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__wolf.____ ____wolf.____

94 posts   26446 followers   1 followings

狼 焉  - 如果你那裡下雨了,可能是我的思念蒸發, 凝結成一朵雲,之後降落在你左胸口上, 那麼你要記得,把它收好。 - 「我們都是患得患失的旅人。」 - 🔺政治大學 中國文學系 - 每週五晚上 #北極狼故事集

https://sayat.me/talktowolf

#狼焉#北極狼故事集
二十歲的時候他們一起看海,那次在名古屋港他瞇眼指著天海交界的細細一線說:「你看,這就是真正的湛藍。」
名古屋港藍,被用以命名深藍又帶紫光的墨水。整個大海的顏色傾進一只表面磨得溫潤通透的玻璃瓶,濃縮成一罐溫柔又瀲灧的藍。
「我第一眼遇到妳就覺得,這個顏色好像妳。」他笑著說。「今天終於和妳一起看這片海了!」
她看著他的眼睛,整個陽光都灑在她看的男孩身上。
「我比較喜歡看你。」
這句話含在嘴裡,笑著和魚一起游進深海。
-
後來他們在日本待了一陣,走走停停。六月是繡球花的季節,他說:「以後我要找一個滿山繡球的地方和妳求婚,繡球花代表真心誠意,妳一定會覺得很浪漫。」
她裝作漫不經心的撫摸藍紫色的花瓣,以後,以後還那麼久,怎麼敢保證沒有變數?二十歲的愛情就是這樣,浪漫的覺得自己還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和他發展出各種可能的人生。還有大把青春歲月能做任何事,堅持於自己的原則,執著於自己的信念,把年少輕狂都過成銀色的浪花。
二十歲的愛情也是這樣,徬徨的認為自己結婚的對象可能不是眼前最愛的他。想著這些愛和癡迷的回憶有朝一日如果成為過去,她該怎麼豢養這些日子。或者讓它們成為永遠的錯過,或者讓它們消聲匿跡。
-
三十二歲,他們說,他要結婚了。
他要結婚了。
那些爭執和互不相讓的價值觀是好幾年前的事。活著的這三十年,談愛,好像亙古不會改變最愛的人是他。即使生活將他們磨得分開,她還是會說,最能感受到自己能愛別人,就是發生在他身上。那種全心全意的喜歡,純粹的像沒辦法再發生一次。分開的時候,他們都知道自己捨不得,可又無法繼續相處了。
「那麼捨不得,怎麼不再試試?」
因為再這樣下去,歲月最終會把他們都磨成彼此都不喜歡的樣子,所以再還愛的時候狼狽的「選擇」分開,才不會到最後以最壞的方式收場,甚至離婚。二十歲以後不能再拿年輕當藉口。
愛到底是不能解決所有問題的。以前相愛是個童話,後來相愛是個現實。
雖然她偶爾還是會想,如果現在是他們結婚,會不會跟以前想像的一樣美好?
-
這一年她也有自己的生活,車子、房貸,屬於自己的朋友圈。可有一種感覺是即使全世界都陪她,還是掩不掉他們倆一起留下來的孤寂。
八月,太了解他的個性,知道這場婚禮他不會邀請她去,換作是她也不會,於是在他結婚那天飛去了日本。
一樣的中京風光、一樣的古城美景,偌大的金鯱折射陽光,那些堆疊的華美與十年前並無差別。
只是那天,
繡球花謝得了無聲息。
-
-
☁️
我回來了。

#狼焉
寧可真,也不要虛偽。
-
不喜歡被討厭的人牽動自己的情緒。
有的時候不喜歡自己對情緒的敏銳,甚至在低潮的時候幾個夜裡,渴望自己沒有「感情」。
如果像是機器人,沒了心臟,是不是就不會承受這麼多顛簸。自己的錯誤、別人的失禮、事不關己卻烙印在心的故事,全都不會再縈繞。
但如果沒有豐富的感情,相對也會少了許多感動和溫暖。厭煩的事物終會被淡忘,而時間隙縫裡留下來的成為你的借鏡。
為了那些在你生命中出現,帶來幸福的人事物,
再笑一個,好嗎?

