜六下午兩點,我希望能見到你。
祝好。V」

她快速地發送信件,
以免緊張的情愫影響自己修改文字,刪減情意。
她關閉他的網誌分頁,他的興趣欄位留著:看畫展。

她閉上眼睛,
像好多個夜晚一樣,細細回想那天的事情。
那些她沒有忘記過,只是不以為會被記得的⋯⋯。

那天上課以前,母親已經兩天沒有回家,
最多用生冷的文字要她記得拿爸爸的錢買飯吃。
下課後,她不想回家,卻也無處可去。
她一個人一直走,
從學校走到公園,
走到街燈都亮起。

她的步伐很慢,腳步很輕,內裡很悲傷。

突然下起大雨,她跑著躲進騎樓,
想著自己最慘不過就這樣,不如就痛快淋一場。
於是她開始奔跑。

在雨中,她像是一個舞者,水花四濺,翩翩起舞。
在雨中,她像是能被包容,被徹底地洗刷乾淨。

她一路跑到了公車站。
她的心是舒坦的,直到她意識到自己的襯衫幾近透明。
公車站只有一個看似年齡相近的男孩子,
她暼了他一眼,因為自己狼狽的模樣感到有些尷尬。

她想起他的眼神。
是一片擔心,是想要理解,而非色心和打趣。

她想起The Nights,在那一天過後,
她已經把它聽熟到能倒著唱的程度。

她想起了他,
他是大雨滂沱後微微透出的一絲光芒。

禮拜六約會過後,關係進展如期地順利。
他們像是失散多年的手足,珍惜當下,
探索彼此,
理解彼此,
成為彼此。

很多個晚上,
她臥在他的膝上,聽他談天說夢想。
他輕搔著她的後頸,直到她睡著。
她把所有不曾給過別人的,都給了他。

在狀態好的時候,她是個再好不過的靈魂伴侶。
狀態不好的時候,她就成冤魂,將他一起拖入深淵。
在那裡,她是一個病人,把所有痛苦歸咎於他。
他不應該在她需要的時候消失、他不應該接受女同事的交友邀請、他不應該這麼自私⋯⋯。

愛一個人愛到最危險的狀態,
就是妳願意為他做所有事情,包括死。
她真的想過要為了他死,這樣至少會有人心疼她。
她太愛他了,幾乎要愛出病來。

她吞藥、她嘗試過上吊和一氧化碳中毒自殺,
她的靈魂在很久前就安居在另外一個地方。

她以為愛就是包容一切,
比較健康的人就是應該生來憐憫病人。

直到有天,他終於受不了她一次又一次情緒勒索、一場又一場聲嘶力竭的悲劇、她的病情一再地復發,惡化。
他把她推的很遠,聯絡她很久不見的父親,
他於是在郊區的一間精神病院替她訂好房。

她不知道原來,自己是他們口中的「神經病」。
她才發現原來不被愛,才是世界上最大的罪孽。

#安柏說#安柏説
她要結婚了,對象不是他。

生來就有著一身像是看穿世界後的孤傲與冷冽,
她大抵是個漫不在乎的人,直到再次遇見他。

剛和母親切割為二的時候,她睜著白水銀和著黑水銀樣的銅鈴大眼,像要控訴什麼一般直勾勾地盯著一群喜極而泣的大人。
她是新來的人,也是全場最後一個哭的人。

父母親在她國小的時候離婚。
她和母親同住,偶爾家裡會來各種叔叔。
父親和她約定好每個月十號都會匯錢給她。
父親說他愛她,她聽不太懂,
以為愛是每天早晨三個人在飯桌上聊天翻早報的日常。

剛升中學的時候,她因為不多話個頭矮五官精緻(我們都知道最後者才是重點)被同學們惡意中傷排擠。
她什麼小報告也沒打,依舊照表上課。
她不求救,那是弱者的事。
她也不反擊,倒也還不急。 ⠀
不過就在獨自上廁所時帶把傘以防同學們潑水。
在那魔方般狹小的廁間裡,她暗自告訴自己:
人生路還很長,
那些渣滓就當長長畫布上沾染的一點墨汁。

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第一次談戀愛在高中。
她被學長追求,
對那人的感覺不至於討厭所以答應。
學長要她的手、她的胸、她的處女膜。
她還沒有那種想法,覺得戀愛最重要的應該是要有心。
於是有時會拒絕,雖然大部分的時候還是被盧著把任務完成。

一陣子過後,她對這段關係失望。
她不想做誰的女朋友了,至少不會是他的。
生活並沒有和同學們說的一樣被灑上金粉,
她仍然是自己灰塵般世界裡的一點白。

分手後,學長懷抱著得不到就毀掉的心情開始詆毀她。
儘管她不搭理,一些難堪的字詞還是能溜進她的耳朵裡,蟲子嗜血般將她吞噬。
「自命清高。」
「公車女。」
「欠人幹。」

