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 Gain and Get More Likes and Followers on Instagram.

#伉儷

MOST RECENT

_
這下換朴珍榮的父親嚇著了,他還真沒想到這個份上。
「對不起,我不知道。」
「沒關係伯父,是我讓珍榮不要說的。」
他忽然心疼起眼前這個和朴珍榮差不多歲數的男孩,他們總把他當作外人看待,卻沒想到林在範以只不過是個孩子,也該被人捧在手裡疼愛。第一次見到他時,卻是如此毅然決然跪在自家門口,徹夜未眠的雙眼充滿血絲,緊抿著唇,任誰都曉得這一夜該有多受罪。
「請你們原諒珍榮吧,我會對他負責的。」
所以珍榮才會為他離開嗎?因為想要給他一個家?
作為一位男人,朴珍榮的父親其實很欣賞林在範,但作為一個父親和一位丈夫的角色使他無法認同林在範,因此也無法接納。今天突兀的拜訪並沒有使自己對他失望,反倒還看見了些不同的面貌,單就這樣他便能足夠肯定兒子的確幸福,自己也不禁要改變原本的心態。
朴珍榮的父親放下手中的杯子,輕輕拍了拍林在範的肩頭。
「孩子,我想你也不必把他母親的話太放在心上。沒有人天生就會為人父母,我們都還需要學習。」
「況且她對珍榮的要求和期待向來比較多,頭一次這孩子偏離她預設的軌道,難免不能接受。」
林在範點點頭表示認同,對方便繼續說了下去。
「不過我對你們沒有什麼意見,我知道你對珍榮很好,也知道他是真心對你,你們能幸福快樂就好了。」
林在範驚訝地望著伯父,攥緊了拳頭手指因用力而泛白,頭一次,他是真的獲得肯定。
「謝謝……」
「我才該謝謝你,這麼照顧我們珍榮。是我們對不起你,明知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還固執地不願接受,讓你們受苦了。」
林在範拚命搖頭否定,對方有力得握緊他的肩膀,微笑點頭。
「珍榮回來你再跟他說我有來過,那我先走了。」
對方起身時林在範也趕緊站起,朴珍榮的爸爸擺擺手示意他不用送,笑著走出門。
今天的天空難得沒有幾片雲,看上去格外晴朗,一如開了滿園子的花等待世界的未來前去摘採。
_
_
朴珍榮一回到家便被抱個滿懷,剛洗完澡的沐浴清香撲鼻而來,包裹住每一寸他能吸進的空氣。他的下巴仍習慣性的底在自己的肩上,或許是瘦了,比以前還要磕地疼,溫熱的鼻息噴在耳畔旁,是足以燎原的星星之火。一手還拿著包,只能用空的那隻攀上他寬厚的肩膀,朴珍榮看不見林在範此刻的表情,只能透過他輕微到無法感測地顫抖猜測情緒。
「怎麼了嗎?」
「你爸今天來了。」
朴珍榮愣了一下,想掙脫懷抱,卻被林在範緊緊圈住。
「他說了什麼嗎?」
「他本來是要來找你的,伯父已經知道你跟伯母吵架的事。」
「他罵你了?這個糟老頭,就知道護妻,分不清對錯…」
林在範無奈的鬆開手,敲了下朴珍榮的腦袋瓜。
「到底護短的人是誰?你爸才沒有罵我,你冷靜點。」
接過朴珍榮手上的外套和包包,林在範騰出一隻手牽他進門。
領過他坐在沙發上,林在範進廚房溫了杯牛奶,交至他手中時是剛剛好的溫度,一如他的掌心。
「你爸今天其實與沒特別說什麼。」
他的手摟住朴珍榮的肩,指尖撥弄他的髮梢。
「他告訴我你就是隨了伯母的性格所以才這麼倔,你們得多多體諒對方。」
「我才沒有她那麼嚴重,還有嗎?」
「他還說……自己沒甚麼意見,只要我們快樂就行。」
原本傾靠在椅背上的朴珍榮倏得彈起,一臉不可置信。
「你說他表態了?持贊成意見?!!親口對你?」
林在範用力點點頭,笑得合不龍嘴,露出自己一口白晃晃的玉米牙。
「這該不會是甚麼計謀吧?引蛇出洞什麼的。不過老爸這麼正派,倒也不至於。」
朴珍榮放下手中的馬克杯,轉身緊緊埋在林在範的懷抱中,用力而溫熱的。
「珍榮,我們算革命成功了?」
「嗯……爸的地位照理講其實應該比媽高,所以應該是吧!」
¬_
「你還挺行的嘛,警察先生,這麼難搞的高中老師都能被你說服。」
「不會啊,我覺得伯父人還挺好的。」
林在範坐在床上注視朴珍榮整理衣櫃,在他關上門的瞬間收到一記生無可戀的白眼。
「沒經歷過的人當然不懂,你去隨便問一個他的學生,哪個會覺得他人挺好的。」
朴珍榮邊說邊蹬掉拖鞋爬上床,摘下眼鏡遞給林在範,對方接下後自然的放在床頭櫃上。鑽進被窩時,林在範不由分說把人攏進自己,就著最習慣的位置,磨磨蹭蹭老半天才小聲地說起他的心情。
「老實說,伯父不管最後說了什麼,他最初的目的都是為了你,有人無條件愛你、為你著想的感覺,很幸福吧?」
「這你還需要問?我不是無條件愛你、為你找想了? 」
「以前我們老師說過,這世界上只有父母會無條件愛你,你又不是我媽,怎麼可能真的無條件。」
朴珍榮聽見這話,原本只是覆在他臂上的手瞬間出力,掐起一塊肉又捏又轉的。
「你說說看我有什麼條件啊?」
「珍榮啊……你先放手行不行?我還沒說完啊!」
對方這才不情願鬆手,一雙眼在黑暗中瞪的老大。
「如果,那天你沒有報警,我沒有值班,那你還可能會愛我嗎?」
_
TBC
#Cominghome #雨蒼梧 #伉儷 #JJP #JB #Jinyoung