#狼焉#詩
《眾望所歸》
嫁給富家子弟
或者
成為醫生娘
-
溫良恭儉的
侍奉公婆
初一別給娘家
帶回晦氣
-
把女兒都流掉
生幾個兒子
-
女孩子家
野心不要那麼大
好好待在家
安身立命
-
-
🐾🐾🐾
每次看到有公婆不要媳婦生女兒都覺得😇性別染色體決定在你兒子的精子 到底是在怪媳婦什麼啊🙄而且幹嘛一直管別人生小孩 又不是你們生😑

#狼_小日子
-
從文學營回到家,收起空了的行李箱,想起初到台北貓空大學那個生怯怯的我,提著一大箱行李參加高文營。
當時的我總覺得行李沉得拿不動,台北的人車速度快的像是來不及看清每個畫面就擦肩,從未獨自面對生活的慌恐和期待並肩在心頭。
那時和初次見面的班森與筆友們逛小品雅集,雖然不太敢和對方說話,但他默默的幫我把行李提上每一個門檻或階梯。
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這瓶防蚊液給你,山上很多蚊子。」
想依賴他的感覺就是從初次見面開始的吧。
現在,經歷一小段外地生活後,再次參加營隊覺得自己的抗壓性與獨立性都變得強。拿行李變輕鬆了、走遠路更少喊累、看到昆蟲不再像一開始大驚小怪。
這是歲月累積的成長。
但即使如此,待在他身邊時我還是慣於撒嬌的依賴他。
我們都在各自改變、成長。
但對對方的感情不變,所以相處的溫度自然是暖暖的恆溫。
-
這是我的生日禮物✒️
是直到生日前的北極狼故事集❤️
雖然已是半年前的事,但忽然就想分享給大家☺️

#狼焉
松鼠把橡果子交給兔子,告訴他,我們做朋友吧。於是兔子還他一朵野花,他們的故事就這麼開始了。
某天松鼠與幾隻動物發生口角,而兔子並不在場,只是後來聽說了松鼠的無奈、憤怒、哀傷。但他沒有說什麼。
有一天,松鼠看見兔子與那幾隻動物的合影,他也沒說什麼。
再年輕個五歲,松鼠可能會把所有想法都告訴他吧,告訴他他不喜歡這些動物、告訴他他覺得兔子根本沒考慮過自己的感受。
但畢竟,時光走得太快,他們都長大了。
長大了,代表很多心事該被收好,不拿出來就不會讓兩者之間的裂痕顯得突兀。
「如果你在乎我的感受像我在乎你那麼多,或許我們就不會這樣了。」
故事繼續寫著,但心裡的距離拉開了許多。
-
以前,我們都不知道那張陌生臉孔會與自己交織出什麼關係,結局在啟程時就已經注定,但我們看不到終點,所以選擇不聞不問的出發,把故事的結尾交給命運,把自己的善意交給你。
「如果知道後來會這樣,一開始你還會去認識他嗎?」
就是因為不知道你是否會留下,所以才有勇氣開始我們的故事,或是說,你把我們的日子過成浮光掠影,而我把它活成細膩故事。終於,你走近再走遠,本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或我一直都誤解了,其實你不曾走近。
-
長大是,騙別人自己過得豁達、騙別人自己不在意很多事情。久而久之,或許真的能騙過自己。
-
-
👫👭👬
有推薦嘉義哪裡好吃好玩嗎><
想找一天去天空步道!💕