她的難過小心翼翼。
哭了幾個晚上,每天早晨還是起床上學。
她沒什麼朋友,於是寫日記抒發心情在網誌。
在那裡,她覺得被理解,也能夠學習原諒。
她很早熟,沒有問過自己願意不願意。

就這樣她升上了大學。
那些沒有殺死她的,都讓她更加強大。

網誌持續在更新,她把所有的最好與最壞都留在那。
英文字母與符號組成的網址,是通往家的方向。

有一天,她的網誌跳出了一則新的私信。
她不以為意點開它,還不知道那會有多大的影響。

「嗨,我是L。
我想我看過妳,
所以在網誌意外發現妳的時候,就決定來和妳說說話。
遇見妳那天大概是兩年前的事了。
那天突然下起午後雷陣雨,
妳沒有帶傘,從大雨中跑來公車站。
我的公車那時候剛來,
但是我看到妳的時候,
就覺得不能放著妳不管。
所以我假裝還在等車,
一邊翻看包包裡有沒有什麼東西能讓妳擦擦身體,結果沒有。
抬頭看著公車時刻表顯示下一班車還要20分鐘,我對自己嘔氣。
妳看了我一眼,我也看妳。
妳濕透了,我眼神放哪都不對,飄來飄去實在怪尷尬的,腦袋像是打了死結,很多話想說,最後居然問妳是不是也要搭299。
妳要相信我,我那時候已經在腦子裡摑死自己千萬次。
妳搖搖頭,說妳家就在旁邊,
只是想在公車站躲雨喘口氣。
我立刻說要不把傘送妳,我們家還有很多傘。
妳又搖搖頭,說不用了,我們家也有很多,我只是不愛撐傘。
妳嘆了一口氣,
問我相不相信雨水能把人的罪孽沖洗掉?
我有點震驚,不知道眼前的女孩是高中生還是逃犯,是做錯了什麼事情才讓那清秀的眉眼間沾黏著世故般沈痛的氣息。
我笑著說我相信真心的懺悔就可以了,
還可以避免淋雨感冒的風險,是不是?
我以為我的風趣到哪都可行,
但妳沒有笑,只是看著我,慢慢地說:
『我最大的罪孽,就是出生在世界上。』
那時候我很想抱抱妳,跟妳說不要這樣想。
可是妳很冷漠、很憂鬱,而且還在滴水。
我只能抿著嘴巴,
想像自己可以把一部分的快樂送給妳。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把一邊耳機摘下來,說著這首歌是我的最愛。
"One day you'll leave this world behind
So live a life you will remember......”
妳跟著哼,微微笑著說這首妳聽過,也很喜歡。
不得不說妳笑起來真好看,
我的心跳實實在在地漏了兩拍。

我的車很快就來了,
我向妳揮手,希望妳保重。
妳說謝謝,沒有說好。
我想那也是我一直把這次的相遇惦記在心裡的原因。

過了兩年又在網路世界上看到妳,
花了一個晚上把妳的文字給看完。
有些東西無法完全理解,
但也試圖用了自己的看法去詮釋及消化。
這樣講似乎有點失禮吧,畢竟我們實在不熟。
但還是很高興妳把網誌經營的如此成功,
也很高興妳還在。
希望妳當時的罪孽都得了醫治。
希望妳是自由的,能夠選擇要快樂或悲傷。
祝好。L」

她看完這封信,眼裡充滿水氣。
擦乾眼角餘溫,立刻提筆回信。

她那時候還不知道,
有一天她會愛他,愛到無法自拔。

#安柏說#隨筆
拍這組照片的時候我剛滿十八歲。

醜醜的頭髮、短短的指甲、偷偷剃掉內層的頭髮
彎曲的腳趾與腦筋、成堆的考題、整點的校車
從禮拜一駛到禮拜六,我想這天該是禮拜日

時隔三年,回頭看看過去的照片,
以前的自己好像不那麼愛笑,但也不至於悲傷。
現在的日子則像是舞台劇,有著大喜和大悲的劇情。

無論如何,當高低都過去,再相信自己一次。

「不要被情緒奴役。」你是這樣對我說。

#安柏說#安柏説
失戀的時候,我喜歡聽歌。

從Gnash到Cigarettes After Sex,
從I Don’t Know You到Medicine,到那一段
“You've got a warm heart,
You've got a beautiful brain.
But it's disintegrating,”

眼淚就會流出來,像是開關被扭斷,無法再關。
哭久了眼皮會倦,在撐不住的時候告訴自己:
「明天會更好的。」「只要妳活著。」

慢慢睡著,醒來後以為一切都是一場夢。
知道自己還好好的,也就不那麼懼怕現實的冷冽。
久而久之就不痛了。
像是有地方要去的人,知道這些都是過程。
走過了就能成為過來人,引導更多迷失的他們。

