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a_jerk c_a_jerk

1804 posts   33630 followers   188 followings

大哲  從#Lumia920 到 #LGG4 就一個記錄生活瑣碎事的凡人 或許也沒那麼值得你追踪(眨眼)

突然想起個笑話。

警察深夜臨檢看到有個人臉色相當難看且行跡可疑,大喊,站著!你幹嘛的?

剛下班。那人回答。

CMYK是哪四個顏色?警察問。

那人一臉疑惑地回答,青色、洋紅、黃色、黑色。

警察揮揮手,示意叫他走,嘴邊念著,深夜走在街上走還一臉寒酸,不是小偷就是做設計的。

今天離開前忍不住問了警衛辦公樓開放到幾點,上車後Grab司機先是以為我過橋回來,聽聞在大樓工作後又以為我做會計的。哎,他一定是沒聽過這笑話。

#晚安晚安

手機記憶容量有限,不捨得刪照片就得從apps下手。

手機總有不少apps,好些都是聽到友人推薦下載試試,有些試過不喜歡擱著了,還有些全然不曾打開過,這些apps這時候最經不起考驗,三下兩下就刪了。還有一些呢,曾經常用的,現在不常用了,可還留著。

不知是可悲、可笑或是可怕,曾經每日必開的apps如今居然可以輕易地忘了點開查閱,偶爾點閱有種輕舟已過萬重山之感。慶幸自己少了被牽絆的癮,嘆自己其實也沒那麼長情。

原來曾執於一時的人事物,真的走著走著,就會忘了,實在由不得你。

剛剛寫了一段文字,本來想順手發在ig,再讀一遍突然覺得有點太露骨,於是默默在另一個平台發布。

同事常笑我說有偶包,但其實我就只是有時想多了些。好多事在事過境遷了以後就會覺得不足掛齒,好比說你13歲第一次看到成人影片覺得好害羞,現在可以坦然與人討論劇情(如果有劇情的話);好比說你13歲第一次抽煙差點被嗆死也不敢跟人說,現和別人說起第一次抽煙的年齡沒準還會減兩年,就怕自己使壞時太老了,來不及叛逆就變老。

嗯,反正就是這樣吧。現階段不敢發的文,總有一天能一笑置之;就像現在眼前的煩惱過了以後,發現只是小事。當大事可以被當作小事輕而易舉地解決時,或許也意味著我們都level up了。

#晚安
#tinypeopleinbigplaces

Instagram有個我覺得浪漫得很矯情的hashtag,#好想和你分享的天空,每一張或平凡、或華麗的天空照片,都因為這個hashtag有著想分享的對象,而被賜予不一樣的意義。

我每一次看到攝影師們那些華麗的星空照,或更壯觀的銀河照都會忍不住懷疑其真實性,然而每一次看到星空又會忍不住感嘆,再華麗的照片,還不如現場觀看的震撼百分之一。

這張照片是剛剛用手機 #LGG4 30秒Manual模式拍攝,ISO 200,光圈是沒辦法調的1.8,使用 #snapseed 稍微調亮以後突然多了好多的“星光”,或許那些稱之為噪點更為合適些吧。

對於手機也能拍下星空感到驚喜,但始終還是認為,科技再進步也只能記錄與呈現畫面,真實的感受始終是無法被完全記錄的。

#晚安晚安

昨天Grab司機問我知道自己坐在什麼車上嗎,我有點錯愕,然後盡量用最真誠的語氣表示自己對車沒研究,他才揭曉說那是一輛美國車,據說新山就有他一輛。

現階段的我對車還是沒興趣,卻常常被小地方的公共交通吸引,像在KK的這款小藍巴就好可愛啊。總覺得馬來西亞已經越來越少這種古早老巴士了,如果時間允許,真的好想搭巴士慢慢晃到目的地。