#狼焉
近日有感而發。
當然,享受日子也能是自己跟喜歡事物的獨處。❤️

#狼焉
#24K快閃活動#一起來厭世
-
Q 最討厭的一句老生常談?
A 「能者多勞」。我認為能者沒有義務多勞,如果他願意多做,那都只該是發自內心願意的「友善」而非應該做的「義務」。
大家的時間是一樣的。
Q 最討厭的食物?
A 香菜。
不用解釋。
-
-
抽獎時間來了🍺
只要留言回答Q1或Q2並說明原因 就可能抽到手寫明信片!🎉
🔺6/22晚上12:00截止
🔺可以的話tag朋友參加(不強制)

#狼焉
-
錶面有幾道刮傷,是在有光時側著看才看得見的,就像時間在上面刻的痕跡,凌亂。
「電池都換幾次了,買支新錶吧。」
「試過了,還是這支戴著順手。」
有些人很念舊,因為「舊」不單是時間走遠後遺留下的東西,更多讓人眷戀的是它身上附加的回憶,好的、壞的,最後都刻在上面。
-
也是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陽光釘在人身上、影子嵌在磚地上,而他第一次開口和那個女孩說話。
她幫他撿起滾到腳邊的籃球,他說:「謝了。」本來想轉身跑回去卻又猶豫:「妳這麼高,不打球?」
「很熱。」
她總是那樣,雖然笑起來還是有點兒冰。
後來的後來,他才理解自己為什麼愛上那點冰。
-
-
沒錯!在忙到翻的最近我決定開一個新的故事坑!
想寫陽光下,青春裡如何被錯過、又如何再重逢的故事,這是楔子,希望大家喜歡。🌤
(但篇名還沒想到 想到會補上hashtag )

#狼焉#北極狼故事集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隻毛毛蟲遇見了他的愛情。他的愛情帶給他陽光悸動,直到有一天,毅然決然的走了。
走了,從此他的世界裂開。
很久很久以後,他隨著雨後葉緣的水珠墜下。
然後,把自己變成與世隔絕的蛹。
-
被劈腿後的第四十二天,盒子裡的合照他依舊捨不得燒掉。打火機點燃的菸不計其數,他不敢點燃那些書信,怕不小心把自己灼傷。
對方的筆跡讀起來曾那麽溫柔細膩,怎麼現在看來一字一句拙劣又粗糙。
他深刻了解了被第三者介入的創傷,不單單是因為深愛的人離開的不習慣,更多是狠狠輸給一個陌生人的挫折。
那是一種打擊,讓人自卑,順勢懷疑起以前交往時期兩人的一顰一笑,自己笑得發自內心、對方笑得是不是次次虛假。
明明故事開始了這麼久,有了很多情節,一個結局卻能把前面的鋪陳通通推翻。誓言灰飛煙滅,每一句溫柔都燃成一種懷疑。
「當時無限珍藏的回憶,變成無處躲藏的雨季。」而每一首悲傷的歌,都能逼出眼淚,讓自己看起來被丟棄。
-
不敢再說出「愛」,是沒自信再掏心掏肺。寧願寂寞,也不願再次受傷。
雨天不敢借出傘,因為害怕每一次緣分開始後,又會猝不及防的成為,一段傷人的故事。
直到有天,他看見窗邊枝葉上的蝴蝶破繭而出,晾乾翅膀。如果不努力撐開翅膀,一輩子將到不了比過去更遠的未來。
所以他決定,在第四十八天把回憶刪光,並且相信自己能找到另一個發自內心的溫暖。
-
「是承認自己脆弱的 越渺小才越深刻
是聽見自己說話的 你該是最了解你的人
我看見了自己的輪廓」 ——— Hello Nico 〈面向自己〉
-
-
🐛🌷🌹
你值得更好的☺️
今日歌單:五月天〈終於結束的起點〉、Hello Nico 〈面向自己〉、蘇打綠 〈喜歡寂寞〉
晚安🌙