180106
-

太甜了噢噢噢噢噢救命>///<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張在範笑得像個小傻瓜😄
#因為愛情的力量

#ChicAndSexyJBDay#pinkpink在蹦米#jinbum#珍範#伉儷
#갓세븐#GOT7#JB#JaeBum#제이비#林在範#JinYoung#진영#朴珍榮#IGOT7#아가새#鳥寶寶
© EGABOY

出!!不Ex
Flight Log:Arrival ( 綠版 )
JB ver. $30
**無瑕疵**無卡**
中環/旺角交收😘有意dm

更多GOT7換/放卡&周邊👉#mtanimeshop7

#got7hk #got7淨專 #got7淨碟 #got7小卡 #got7hkfm #朴珍榮 #got7周邊 #got7小卡交換 #got7 #林在範 #林在范 #伉儷 #伉俪 #got7hk #got7換卡 #got7換專 #got7代購

出!!不Ex
7 for 7 Golden version (黃色封面)
JB Lyric book :$30
珍榮Making:$30
👉All set:$50 ( 送珍榮應援扇 )
**無瑕疵**
中環/旺角交收/卡可郵寄(+$2)😘有意dm

更多GOT7換/放卡&周邊👉#mtanimeshop7

#got7hk #got7淨專 #got7淨碟 #got7小卡 #got7hkfm #朴珍榮 #got7周邊 #got7小卡交換 #got7 #林在範 #林在范 #伉儷 #伉俪 #got7hk #got7換卡 #got7換專 #got7代購