不喜歡的人約你吃早餐你拒絕了覺得對方很煩,你喜歡的對象你約了他一百次吃早餐,屢敗屢約,你覺得自己一定有天會感動對方。

李宗盛有句歌詞是,可惜戀愛不像寫歌,再認真也成不了風格。

我想戀愛好像也沒分公平不公平這回事,不見得你對喜歡你的人好,你喜歡的人也會對你好呢。

還是有斷斷續續寫文,寫在只有自己看到的地方。生活中難免還是很多雜碎想法,一些喃喃自語,有時候寫者無心,閱者卻想得太多。

也有些時候只是不吐不快,寫了文閉著眼存檔,就像在個樹洞裡宣洩了情緒。既然是些小情緒,何必驚動他人呢。待得某日自己重翻,覺得事過境遷了,那些文字不是當下了,可以若無其事地說了,才會發在這裡。

文字是利刃,時間可以讓利刃變鈍,卻難以把傷口撫平。

早安,早安。

前天夜晚下班後從辦公室走回住處時看到路邊兩個有點像#杜鹃 的女子用略破的英文講電話,就雞婆下用中文問她們要去哪,但她們支支吾吾的,用英文問我會說中文嗎,接著就把電話交給我。原來是要去Lor 31,後來領著她倆順利找到屋主,兩個女子非常客氣地鞠躬道謝。

今早從住處走到辦公室時,居然在其中一個交通燈看到這兩個女子,一開始還不確定,後來往另一個路口走,她們熱情地打招呼,我才有點難為情地揮揮手。難為情的原因是兩次遇到她們都是我沒洗頭頭髮好油的一天哈哈哈。

記下來,因為這真是一件讓人一整天變得好有活力的小事。

辦公室對面今早聚集了一班學記喊口號,什麼愛的鼓勵、愛的嘻唰唰還大庭廣眾唱起了紅紅的太陽,我都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

打開鐵門準備上辦公室時,派報的大叔問,你沒參加?

老了。我笑著說。

是啊,跟他們比我們都老了。大叔附和。

沒有人能永遠年輕,但永遠有人正年輕着。

上一次這麼做,大概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吧,我想起今年週年聚會有人說不如我們一起去team building啦,我翻了一個白眼,忍不住說,誰想跟你們team building啊。

30幾的同事和幾位同齡的友人看電影,另幾位友人看了電影後在麥當勞聊天直至天明,隔幾天我們聊起,都覺得他們好年輕。現在的我只要一兩個夜晚不睡覺就覺特別虛,接下來的好幾個夜晚要特別早睡才能把魂魄聚齊。

現在要感受年輕的方式,大概就是在辦公室打開Youtube找紅紅的太陽,然後playlist就會接著播分享、朋友、童年頌,聽了這些讓人年輕一些些的歌,還是繼續工作吧。

Ig自從換了主頁的顯示模式我就不怎麼喜歡了,時間跳亂得好奇怪,即使只關注188人,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好好看完所有的照片了。

突然有這個感慨,是因為不小心翻到一個不曾見面,但蠻欣賞他攝影的ig友頁面,他上一次更新是二月份黑白攝影的一隻鳥兒,這一次突然翻看他的照片留言居然都是RIP和missingyou。

不誇張,當下真的背脊發涼,起雞皮疙瘩,這種網絡好像很close但現實一點交集也沒有的關係就這麼劃下句點。

關注的人不多,但好些都會聊天,他算是聊蠻多的陌生人。記得他說過念設計念一半,覺得不是想像的那樣子後就不讀了,後來就在小鎮裡打份工。一開始我們也只是打發時間的聊天,然後聊到無聊時都幹嘛,他說他興趣是概念攝影,我問什麼是概念攝影啊,他說是一些比較抽象意識的。當時我還很臭屁地說我對攝影也有一些興趣耶,聊著聊著就說不如交換Ig號。後來他看到了我的照片,我也看到了他的照片。

他的Ig賬號照片很抽象,讓人有想像空間,嗯但都是乾淨版的。何為幹淨版?因為flickr版的才算是完整版,我問他怎麼你的照片反差那麼大,他說因為Ig有馬來女同事啊,怕會嚇到她們。別說馬來女同事了,我看到也被嚇到,我說。

他給我照片的評價是很浪漫,那是我第一次聽到別人這麼形容自己的照片,當時還哭笑不得地在Ig發了一張圖文,現在突然回想翻回那圖文,發現我還記錄了他不會看中文,可以很放心地寫,不用彆扭什麼地記錄別人給自己的評語。回看日期,原來咱倆用Ig交流的時間也近兩年了。