#狼焉#北極狼故事集
(接續#20 #21,也可獨立閱讀)
-
程瞳有個朋友,大家慣叫她小鹿。她們倆大一住了同寢室,十八歲才認識卻好得像打小就玩在一起一樣。
無論開心與否,遇到事都會和對方說。
一日小鹿遇到了難受的事,所以程瞳買了兩瓶可樂娜陪她到河堤邊吹風。
酒精對剛成年的少年少女們來說,像是證明自己已經長大的證據,明明外表還是青澀,卻不願再被當成孩子看待。
她到的時候,小鹿已經站在河邊。
路燈明明滅滅,差點要熄在水裡。程瞳覺得小鹿也是明明滅滅,倒影在夜晚的瀲灧中搖曳,有一刻她單薄的像要掉下去。
那天的夜空,月亮和星星都被雲層遮著。
-
小鹿高三畢業的時候交了比自己大七歲的男朋友。上星期回老家,她阿姨說:「真好,以後你媽就不用給你生活費,讓妳男朋友養妳吧。」
小鹿不滿:「我沒這麼打算。」
阿姨剝了葡萄放進她兒子盤裡:「交那麼大的男朋友不就為了這個?他都出社會了。」
事實上,小鹿一直都知道這些輿論。
有人說:「剛好妳畢業,就能結婚了。」
有人說:「真好,一輩子都不用體驗沒有下個月飯錢的壓力。」
程瞳聽了只說:「真幸運,有些人不帶腦子還能活到今天。」
偏就很多人這樣,絲毫不顧慮別人感受。他們講話不是為了交流,開口只是為了把想吐的東西吐出來,不論對方想聽與否。
他們說的是一些「自己想說的」,不是「想讓對方聽」。用年紀包裝偏頗、用閱歷包裝主觀,最後吐出些令人不適的喋喋不休。
-
最令小鹿難受的事,他的男友真的動搖了。
「鹿,妳的愛裡有沒有一點成份,是想要經濟上依賴我呢?」
於是他們的愛,從那一刻起有了雜質。
「出去吃飯我們一直都是各付各的,不是嗎?」
「我知道,只是我朋友說,有可能只是一開始⋯⋯」
他愛裡的雜質,來自流言與懷疑;她愛裡的雜質,來自她終於看透他的懦弱。
跟程瞳分開後,她拿出紙筆,一個人在書桌前寫了信,有一段是這樣的:
「我從不認為,男人有責任要負擔女人的經濟,對你也是一樣。要有房有車並高薪後娶一個女人回家打掃煮飯顧孩子,那樣的價值觀已經不存在我心底很久了。原來交往至今,連這點你都不曾理解我。如果有一天,你願意養我,那也會是因為你愛我而願意付出,而非『義務』。」
字有些抖,小鹿說服自己是因為喝醉,但內心深處知道是因為脆弱。
她睡著前傳了一封簡訊給程瞳:「這是第一次寫分手信,希望也是最後一次。」
程瞳知道,
她是在跟十八歲以後的小鹿喃喃自語。
-
-
🌨🌨🌨
很多人被父權架構起的社會傳統綁架,認為「男人就該」賺錢養家、「女人就該」相夫教子。
但,這是誰規定的呢?