_
漆黑之中,一盞微弱的光源突然亮起,房裡的一切瞬間籠上一層昏金的紗與邊。林在範開了床頭燈後轉過身,手撐住頭注視著朴珍榮。
「珍榮,你睡了嗎?」
被喚的人緩緩睜開眼,也學著他撐起頭,兩人就這麼盯著對方。林在範伸出手撫摸著朴珍榮的眼角,他喜歡那笑起來便一摺一摺的眼角,像冬季疊起來的厚棉被,要把整個世界的溫暖都疊進這個人的柔波裡。但自己多能想像,今天彷彿把收藏一整個冬天的溫暖全抖落出來般,使朴珍榮笑不出來。
「珍榮,對不起。」
「為什麼突然要道歉?」
「我答應你,會保護你媽媽的,可是今天……」
朴珍榮一下用食指抵住林在範的嘴唇,示意他別再說下去。
「這跟你沒有關係,我不許你道歉。」
林在範抓住放在唇邊的手,握在掌心裡來回摩娑著。他的指尖因為長期打字而多了層薄繭,指甲修剪的圓潤整齊,到了冬天總是泛著冰涼。往往在自己賴床時就會伸進睡衣裡胡亂摸一把,硬是把自己凍醒。但林在範知道,朴珍榮握住自己的掌心有多麼暖和。
「你不懂,我對不起你們太多了。我只想著自己渴望一個家,卻沒想到你必須先失去原本的家……」
是他逼的朴珍榮必須親手摧毀這作用親情砌成的碉堡,在拾起殘餘的碎塊為自己堆疊出他所渴求的小島。他們的愛情是狂風暴雨,吹毀了他人生的港灣,從此他再沒有棲息的所在;沒有庇護他的臂膀,只能與自己乘著脆弱的浮島,漂流在世間的汪洋中。
那天早晨當林在範開門,看見朴珍榮拖著行李箱站在門口,他猜到了,這不是什麼放假到朋友家小住之類平凡的離家,而是一次朴珍榮的家庭革命,為了他的叛逆。
朴珍榮望著對方只是握住自己的手不再發一語,略可猜測眼前的人在想些什麼。
「林在範,你看著我。」
朴珍榮坐直了身,直定定地望進林在範的眼眸,倒映著燈光彷彿閃爍的星芒。
「這裡就是我的家,是我們的家。當初是我自己決定要搬出來的,從來都不是你的錯。父母是我們必須一起面對的課題,我不要你總是因此內疚、總是想要把所有責任攬在身上。」
朴珍榮比誰都要清楚,林在範為此感到多麼自責;當初離家的是自己,卻是他跪在家門口一整個晚上,祈求自己的父母原諒。在愛情中,誰不自私?但林在範卻總是擔心後怕、小心翼翼。這也是為什麼朴珍榮會如此堅決,他知道,如果讓家裡有絲毫反對的空間,林在範一定會卻步,他離開,是扛起兩個人的勇氣,邁出兩人未來的第一步。
「我們總要一同面對的,好不好?」
林在範輕柔吻上朴珍榮,代替他的回答。
他的珍榮就是這樣一個堅毅而勇敢的人,從初次相見時便是如此,美好得令人無法直視。
¬¬_
門鈴響的時候林在範正在洗碗,他也沒脫手套便去應門。
「請問是、……伯父?」
林在範愣了一下,他沒想過朴珍榮的爸爸會來,他舉著沾滿泡沫的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在範啊,珍榮不在嗎?」
「總編臨時叫他去開會,剛剛出門了。」
他側了身讓伯父能夠進門,三步併作兩步進廚房要給對方倒茶。
「沒事,你慢慢來,我不急。」
朴珍榮的父親緩緩在客廳裡繞了繞,到處看看,擺正茶几上的相框,最後坐回沙發上,轉頭看著在廚房裡兵荒馬亂的林在範,陷入沉思。
那時,朴珍榮在個尋常的晚上趁著一家人都坐在客廳,起身關了電視站在跟頭,一臉嚴肅說道。
「爸、媽,我有事要告訴你們。」
「我……其實喜歡的是男生,也交了一個男朋友了。」
他們之間大概只有妹妹能夠預料到,沒那麼震驚,夫妻倆一下不知如何回應,半天也吐不出一句話。之後大家裝作若無其事,各自散去,以為一覺醒來都會回歸平常。誰知道隔天早上一起來,早已不見朴珍榮的身影,空蕩蕩的房間裡只留著一張紙條。
「爸媽,對不起,可是我想我必須離開這個家。」
他媽媽緊捏著紙條,顫抖的止不住淚,自己雖也錯愕,但某個程度上卻也沒有那麼錯愕。似乎總能理解,自己的兒子為何會如此選擇。
「伯父,喝茶。」
林在範打斷了他的思緒,端著馬克杯再他側邊坐了下來。朴珍榮的父親看著他,不停思索自己兒子會喜歡眼前這位青年的理由。
「你可知道,珍榮又跟他媽吵架了?」
「我有聽說,我很抱歉。」
「我本來是要來和他談談的,不過跟你也沒關係,一樣可以說。」
林在範有些怵了,他之前聽朴珍榮提起他父親,一個不苟言笑的高中老師還跟自己打哈哈嗎?思及此,頭不禁越垂越低。
「我跟他媽媽說過了,珍榮這次和她槓上也是合情合理,孩子是自己養大的還不清楚嗎?那個倔脾氣都遺傳自內人,從小又老慣著他,自己該承擔後果了。」
「不過珍榮也有不對的地方,畢竟還是自己的父母,總該學會體諒一下才是。在範,你父母呢?他們都沒說什麼?」
林在範倏的抬起頭,又緩緩低下,怯生生回答。
「伯父,我是孤兒。」
_
TBC
#Cominghome #雨蒼梧 #伉儷 #JJP #JB #Jinyoung