所以我想告訴你們,這些都是過程。

哭吧就哭吧、喝個爛醉對世界的拋棄憤怒吼叫吧。
痛苦沒錯,它代表著你過去是如何愛得不計代價。
你到現在仍然不後悔那樣愛他。

那樣就好了。

記得自己是個好的愛人,到了最後還是不放心他。
記得比他再照顧自己,體貼自己,代替他愛自己。

「都會沒事的。」「只要你活著。」

#安柏說#安柏説#4444👼
搭捷運的時候翻翻彼此的照片。

「這張很好看耶,都還穿著大衣。」
你點開一張instagram的合照。
那張照片裡的我們上一秒在嘻笑,
一看到鏡頭不知怎地都裝起嚴肅來了。

「對啊。一轉眼的時間。
那時候還很冷,現在都熱了。」
我不以為意地說著。

認真想過才發現這句話何其有重量。


就要一起經歷春暖花開萬象更新的時節、第一場悶熱的午後雷陣雨、第一次遇到颱風,索性窩在家裡作渺小快樂的人、第二次的秋天,手牽得更緊、第二次的冬天,世界待人如霜,就作彼此的暖陽⋯⋯。

想著想著,笑了出來。
你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沒事,想到快樂的事。

我想在這裡告訴你:
「還會一起看好多個四季更佚,年年除舊佈新。
衣櫃的衣服都在換季,而你是我人生中的常態品。」

.
其實有時候負能量的字
比正能量更有力量
就好像腦筋急轉彎裡的憂憂
能讓能量球出現混色的新情緒
負能量也很重要
其實厲害的不是一直很正向
而是能夠找到自己的方法
去處裡那個身陷漩渦然後走不出的自己
看了一小篇茜介紹給我的#安柏說 後感受到了文字的力量
#吃美食可以立馬心情好的女人
#而且嘴也太大了吧
#佔了整個臉哈哈
#我不能陪看電影但可以陪聽你說
#mimismurmurtime

.
好喜歡 #安柏說 ❤️
讓我想到:「你就是你,我才能是我,彼此都是彼此的缺口」

文:@amber.l
筆:#ixc #彩繪鋼筆

此時此刻的你,在我眼裡就是最甜美的蘋果🍎

#handwrite #handwriting #writing #write #語錄 #手寫字 #手寫語錄 #youaretheone #bestofme #quotes #sharing #万年筆 #鋼筆 #缺口 #哈林 #庾澄慶

2018 03 30 01:46
在宿舍門口 翻找著包包裡的學生證
有個人正走出來 幫我推開門
我們四目相交 我微笑著跟她道謝
她看著我 「妳是不是要去參加一場比賽 我想跟妳說加油!」
我頓時失語 只擠出了謝謝兩個字
目送著她漸行漸遠的背影
好激動 好溫暖 好開心 最近常被陌生人暖到😭
.
.
.
剛剛收到大師的照片😭
真的好美 美到好激動!
快去追蹤我朋友(硬要攀關係)
這張照片 👉🏻Photo by @eds.jpg
昨天第五次上新聞 最近很紅❤
.
.
最近的生活真的是很高壓
每天都是五個小時的睡眠
上班就佔據我一大半的時間
還要上課 寫報告 交作業
後天要考駕照 我現在上坡依然熄火
雖然常常請假沒去球隊 但是還是我的重心
花時間去健身房 還有社團
Red bull更是一件大大大事
印海報 採訪 擺攤 明信片
粉專要發文 文案要燒腦
歐洲攻略要查 交換才藝又是個挑戰
怎麼行銷宣傳 怎麼創造價值

還有兩個攝影作品沒繳件明天是期限
打理自己的生活 還有家人朋友通通放在心裡

很充實也很累 但是這是一個我很喜歡的狀態
.
最近很愛的一句話
「做自己喜歡的事連呼吸都很有意義」#安柏說

🌹
20180326
但願我們身邊都有懂我們的人
但願這世界能不再悲傷
/
這是 @amber.l 昨天發的小短篇!
總共九篇但很快就可以看完了
讓人很有感觸的小短篇🌹
/
#阿呆沒有腦 #手寫文字
#安柏說

#安柏說
你看到這裡的時候,我已經走了。

不對,其實我打從一開始就走了。
時間不多了,我們就別拘泥在這裡了吧。
重點是,
我會想留下來告訴你我生命中發生的事情,
並不是要你去揭發什麼不公不義替我抱屈。

我是想要你知道,我只是真的很累很累了。
我只是做了我們都以為叫做解脫的行為,
可是一切結束了以後,
才突然發現好像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啊。
還沒喝過啤酒以外的酒。
還沒談過命中注定的戀愛。
還沒去過好多地方、沒來得及再看好多人。
甚至連那首歌都來不及聽完,我就沒有意識了。