#狼焉#北極狼故事集
「就那穿著青衣的姑娘吧。」
老鴇立刻滿臉堆笑道:「哎呦,公子可真好眼光,她呀也是咱這裡的紅人,名喚嬋兒。可惜今日身子,是不能接待公子您的。」
「無妨。」
老鴇急欲要他再選一個姑娘,他只道:「該給的銀子,姜某一分也不會差,嬤嬤不必擔心。」
說罷逕自向青衣女子走去。
他本就不欲徘徊這風月場合。
進城月餘,耐不住同鄉要求,才一齊來了這地方。來了,又不好意思不花銀子,選一個不能接客的女子本就合他意願。
-
她是從血裡開出來的花,沾著點地裡帶出來的泥濘。風吹過後是一陣濃濃血腥味,卻又夾雜著初生的青翠。
她是那麼樣矛盾的存在,可就因為那既豔紅又冷洌的眼神,許多人為她駐足紅藜堂。
不如一些花街名院,有賣藝的才女受達官貴人青睞,有高昂的身價甚至能自己選擇是否接待客人,來訪紅藜堂的多是市井階層的客人,龍蛇雜處。他便速速請嬋兒帶他進了房間。
「姑娘房裡這麼多書卷,想必識字。」
「識得一些。」
「既然識字,怎還待在紅藜堂?」
她微微一笑,幾絲冷冽,倒讓他想起梅花落地後枝頭上的一小堆雪。即使春要來,這個女子還是留在冬裡。
「公子若想找人聊天,對街清菀院、怡荷樓裡多的是擅琴棋書畫的女子。你何必在這破地方和奴家說話?」
姜公子無奈道,「進京趕考本沒那麼多盤纏,我是陪著同鄉一齊來的,便也不想花費許多銀子在風花雪月的事兒上。」
嬋兒道,「這麼說,公子是來陪奴家聊天的。」 因嬋兒嗜讀書,雖學識遠不及姜公子,兩人倒也談的投機,約莫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姜公子道:「不知姑娘是否願回答姜某的問題?」
嬋兒伸出蔥兒般白淨的手,整理了如雨的綹綹細絲,撫上一支略微褪色的磚紅步搖。
「我爹本是做小買賣的,娶了妻後多年無子,所以納了妾,便是我親娘。可我娘身體底子差,生完我後沒養好,一年多後便走了。剩我爹和大娘子照顧我,倒也相安無事。九歲的時候,大娘子得了風寒走了,我爹再娶,那女人一見我便處處刁難,十一歲便被她背著我爹賣到了這窯子。」
她手撫著木頭窗櫺,徐徐地說,「後來奴家便再也沒見過他們,小時候家裡讓讀書,便識得幾字。」
「本是『蟬』字,進了窯子才改作『嬋』。」
居高聲自遠,端不藉秋風。可惜她來不及居高,便跌進了深谷,一世徘徊。
-
破曉十分,姜公子步出紅藜堂,木門吱呀一聲,男人們都睡著,風塵裡的姑娘們也從初經人事的失眠漸兒成了麻木的熟睡。
蟬雖鳴於夏日,可她無法。只能隨那一支梅穿牆而出,枝頭雪未融化。薄翦綃衣,涼生鬢影,獨飲天邊風露。朝朝暮暮。奈一度凄吟,一番凄楚。尚有殘聲,驀然飛過別枝去。
-
-
最近好忙ಥ_ಥ
請大家原諒我的慢速更新!
(昨天剛當完政大中文60年系慶的工作人員。)
-
🍬宣傳🍬政大中文 高中生文藝營
今年 7/5-7/9 高中生皆可參加!
我是活動組 來看我演大戲><

#狼焉
跟媽媽講電話的時候講到最近悲傷的時事話題。
我跟她說前兩個週末看完那本書的時候就失眠了,她說你不要讓這些事影響你太多。
我想我很容易把一些別人的傷痛,也不是說內化,就是存在自己心裡反覆思索。
我會想,為什麼世界上能有這麼多可惡的人,可以踏著別人的屍體好好活著。
為什麼那麼無辜的人事物,來不及好好長大。
有時候一些新聞聽著聽著就哭了。
我說的「不能好好長大」不單是指肉體上的死亡,而是在某個時間,心靈受到不可承受的傷害,而他或她還是必須「好好」活著。
-
1990年,罪犯逍遙法外十餘年才伏法,被姦殺的那個小六女孩。
2000年,因為性別氣質被嘲笑排擠的葉永鋕。
2014,歲月號翻覆時,被哥哥穿上救生衣但全家只有她獲救的那個小妹妹。
前幾週,坐在超商外喝咖啡被倒車撞死的單親媽媽的孩子。
前年,在路上被虐殺的貓咪大橘子。
還有數以萬計的受害者,
而他們,
都來不及長大了。

Most Popular Instagram Hashtags