咳咳咳 現在是上班時間欸 兩位
不過有糖吃我也是很開心啦😁
那個抱我覺得很可以😎
然後永遠都有秘密講的你們😶
今天最好笑的就是斑說哈幾哈幾嘛時被造型氣到流鼻血😂😂😂
Loveyou💚💚💚💚💚💚💚
#got7 #jb #jinyoung #jjp #bnior #伉儷 #igot7 #loveyou

偶爾來一下的伉儷糖🍬
要看到最後一張哦😏

圖源:微博

#got7 #jb #jinyoung #jjp #bnior #伉儷

-
朴珍榮慌張打開門時,媽媽和妹妹都正好坐在客廳裡。他趕緊脫了鞋,凌亂的不像平常有條不紊的他。
「媽,你沒事吧?」
「我剛剛才戴媽去醫院檢查,醫生說稍微扭到,擦幾天藥就好了。」
持續不安擔憂的心這才得以釋放,朴珍榮緩緩起身,準備給自己倒杯水喘息一下,畢竟自己接到消息後便急匆匆的趕回家裡。
「我就讓你別去了,你都不聽,這下受傷了吧。」
「哥,媽都受傷了,你少說兩句吧。」
在壺裡煮的水開始加熱沸騰,冒起小小的水泡,密集而滾熱的向上升湧。
「你也少說兩句吧,你也不阻止媽一下,明知道是什麼樣的地方,還讓他去瞎攪和。」
「誰瞎攪和去了?我這是去捍衛我的信仰,而且要不是林在範,我也不會受傷好嗎?」
聽見林在範的名字,朴珍榮的心情倏得霾上了陰影。
「這又跟在範有什麼關係?」
「要不是他們警察在那和我們推擠,我也不會摔倒。我說你們年輕人看不清事實就算了,他怎麼能仗著公權力欺負我們老百姓呢?」
朴珍榮不可置信得睜大了雙眼,兩隻手也不自覺交叉在胸前。
「這是他的工作、職責,不是欺負老百姓。看不清事實的是你們這些反對的人吧!別把錯怪在無辜的人身上。」
「朴珍榮!你為了一個男人這麼跟媽媽說話嗎?」
「我這是就事論事,就算是父母也會有不對的時候,你不要牽拖別人。」
而他的媽媽不知何時站了起身,手撐扶著沙發,氣得一抖一抖的。水早已沸騰,裊裊冒著蒸汽,如一隻盤旋在兩人之間惡毒的火龍。
「你們別再吵了!哥好不容易回來,就不能和氣點嗎?」
夾在兩人之間簡直進退兩難,朴珍榮的妹妹欲扶過母親坐下,卻被一手撥開。
「是啊,他在外面和別人住之後就忘記回這個家了,也不想想是因為誰。」
誰都聽出了這話中的酸意,多麼大的諷刺。水已不再沸滾,再次回到平靜,卻是高溫的平靜。
朴珍榮沒有說話,只是深吸一口氣,緊咬著下唇。
「我先扶你回房休息吧,醫生說你剛開完刀又扭傷,不能久站。」
朴珍榮的妹妹見他瀕臨爆發邊緣,立刻轉移母親的注意力,同時不斷向他使眼色,試圖將兩人的距離拉開。
剛才的瞬間中,他想了無數反駁的字句,可卻一個音也發不出口,彷彿有千萬根利針扎穿了聲帶,扎破了喉嚨。
他妹妹從房裡出來時,朴珍榮正坐在玄關前穿鞋。
「我會再好好跟她說的,她之前也不是不講理的人。」
對方只有微微點頭回應。
「我再打給你,你快回去吧,在範哥今天肯定很累的。」
-
-