去他的叔叔。去他的霸凌我的人。
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充滿希望的事物啊。

唉。
如果你還願意看到這裡,
我想你不是需要有人說說話,就是想要有人聽。

我希望你比我好運,或是比我勇敢。
相信我,受傷很痛苦,生病很痛苦,死亡本身是一瞬間的事,好像沒那麼痛苦。
可是最痛苦的是,你在離開以後才知道原來你的爸爸媽媽比你想的還需要你。

媽媽抱著我的身體,媽媽好久沒有這樣抱我。
爸爸崩潰了,蜷縮在地上,像好多個晚上的我。

我就在旁邊喊他們的名字,我想跟他們說對不起,是我不夠好、是我太軟弱、是我沒有勇氣走下去。

可是我們都知道,一個悲劇的發生,
誰都有錯,誰也都沒錯。

啊,突然想起來了,我在離開以前看過的最後一部電影是自己在家看的《淑女鳥》
我很怕你還沒看,我就不爆雷了。
我希望你有空的話能看看這部電影。

我最愛的歌,下段更為美好。
“Death is no dream
For in death I'm caressin' you
With the last breath of my soul
I'll be blessin' you”
小草兒們,我為你祝福。




#後記
哎呀(擦汗)
第一次寫這種防自殺(?)類型的極短篇,想用比較特別的視角詮釋,於是生出了小草這個角色。

我想這個世界上該有很多小草吧。
就算沒有被強暴過,沒有被霸凌過,沒有被忽視過,也肯定在人生中遇到很多讓你憂鬱、甚至想結束生命的事情吧。

小草是一個孤單的靈魂。
甜點不是做得太多,是她沒有人能夠分享;記不得上次看的電影,是因為一個人觀影太害臊,索幸在家看片;流行用語第一次說,是因為沒有人要聽。

而我希望你身邊總是有愛吃餅乾的人,
還有個什麼電影都想看的人,
最好還有雙你說什麼,他都願意聽的耳朵。
(而我未必有時間能陪你看電影,但吃餅乾的胃和耳朵我是有的😉)

就像我過去讀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寫過的感想
:「在死之前,我們都要活得再壯烈一些。」 ⠀
我希望你能再堅強一些,至少就為了你的父母。
若你無父無母,那就為了我吧,我九篇文章從昨天半夜像中毒似地寫到今天早上,你就為了我活下去吧。好吧好吧。(搖肩膀)

活下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安柏說
那天放學一如往常是八點五十分,
我選擇了與以往不同的回家路徑,
到不看證件的超商買了兩瓶啤酒和一支水果刀。

我想我和叔叔很像,都是體貼的人。
我可不希望媽媽看到自己最喜歡的水果刀髒掉啊。

我回到家,
熱了飯菜,
放在桌上,
脫下衣服,
略過洗澡。
我走進房間,想像媽媽明天早上起來看到我一口飯也沒吃,肯定會生氣地敲我的房門,告訴我粒粒皆辛苦的真諦吧。

幸好,那會是她最後一次對我失望了。
這個世界不會再有任何人能對我造成傷害了。

我試著打開啤酒,沒想到沒有指甲的人很難開罐。
我把酒喝下去。一口,一口,再一口。
熱熱的感覺在我的身體裡面鼓燥流動。
「他們就是我的一部分了。」
這麼想想,竟也覺得安心。

我把耳機戴上,讓音樂也流進來。
是我最喜歡的歌,最喜歡的段落。
“Soon there'll be candles
And prayers that are said I know
Let them not weep
Let them know that I'm glad to go...”

I’m glad to go.

I’m glad to go.

#安柏說
我生病的這些日子,世界照樣晴朗。

我沒有辦法看病,只好到輔導處找一個可能的解答。
事實證明我錯了。

我向輔導老師說了我大致的狀況,
唯獨把有關叔叔的夢掛在心上。
輔導老師溫柔地看著我說完我想說的話,
偶爾插話問我對事情的想法、偶爾眼神飄向遠方。
在談話的最後,輔導老師語重心長地告訴我:
「小草啊,妳這是所有少女都一定會有的煩惱喔。人際關係的問題很困難,可是妳只要試著改變妳的心境、試試真誠地跟他人相處,妳一定也會遇到好朋友的!」

老實跟你說,我聽完的當下,真的是「傻眼貓咪」耶。
話說這個詞是我第一次用,以前都沒機會,真有趣。

我如果能嘗試的話,我早就試了。
如果能有人接受我的真誠,我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一個人若是自殺,他的死因絕對不只有一種可能。
一個人若是自殺,很可能全世界都在無形中幫過腔。

我向輔導老師點頭說謝謝,像課本教我們的那樣。
我走出輔導教室的時候,天空特別晴朗。

可是我知道,我不會再回來了。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