後來有時候看到有趣的照片會私訊聊幾句,也就沒更深的交集了。之前一直沒有好好消化他的帳號名,只叫他frogie,今天看了仔細,原來他說自己是寓言裡的青蛙。

我想好好記下,因為記憶真的比想像中更不可靠,以後或許我會忘了這人,但這些文字會提醒我們曾相識。

關注著188人,實際上有兩個賬號是永遠都不再更新了。我好想用回那時的結尾祝福我們,願我們都往快樂的路上走去。

前幾天因為新同事說Facebook也是一種人脈,要好好經營,於是我一股衝動把所有的Friend Requests都Accept了,現在有點後悔想unfriend人家但又怕得罪人。

其實那些加我的也真的拖了太久了,我現在牆面和他們加我時想看的風景應該也不太一樣了,不小心被我發現剛Approve的人Unfriends了我其實也會莫名感傷的。

總在了解後才發現對方不是想像的那樣子,好像也能這樣解釋吧。

有很多人愛在交友軟件聊了幾句後就說要微信,早期我都給,後來發現那些不愛放頭像的,過一陣子就會忘了他們是誰,想刪了覺得太傷人,擱著又有種被窺視感。不刪人純粹是因為我常有被刪後的失落感,已所不欲勿施於人,所以我也都不刪人,但困擾的終究是自己。

哎,誰叫你自己顧慮那麼多。

前陣子公司請了三位實習生,三個小女孩挺活潑外向的,吱吱喳喳說個不停。午餐總到附近商場的麥當勞、Coffee Bean享用,有次到樓下咖啡店吃雜菜飯碰巧看到她們,可回來時還是看到她們人手一杯Coffee Bean。她們剛來不到一個月開始有了午餐吃什麼的困擾,於是就把附近食店的店名寫在小紙條放進Coffee Bean的杯子裡,每人輪流搖一天決定吃什麼,但有時候搖到三人都不想吃的又重搖一遍。

三個實習生討論雜誌做什麼專題時總有學院時期做assignment的freshie感,或許該說這三位新聞系的實習生感覺都好"fresh",而且我覺得她們好吵。試過問核数师的友人公司請的實習生都是這麼吵的嗎,她說他們公司最吵笑得最大聲的是她,好吧,或許是我孤僻。

但我還是覺得實習生在後期很吵,而且怎麼跟我認識的新聞系媒體系的同學差別好大,曾和新聞系的同學一起上課,印像中的她們總是很有氣質,講話輕聲細語,不然就是很有氣勢,看起來就很專業的樣子,反倒是我們這班設計的總是瘋瘋癲癲的,看起來超不成熟的,喔好吧或許是時代不同了。

Anyway,現在實習生離開也有一個月了,所以我才突然想寫,估計她們也不會看到這些文字吧。為什麼想寫,就純粹記錄吧。

最近PokemonGo真是越來越難玩了(是的我還在玩啊多癡情),好多飛天玩家跑來我地區佔領道館,重點是那些飛天玩家都跟我一樣是黃組啊啊啊。一覺醒來發現周邊的5個gym都是level 10的Blissey真的很想哭。試過看到level 9的道館差5000分就去鍛煉,在吃了整整50多個revive後好不容易拼出一個level 10那個位子立!馬!被!搶!走!

我的心就像被美工刀,哦不,是被匕首輕輕地劃了一下又深深地插進最深處(怎麼聽起來有點情色),忍著不要printscreen 那個搶走我位子玩家的名字,告訴自己這事兒要猶如沙灘上的印跡,浪打過來就不見~(但事與願違的是我至今依然懷恨在心)

好吧,話說我終於決定也要加入中空飛人的團隊,確認自己手機的android版本應該可以下載好幾款apps用手搖一搖就能獲得快感(誒),才發現飛人群裡大家用得好好的apps在我手機玩就變成cant detect GPS。

對Pokemon Go,我已經心如止水了。

好啦我說說而已,希望明天醒來可以用手搖一搖就能獲得快感(到底在說什麼)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