林在範一推開門,發現朴珍榮抱著電腦坐在沙發上,客廳的燈不算太亮,眼前的少年猶如晃進了一座湖中,浸泡在不屬於這世上任何角落的柔波,沾濕著踏過的每一寸土地,氤氳歸來。
有這麼一個人,等待自己回家。
他走近朴珍榮,脫下外套坐在他身旁。
「你今天不留編輯室嗎?」
「我請假了,總編准我帶回來做。」
林在範又習慣性的把下巴抵在朴珍榮肩上,瞇著眼看他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敲擊。規律而重複的動作似是催眠,沒兩下便萌生睡意,眼皮重的直往下掉。耳邊的呼吸聲逐漸規律,朴珍榮微微轉頭一瞥,林在範大概是睡著了。他舉起沒被壓住的那隻手,輕拍對方的肩膀。
「你先去洗澡再睡吧,我也差不多要收尾了。」
他又蹭了好幾下,才不情願地起身,朴珍榮放下電腦,他想說什麼,話卻哽在一半,說不出口。
手機在這時不合時宜的響起,他遂放棄念頭接起電話。
「媽睡了嗎?」
「嗯,剛睡下的。我晚上跟媽談了一下,你在聽嗎?」
「聽著呢,說吧。」
「你也知道,老人家說多固執就多固執,要他一時半會兒改正觀念太困難了。老實說,他到現在還是無法敞開心胸接受你倆,要知道,在範哥是把自己的兒子從身邊搶走的人,今天又是鎮壓他們的人,難免來氣。」
朴珍榮隨便出了聲回應電話的另一頭,陷入沉思。
當初義無反顧搬出家的正是自己,跟家裡出櫃後的隔天拖著一只行李箱,大清早便離開住了二十幾年的房子,離開養了自己二十幾年的父母,沒留下任何一句話。他不願留存任何餘地,任何可能拆散他和林在範的機會,卻沒想過自此留存給父母的傷害。朴珍榮並沒有因此和家裡決裂,但除了妹妹,誰也沒接納林在範的存在,這個名字猶如老房子的牆壁上,一道細又長的裂痕,細的使人容易忽略;長的令人無法不去注意;誰也不願提起,卻也無法全心接納的,那種存在。
「我相信媽今天只是在說氣話罷了,別太放在心上。就像你說的,父母也有不對的時候,但你也要給他們學習的時間與機會,大家都是邊做邊學著怎麼為人父母的。」
「我知道,怎麼今天你到像我姊一樣,說的頭頭是道。」
對方只是笑,朴珍榮也跟著笑了。
「好啦,你趕緊休息吧,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幫我跟在範哥問個好。」
「嗯。」
掛上電話朴珍榮才發現林在範早從浴室出來,頭上披著毛巾倚在門邊看著自己。於是他走上前,取下毛巾擦了擦依然濕漉漉的頭髮,邊說著。
「你好嗎?」
「我還不錯,怎麼了?」
朴珍榮搖搖頭,伸手撥順林在範的頭髮,把毛巾握在手上。
「剛剛是我妹,要我替她向你問好。換我去洗澡,你自己先把頭髮吹乾。」
林在範喊了聲遵命,小跑步到衣櫃前拿出吹風機,朴珍榮又笑了,笑著拿好換洗衣物進了浴室。
-
TBC
#Cominghome #雨蒼梧 #伉儷 #JJP #JB #Jinyoung

-
人潮聚集的比想像中還要迅速,才四十分鐘,整個遊行現場已經被擠的水洩不通。人們揮舞著國旗,老舊的擴音器不斷重播著國歌,夾雜充滿濃濃口音的示威口號,台上的人喊的激動,台下的人回應的激烈,台上台下一氣呵成了一個字:亂。林在範不敢大意,站在隊伍的邊側,他的眼不斷掃視現場的狀況,確認兩方的平衡。隨著時間推移,民眾的情緒開始高漲,臨界的人群像是快煮沸的水,咕嚕咕嚕開始冒泡。
「你們這些警察都是些狗娘養的,只會在這裡渣欺壓百姓!」
有人率先開了一槍,老伯伯脫下鞋子就往第一線的警察丟去,撞到警盾匡的一聲,像是鳴鐘般敲響大家的氣憤,大批的人開始向前衝去。
「大家推!」
「快推!」
「往前推!」
人們紛紛往警方的方向簇擁,場面頓時陷入混亂。林在範趕緊更動佈署,拿起擴音器呼籲民眾勿推擠,一邊抽出無線對講機。
「這裡是廣場第一區,民眾突然大量推擠,請求支援!」
現場幾乎要失去控制,因為上頭千交代萬交代,只能防守不能出手,他們的陣線是節節敗退,前面的幾乎都被推倒,還有的被群眾強壓在地上不得動彈。林在範趕緊上前勸阻,不料,對方卻強力把他的頭盔硬生生給摘了,伸手就要往他臉上揮拳。林在範閃避不及,往後踉蹌了好幾步,嘴角滲出微微血絲。他趕緊起身,上前繼續阻擋,一陣激烈拉扯之中,忽然有人大聲嚷嚷了起來。
「有人昏倒了!」
「有人昏倒了!」
「大家借過,有人昏倒了!」
聲音漸漸傳開,人們也漸漸從聲源旁擴散開來,林在範連忙上前查看,只見倒在地上不是別人,正是朴珍榮的母親。
「伯母!伯母!」
林在範單膝跪地,讓人倒臥在腿上,拍打著他的肩試圖喚醒對方。片刻,對方終於甦醒,張開了眼睛。
「伯母,你醒了嗎?」
朴珍榮的母親坐起身,她的腦袋恢復了清醒,一下卻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情緒。自己兒子的男朋友,或著說搶走自己兒子的人,現在又和自己站在對立面。這個人似乎總在唱反調,思及此,一股無名的怒火像在添了油的柴上猛燃燒起。
「伯母,我扶你到旁邊休息吧。」
林在範欲將人扶起,對方卻一下甩開自己的手。
「你放開我,我自己可以起來。」
但她的腳踝扭傷了,還是沒開刀的那隻腳。林在範注意到了,二話不說把人攙起,也不顧對方阻止,執意把人扶到邊上的空地。
「伯母,我替你叫救護車。」
「不必,我不需要,你走。」
林在範有些慌了,他不懂為什麼珍榮的媽媽會猛得對自己如此冷淡,甚至有些氣?
「那至少,讓我替你聯絡一下家人……」
-
朴珍榮和金有謙一路是被擠過來了。
當他們準備從支持方轉戰反對方時,行車道路都已被封鎖,兩人無奈只好抱著昂貴的攝影器材穿梭在人群之中。
和支持方的氣氛截然不同,這邊的人明顯激動得許多,隨著廣場上大螢幕的畫面,人群的喊叫聲也越來越躁動。正當金有謙準備著相機時,兩三個老伯伯一下朝他們聚攏,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
「你們是記者嗎?」
操著濃重的鄉音,一聲沙啞的問句定住兩人的動作。
那人在他們跟前啐了一口痰,氣氛劍拔奴張。
「我問你們是不是記者?哪個電視台的?」
「我們是網路新聞的記者,不屬於任何電視台。請問有什麼事嗎?」
朴珍榮邊說邊暗暗扯了一下金有謙的衣襬,示意他提高警覺,但對方正背對他在拍照,以為是要叫自己取材,轉身便開始按起快門。
「臭小子,拍什麼拍!」
離的比較近的老人一掌拍向他手上的相機,金有謙手忙腳亂接住相機,僅僅戶在胸前。對方卻沒有罷休,邊叫罵著邊窮追著,試圖搶過他的相機。
「先生!請你不要動手!」
朴珍榮見狀趕忙上前,擋在兩人中間,沒想到老人家卻把矛頭轉向他,就往他身上拳打腳踢。
「都是因為你們這些記者王八蛋,我們的國家才會變成這樣!」
「對!都是你們!」
「通通去死吧!」
大家一瞬間把兩人團團圍住,金有謙立刻將手裡的東西塞給朴珍榮,一腳上前張開雙臂將人護在身後。
「請你們不要再這樣了!不然我們要報警了!」
朴珍榮躲在金有謙身後,拉著他就往後鑽,試圖藏身進路邊的商家中。他回頭,發現右手邊的速食店,跩起前方的外套就往那兒跑。
「滾遠一點,不要再出現了!」
那些老人似是趕走了歹徒般,悻悻然的解散了。
兩人在二樓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金有謙伸長了手趴在桌上,一顆蓬鬆的棕髮凌亂不堪。朴珍榮兩支手指把他的大頭推離了桌面,冷冷地說道。
「別拿你的臉幫店裡擦桌子行嗎,檢查一下東西,少了根寒毛都要你賠的。」
「好啦。」
「我去買點吃的,你再不叫我哥試試看!」
「好啦,珍榮大哥。」
朴珍榮從包裡拿出皮夾,臨走前不忘敲一下金有謙的腦勺。
-
「哥,你說說看,做人有這麼不講理的嗎?」
對面的人塞了滿嘴的薯條,講話都嫌含糊。朴珍榮咬著吸管,不可置否的聳聳肩。
「這世界上不可理喻的人多的很,」
才講到一半,急促的鈴聲打斷了他。是那個過分熟悉的號碼,卻在這個時間打來,朴珍榮剎那間有股不好的預感。
「怎麼了?」
金有謙打開漢堡的包裝紙,眼神卻一刻也沒有離開。朴珍榮接電話時神色越發的凝重,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有謙,基本的照片都有了吧?」
「大部分都差不多了。」
「那你整理一下先回去,我有事要先走了。」
於是他就這麼嘴裡塞著漢堡,茫然的被丟在現場了。
-
TBC
#Cominghome #雨蒼梧 #伉儷 #JJP #JB #Jinyoung

-
「媽,我拜託你別去了。」
「我是因為工作,必須去的啊!」
「媽,我拜託你好不好……」
林在範剛洗完澡,從走進臥室時濕漉漉的毛巾還掛在頸邊。他走到床邊,利索套上搭在一旁的棉質睡褲,光裸著膀子湊近因為激動而站起身的朴珍榮。林在範喜歡將下巴抵在朴珍榮的肩膀上,蹭著他柔軟的頸窩,一雙有力的手臂圈在他的腰間,整個人就這麼晃啊晃的。
沒一會兒,朴珍榮終於掛了電話,反手就是把肩上的頭撥掉。
「林在範,去把衣服穿上,你明天還要早起!」
邊說邊拉開衣櫃下的抽屜,拿出自己的吹風機。林在範不喜歡吹頭髮、穿上衣,老光著上半身對朴珍榮大喊「大爺我鐵錚錚的漢子不吹頭髮的!」滿屋子跑給朴珍榮追。朴珍榮也不是省油的燈,一開始還傻楞楞真的在後頭追,自己哪跑的過他?後來直接鎖上房門,一句「你今晚睡沙發吧。」連枕頭棉被也不留,幾次之後便收服了林在範。
林在範已經穿好衣服,乖順的盤腿坐在床沿等著朴珍榮。吹風機運作的聲音嗡嗡作響,蓋過說話的聲音,朴珍榮只能把頭湊的近些才聽得到林在範說什麼。
「你媽明天也要去?」
「對啊,攔也攔不住。」
「你妹呢?」
「除了我爸誰勸的動我媽?何況她,戰鬥值太低了。吹好了。」
朴珍榮拍拍他的肩,捲著電線起身把吹風機收回原處。林在範翻身躺在床的右側,朴珍榮順手關了大燈,趁著床頭暈黃的光源回到床的左側,爬進溫熱的懷抱裡。
「其實你也不需要這麼擔心,明天我跟你都在現場,你媽不會有事的。」
林在範縮緊了懷抱,溫熱的氣息織起柔軟的網,包裹住懷裡的人。
「你也知道現場的狀況,就算我們都在也不能保證什麼。」
「你有點信心吧,我保證一定會保護她的。」
朴珍榮笑了,挪了挪身體調整到舒服的姿勢。
「得了,快睡吧,明天我們都要早起。」
都睡吧,明天的事就留給明天去煩惱。
-
-
整齊而有秩序的人群中,林在範和段宜恩站在最前方,嚴肅等待長官指示。
「人潮大約會在一個小時後聚集,林在範,你們小隊負責廣場第一區,段宜恩,你們小隊負責地鐵出口。」
「是。」
「是。」
「反對方的民眾雖然會比較激進,但大部分都是老人家,所以大家請特別注意。我們的原則就是守住防線、不出手、以勸導為主、注意民眾人身安全,以上。有任何狀況隨時回報,解散後開始行動。解散!」
大家聽見口令後紛紛行動,林在範走上前取起桌上的對講機,調準了頻率掛在腰帶上,段宜恩則在一旁再次確認動線圖。
「恭喜你啊,在範,親臨火線。」
「你也不遑多讓啊,段小隊,自古地鐵出口如虎口。」
林在範用手肘撞了段宜恩一下,隨手撥了撥自己的頭髮。
「注意安全,我先走一步了。」
他帶上頭盔,向同伴揮了揮手。今天的溫度仍只有個位數,但他的手掌心卻在冒汗。
-
希望今天,你也平安無事。
-
「我不是讓你攔住媽了?」
「今天比之前都還要多人,媽膝蓋才動完刀,要是又受傷了怎麼辦?」
遠方突然傳來同事叫喚的聲音,朴珍榮只得匆忙結束通話。
「總之,要是她有聯絡你,記得要跟我說。」
收起手機,朴珍榮轉頭小跑回採訪車旁,卻沒看到通知爛上林在範傳給他的訊息。
“希望今天,你也平安無事。”
他才關上車門,駕駛座上的人便踩下油門,驚得他趕緊繫上安全帶。
「金有謙,你這是要去哪?」
「剛剛總編打過來,說要先去跑支持方。」
「那你也不用開這麼快吧。」
「現在那邊快進入交通管制狀態了,難道你想走過去嗎?」
朴珍榮翻了個大白眼,剛放下的手又舉起,不過這次是為給旁邊的人一點教訓。
「又開始沒大沒小了,金有謙?」
耳朵被捏得通紅的金有謙趕緊縮緊了奶音求饒。
「珍榮哥對不起!你別捏了,會出人命的。」
「你給我專心開車。」
他轉頭看向車窗外,不知道他的他會在哪一邊。
-
TBC
#Cominghome #雨蒼梧 #伉儷 #JJP #JB #Jinyoung

🌚
·
·
·
做一場懵懂的關雎夢
誠誠懇懇愛一個人
一不留神這樣一生
·
·
·
lofter@朱ㄦ
·
·
式寧說關雎是水鳥
是在講愛情故事的
我:哇好帥
式寧:不是應該是好浪漫嗎???
·
·
·
對吧好浪漫
榮榮看右邊的蹦蹦 蹦蹦看牆上的榮榮
·
·
·
(我只是想要趕快把這段潑出來,截圖已經存在我手機3個月了)
(讚嘆強國的太太怎麼每個都那麼書卷氣息)
(一開口就是一首詩)
·
#jaebum #jinyoung #bnior #jjproject #伉儷 #l4l

.
十多天前完成第一篇伉儷,就跟小夥伴宣布下一篇要寫範七,結果寫著寫著,先寫完的居然是今天下午才動筆的伉儷,囧。

四千三百多字,幫自己拍拍手。辛苦我的腦袋和腰和肩膀和脖子了。

繼續加油。
然後希望有朝一日,論文君也能像這樣高產啊QQ 。

#GOT7同人 #伉儷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